字号:

话语权视角下的社科学术期刊国际化研究

国研院 时间:2018-02-27 作者: 姜志达 责编: 龚婷


摘要: 当前我国社科学术期刊国际化程度不高,国际话语权较为缺乏。为了解决这一困境,需要摆脱现有的路径依赖,实现路径创新。为此要在三个方面进行努力,包括加大对英文编辑的国际化培训力度,提升编辑素质;挖掘中国崛起所提供的学术议题、提升期刊的议题设置权;充分利用好各类传播平台、提升期刊的传播效果。

关键词:社科学术期刊,国际化,话语权,路径         

 

随着中国对外开放的深入,学术交流日益频繁,我国学术期刊掀起了国际化的热潮。但是,和自然科学学术期刊相比,我国社科学术期刊国际化进展较慢。笔者结合自身经验,探讨在现有条件下如何克服制约社科期刊国际化的障碍,寻求一条符合中国国情的社科学术期刊国际化之路。

 

一、何为学术期刊的“国际化”        

国内学者对学术期刊国际化的概念表述很多,崔月琴认为,学术期刊的国际化,是指中国学术期刊在办刊机制、办刊模式上与国际接轨,期刊自身在学术质量、学术规范、编辑流程、用稿机制上与国际标准对接,以及学术期刊在知识的传播方式和传播手段上的国际化。[1] 赵基明认为,学术期刊国际化这一概念的内涵可分为实质性内涵和非实质性内涵。非实质性内涵包括编委成员国际化、审稿专家国际化、编辑标准国际化、出版语言国际化。学术期刊国际化的衡量标准更重要的要看它是否具备了一下几方面的实质性内涵: 论文水平国际化、稿件来源国际化、发行市场国际化、编辑出版效率国际化、论文投审稿国际化。[2]陈磊等认为,中国学术期刊的国际化包括形式上的国际化和内容上的国际化两个方面。其中,形式上的国际化包括论文作者国际化、编委及审稿专家的学术观点及审稿国际化、期刊语种的国际化、 编校与排版等出版人才国际化、出版与发行的国际市场。而国际化的实质是内容国际化,包括科研论文研究对象国际化和研究水准国际领先。因此,内容上的国际化比形式上的国际化重要得多。 [3] 朱剑认为,相较于“与国际接轨”,国际化的意涵要丰富得多。其一,国际化表达了强烈的输出愿望,即要使中国的知识产品走向世界,让世界听到中国的声音。其二, 国际化也隐含了修改现行国际规则的可能,因为国际化背后还有着本土化的一面,既可以人变己,也可以是以己律人。虽然绝大多数情况下,国际化就是接轨,但在某些学科,特别是人文社会科学领域,就可能有不同程度的对国际规则的修改。[4]

由于不同的学术期刊所面临的问题和诉求不尽相同,不同的学者对学术期刊国际化的理解各有侧重。崔月琴的定义中强调了对我国现有的学术期刊管理体制的弊端的改革以及 知识传播方式变革的重要性;赵基明和陈磊等的定义都强调了期刊两个层次的国际化,实质(或内容)的国际化比非实质(或形式)的国际化更为重要。赵基明的定义更多反映与西方“接轨”的视角,而陈磊等的定义则更多是从中国本土的视角出发。朱剑的论述体现了国际化与本土化的辩证统一,并强调了学术期刊国际化的目标,即在促进国际学术交流的同时,提升中国学术话语权。

笔者认为,社科期刊国际化是与中国对外开放的深入与和平崛起步伐的加快息息相关。社科学术期刊的国际化在形式上要求与国际流行的规范接轨,包括编委成员、审稿专家、编辑标准、出版语言国际化、稿件来源国际化,以及传播方式和传播手段的国际化,实质上则是通过议程和话题设置,提供中国的理念和方案,提升国际话语权,促进国际规则的改变和中国国家利益的实现。

 

二、从话语权视角看当前学术期刊国际化存在的问题

(一)社科英文期刊规模小   

由于英语是国际化语言,英文期刊在国际学术传播中具有天然优势。截至2015年6月,Web of Science收录期刊1.26万种,其中英文期刊1.07万种(85%);收录中国期刊149种,其中129种是英文期刊(87%)。被SSCI收录的16种中国英文社科期刊(包括港澳台地区)全部为英文期刊。[5] 在此情况下,出版英文期刊无疑是吸引外国读者阅读、提升国际话语权的重要途径。但是,我国英文学术期刊数量偏少。根据李存娜所做的统计,1978年-2014年间,我国共创办了42种学术期刊,占全部社会科学期刊总数的2%。在42种期刊中,有中国刊号(CN号)的期刊只有27种。[6] 导致我国英文学术期刊数量偏少的原因除了起步较晚之外,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我国期刊出版实行严格的审批制度。申请创办新的刊物要经过上级行政主管部门层层审批,这个过程往往非常漫长,而且能够批下来的还是少数。许多出版单位不得不放弃申请,一些出版单位转而寻求与国际出版商合作,申请国际刊号。事实上,进入新世纪后,由于得到国家新闻出版主管部门的大力支持,我国创办英文学术期刊出现了一股热潮,2000-2014年间共创办了34种期刊,占总数的81%。[7] 这已经是政策倾斜的结果,要进一步放开的可能性并不高。在可预见的将来,英文学术期刊数量偏少的状态将持续较长一段时间。

(二)社科学术期刊国际化的路径误区   

社科学术期刊的国际化路径,深受自然科学学术期刊的影响,并且形成了路径依赖。由于国外学术期刊成熟的出版和传播体系,论文出版时间快,传播范围广,中国自然科学的研究人员更愿意将英文论文投给国外期刊,造成国内英文学术期刊无稿可用,不得不通过与国外出版商合作,进入国际主流数据库,争取早日加入SCI,获取优质的稿源,提升期刊的学术影响力。根据最新发布的SCI《期刊引证报告》,2016年度中国大陆计有185种期刊被收录,[8] 有些期刊,例如英文期刊《细胞研究》影响因子达到15以上,已经成为国际知名学术期刊,应该说,自然科学期刊的国际化还是比较成功的。

目前国内缺乏权威的英文期刊评价体系,也没有兼具大型数字出版平台、全球性网络销售渠道和高质量品牌期刊群组成的学术出版平台,自然科学学术期刊国际化路径就会被自觉不自觉地应用于社科学术期刊,造成事实的路径依赖。许多中国英文社科期刊及其主管主办部门事实上主动把与国外知名出版商合作,加入国际知名检索系统视为期刊国际化的主要评价依据,以致出现了SSCI崇拜的现象。[9] 但是,这条道路走得并不顺利,SSCI收录的16中中国社科学术期刊中,中国大陆只有2种被收录。[10] 这表明,将自然科学学术期刊国际化的方法套用到社科学术期刊上,并不管用。这是因为,一是社科类学术期刊,意识形态强,本土性强,很难国际化。二是多数社科学术期刊同时肩负对外宣传的功能以及提升中国国际话语权的使命,而国际出版商多以期刊加入SSCI为目标,某种程度上形成了围绕SSCI的产业链。双方目标的分歧导致办刊理念的差异。如果按照国际出版商的要求,其结果可能是提高了刊物的知名度,但刊物本身已经被西化,不见得有助于提升中国的国际话语权。这也是有责任感的学术期刊不愿看到的。进入SSCI,只是期刊和论文国际化的有效途径之一,而不是全部,更不是国际化的标准。[11] 中国英文社科期刊国际化出现水土不服的状况,因此在路径和规则方面有待进一步探索。

(三)编辑出版人员的素质亟需提升

近年来,我国中文社科期刊的编辑整体素质提升有目共睹:一是社科期刊尤其是核心期刊的编辑门槛提高,新招入职的编辑基本都是博士毕业生,不少工作多年的编辑为了今后的发展空间也纷纷攻读在职博士,高学历编辑在整个社科期刊编辑中的比率显著提升。二是国家对社科期刊的扶持。2012年国家社科基金开始对社科期刊(主要是核心期刊)采取扶持政策,对200种中文社科期刊每年资助40万元,其中一部分资金用于对编辑的培训深造和学术交流活动。编辑质量的整体提高为期刊质量的提升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英文期刊编辑除了中文期刊编辑需要的技能外,还需要掌握另外三项技能:一是要熟练掌握外语(主要是英语),二是要具有国际学术视野,了解国际研究动态以及掌握学术分布情况,包括要与国际上相关学者建立联系,关键时候能约得到稿子;三是作为国际化的刊物,需要掌握国际期刊出版业的发展情况。简言之,理想的英文编辑应该是外语好、学术水平高、懂出版且具有国际化视野的高层次人才,显然符合这些要求的编辑并不多。加上目前国家还没有建立完善的英文期刊评价体系,英文期刊办刊资金缺乏,稿子又多翻译自中文期刊,英文期刊事实上处于从属地位,编辑发展前景受限,许多有能力的编辑不愿从事英文期刊编辑工作。这种主客观因素的结合,导致英文社科期刊的编辑人员的整体素质严重落后于期刊国际化的需要,这是英文期刊国际化诸多障碍中的核心因素。

 

三、当前社科学术期刊国际化的对策建议  

(一)加大对英文编辑的国际化培训力度

编辑工作贯穿于期刊生产的全过程,期刊编辑素质深刻影响着期刊的质量。当前社科期刊国际化遇到的困难和障碍,根本性的原因是因为缺乏高素质期刊编辑而在国际化道路上受到诸多掣肘,最后不得不放弃国际化或者以牺牲自己的利益换取国际化,这两种结果既不利期刊的长远发展,也不利于中国增强中国的国际话语权。正本清源,社科期刊国际化首先在于重视人才的培养,提升编辑的专业能力以及国际化视野,让编辑置身于国际舞台,寻求一条既符合期刊发展又能提升中国国际话语权的国际化之路。目前国际化较为成功的期刊,无一例外都高度重视打造精英编辑团队。例如,《细胞研究》的常务副主编之前是美国康奈尔大学分子生物学博士、世界顶级期刊《细胞》的科学编辑,并先后从国外引进7名专职编辑。[12] 有了这么一个超群的专职编辑团队,刊物登载的论文质量越来越高,影响力越来越大,现已成为亚太地区生命科学领域期刊影响因子最高的期刊。反观英文社科学术期刊,期刊编辑普遍国际化视野不足,专业能力不够,不能平等地与国际学术界进行交流和对话,何谈提升国际话语地位。因此,要强刊,首先要从强编辑做起。期刊出版单位要重视对编辑的国际化培训,同时英文编辑也要注重提升自己的专业水平。令人鼓舞的是,国家也开始重视对英文期刊编辑的培训,例如国家社科基金中华学术外译项目对获得资助的期刊就有编辑国际化培训的硬性要求。   

(二)挖掘中国崛起所提供的学术议题 ,提升议题设置权

英文社科期刊国际化,应以提升期刊质量和学术话语权为目标。长期以来,中国学术界,包括学术期刊,学术议题和研究体系长期以来都由西方掌握,许多研究只是“引进”、“复制”和“接轨”西方研究理论和框架,吸收西方研究有关成果,导致当今中国社会科学研究高水平原创性的成果不多, 中国在国际上的话语权较为缺乏。

要提升中国的话语权,就要求英文学术期刊多刊登中国化的原创作品,围绕我国和世界发展面临的重大问题,着力提出能够体现中国立场、中国智慧、中国价值的理念、主张、方案。要善于提炼标识性概念,打造易于为国际社会所理解和接受的新概念、新范畴、新表述,引导国际学术界展开研究和讨论。当前中国在“全球治理”上发挥着引领者的角色,就全球经济发展和全球化问题提供中国的理念和方案。中国学术界可以“全球治理”为抓手,提升中国在国际议题上的设置能力,提升中国学术话语权。例如,中国在推进国际减贫和发展合作、促进贸易和投资自由化方面在国际上发挥着引领作用,我国学术期刊就此设置相关研究议题,增强中国在国际发展方面的话语权,以期重塑国际发展领域的国际规则体系,更多地体现中国理念和中国利益。

习近平主席在2013年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是中国自主提出的全球性合作倡议,具有鲜明的中国印记,并在思想和学术领域改变了西方垄断的局面。 “一带一路”的合作理念与运行机制,突破了西方国际关系理论的窠臼,是对国际关系理论与实践的创新发展。在“一带一路”建设方面,中国学者和学术期刊掌握着合作理念的倡导权和合作机制的创建权,体现在学术研究有了中国自己的研究体系和研究议题。学术期刊能够主动设置研究议题,也就是掌握了学术议题的设置权,使得中国的社科学术期刊开始平等地与外国学者和学术期刊进行交流和对话,并以此提升自身的国际影响力。以英文期刊《中国国际问题研究》为例,该刊一直保留“一带一路”专栏,邀请专家学者就“一带一路”建设的热点和难点问题开展研究,引导学术议题的方向,逐步提高刊物的国际话语权。  

(三)充分用好各类传播平台,提升传播效果

在信息化时代,“酒好也怕巷子深”,学术期刊的传播能力对于提升期刊的影响力至关重要,学术期刊在提升质量的同时,一定要做好刊物的传播工作。尽管社科期刊和科技期刊的国际化路径存在较大不同,但业界普遍认同的是期刊的发展和国际竞争,平台是核心,是难点,也是我国期刊国际化的关键所在。只有拥有一流的传播平台,我国期刊才能搭乘这条大船走向国际。建设平台需要理念和技术,维护平台需要经营和管理。[13] 虽然我国在这方面也取得的长足进步,但离发达国家的期刊发行和传播平台还有较大距离,还需要一段时间追赶。社科期刊国际化还需要国外数据库平台,即“借船出海”, 利用国外的各种期刊传播平台,提高期刊的传播能力。

但问题在于期刊的数字化程度不高,再加上语言质量的问题,期刊不易被国际主流数据库接纳,而通过与国际出版商合作再进入国际主流数据库虽然省事,但这条路被证明越来越不好走。随着中国众多期刊纷纷与国际出版商洽谈出版合作,受到国际金融危机影响的西方大出版商开始提高合作要价,例如要拥有期刊的版权,要一次性交清合同期间的所有合作费用。但另一方面,国际出版商对期刊合作的定位发生改变,从最初的战略合作改为现在的商业合作,它们对期刊投入的精力越来越少,最终合作的效果大打折扣,令许多期刊陷入尴尬境地。

因此,对于大多数社科学术期刊来说,国际化不能一蹴而就。现阶段尤其要加快实质性数字出版转型,建立有利于人文社科文献数字化传播的元数据标准,加强论文标题、关键词、学科分类、主题和主题词、摘要、创新点的规范化编辑、标引。通过提高期刊自身的数字化、论文内容质量与语言质量来提高期刊的国际化水平。同时充分利用好现有的各种传播平台,开拓新的传播平台,提升期刊的传播效果和影响力。例如,《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除了被收录到知网、龙源、超星等国内数据库外,还利用单位网站、期刊网站、微信公众号以及邮箱推送等进行多途径传播,传播能力得以不断提高。英文期刊编辑还积极参与国际发行与传播方面的国际年会,提高期刊的认知度。随着期刊国际影响力的上升,现已有两家国际数据库与期刊接洽,将期刊收录到他们的数据库中。

 

四、结语

我国社科学术期刊的国际化的最终目标应该是提升期刊学术话语权、为中国崛起创造良好国际话语环境。国际化不是被动地与国际出版商合作,而是通过提升编辑素质、刊物质量、发行与传播能力,走一条主动国际化之路。

 




[1] 崔月琴.中国学术期刊国际化提升机制与路径[N].中国社会科学报.2012-05-22.

[2]  赵基明. 学术期刊国际化的内涵与保障措施[J]. 中国图书馆学报(双月刊). 2004(6).

[3] 陈磊、王磊、赵文义. 国家利益下的学术期刊国际化热潮反思. 长安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5(4).

[4] 朱剑. 学术评价、学术期刊与学术国际化:对人文社会科学国际化热潮的冷思考[J]. 清华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09(5).

[5]  范爱红. 中国英文期刊国际影响力综合研究[N],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2015-12-30. http://data.chinaxwcb.com/epaper2015/epaper/d6173/d10b/201512/63529.html.

[6] 李存娜、吕聪聪. 中国英文人文社科期刊的国际化研究[J]. 清华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15(4).

[7]  同上。

[8]  最新中国大陆SCI收录期刊的影响因子排名. 2017-6-21. http://www.sohu.com/a/150662644_827346.

[9]  李存娜、吕聪聪. 中国英文人文社科期刊的国际化研究[J]. 清华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15(4).

[10]  这里指的是具有CN号的英文社科期刊。SSCI收录的这两种期刊是China and World Economy 和 Journal of Sport and Health Science。

[11]  朱剑. 学术评价、学术期刊与学术国际化:对人文社会科学国际化热潮的冷思考[J]. 清华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09(5).

[12]  陈柏福. 中国英文版科技期刊的出路:走向国际化[J]. 编辑学报. 2011(3).

[13]  初景利. 科技期刊国际化:从“借船出海”到“造船出海”[N]. 科学新闻. 2016-1-6. 


      (来源:《出版发行研究》,2018年第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