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日本第48届众议院大选综述

国研院 时间:2018-02-11 作者: 孙文竹 责编: 龚婷


 

【摘要】2017年10月22日,日本举行了第48届众议院总选举,自民党延续上届选举优势,再度实现了单独过半数,自民、公明两党继续维持众议院三分之二以上多数。此次选举以安倍强势政权遇到危机为背景,执政党抓住在野党竞选能力处于低谷、朝核局势趋于严峻带来的有利时机,利用解散权成功延续了执政时间。选举帮助自民党稳固了政权,但主要在野党在大选中陷于分裂,安倍政策引发的争议也并未消除。选举之后,安倍政权有可能执政至2021年,其修宪议程将稳步推进,经济改革计划加速进行,在外交政策方面则做出一定调整,使之适应新的国际形势。

【关键词】日本 众议院 选举 自民党 安倍政权


 

2017年10月22日,日本举行了第48届众议院总选举,自民党延续上届选举优势,夺得众议院全部465议席中的284个,再度实现了单独过半数;自民、公明两党的总议席数达到313个,继续维持众议院三分之二以上多数。安倍此次抓住有利政治时机,突然解散国会众议院举行选举,为其2018年再度连任自民党总裁铺平了道路,使其有机会成为二战后执政时间最长的日本首相。自民党政权在此次选举中稳定了执政地位,集中了政治权力,有利于安倍继续推动包括修改宪法在内的一系列改革,加速日本政治右倾化。

一、众议院解散的背景

2017年9月25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官邸宣布,他将于28日解散众议院举行大选。安倍将此次解散命名为“国难突破解散”,所谓“国难”,指的是日本面临着“少子高龄化”和朝鲜核威胁两大危机。[[1]]名义上,自民党希望通过此次选举,就应对危机的方式问信于民,然而实际上,这是自民党为谋求延长政权,巧妙利用规则和时机进行的一次十分成功的政治操作。

(一)安倍强势政权浮现危机

2016年7月,自民党在第23届参议院改选中获得大胜,1989年以来首次实现了自民党在参议院的单独过半数。此次改选后,自民党连同公明党、大阪维新会等保守派政治力量所占参议院议席数超过了总数的三分之二。由于自民、公明执政联盟已经在2014年年底的众议院大选中获得三分之二以上多数,安倍政权成为日本近三十年来最为强势的政权,有能力在不考虑反对党意愿的情况下强行通过法案,甚至有可能推动宪法修改草案通过国会审议。2017年3月,自民党修改党章后,安倍有望在2018年再次连任党总裁,从而超越明治元老桂太郎、伊藤博文和六十年代经济起飞时期的佐藤荣作,成为日本历史上任期最长的首相。日本媒体将这种特殊的政治局势称为“安倍一强政治”。[[2]]

然而,“安倍一强政治”的运行并不顺利。利用参众两院的多数席位,自民党在未经两院充分审议辩论的情况下,先后强行通过了加入TPP的决议案、允许开设赌场的《综合性娱乐设施建设推进法案》和将“计划准备实施犯罪行为”入罪、涉嫌侵犯公民权利的《有组织犯罪处罚法修正案》等多部争议较大的政策法规,引发在野党的强烈抗议,执政盟友公明党也对自民党的“傲慢”颇有不满,并于2016年12月宣布将在2017年的东京都议会选举中放弃与自民党合作,转向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新组建的“都民第一会”。[[3]]2017年5月,安倍公开提及修改宪法第九条,写入“自卫队合宪”内容,再次引发公众及各党争议。

与此同时,安倍政府内部也状况频出:安倍本人及夫人安倍昭惠相继卷入涉嫌以公权为亲朋谋求私利的“森友学园”和“加计学园”问题,大部分政府官员在国会审议时含糊其词,称相关记录已经销毁或丢失,相互推诿责任,引发公众强烈批评;被视为安倍亲信的国防大臣稻田朋美、复兴大臣今村雅弘、自民党执行干事长下村博文等也接连爆出伪证、失言、违规收受政治捐款等丑闻,但安倍均设法加以袒护。安倍内阁的支持率从2017年2月开始逐渐下滑,至7月初已经跌至33%,取代2015年“新安保法”通过后的35%,成为安倍第二次上台以来的最低点。[[4]]6月份通常国会闭会后,民进党等在野党联合提出动议,要求召开临时国会,继续审议“森友学园”和“加计学园”问题。

在这一情况下,安倍及自民党将2017年7月的东京都议会选举视为重新巩固自民党政权的重要战役,安倍本人及内阁成员均亲自参与选举活动。然而,自民党最终遭遇历史性惨败,议席数由选前的57个减为23个,远远不敌小池领导的“都民第一会”所取得的55个议席。安倍甚至在街头助选演讲时罕见地被民众喝了倒彩。

(二)在野党竞选能力处于低谷

安倍宣布解散国会时,正逢主要在野党民进党陷于分裂、新兴政治势力尚未集结完成,时机对自民党极为有利。2016年3月,为在参议院选举中合力阻击自民党,民主党与维新党部分党员合并组成了民进党,但党内在修宪、安保体制及是否与社民、日共等左翼政党合作等重大问题上意见并不统一。2016年7月,因未能阻止自民党、公明党等保守势力在参议院选举中获得三分之二以上多数,党主席冈田克也辞职,民进党开始出现分裂迹象。2017年7月,民进党在东京都议会选举中遭遇惨败,仅获得5个议席,党主席莲舫辞职。前原诚司与枝野幸男为党主席职位展开激烈竞争,加剧了党内分裂;前原诚司胜出后,民进党党员退党加速,管理陷于混乱。部分前民进党议员退党后转投东京都知事小池门下,后者得以在9月25日宣布成立“希望党”。

另一方面,小池百合子领导下的政治势力此时尚处于起步阶段,将“都民第一会”在东京都议会选举中取得的声望转为实际的政治资本仍需相当时日。本质上,“都民第一会”仍是地方性政党,不具备参与全国性选举的资源与组织能力;小池去年7月刚刚为参选东京都知事辞去国会议员职务,并曾在东京都知事选举和东京都议会选举中多次表示要专心都政,上任之初推出的一系列东京改革计划尚未完全展开,如过早表露出参与国事的野心,反而会损失大量政治资本;小池在众议院的盟友若狭胜在东京都议会选举后创设了依托于“都民第一会”的全国性政治团体“日本第一会”,但若狭作为议员的资历尚浅,又因自民党与小池之间的矛盾而主动退出自民党,政治资源极为有限,不具备领导全国性政党的能力与威望。实际上,部分脱离民进党的议员从2017年8月便开始与若狭探讨同小池政治势力合作事宜,但一直没有得出结论,直到安倍明确宣布解散意向后,小池才匆忙亲自出面结成“希望党”。

(三)朝核威胁加剧带来了相对有利于执政党的时机

2017年8月底至9月上旬,朝鲜先后试射两颗导弹,均飞越日本上空,并进行了第六次核试验。9月13日,朝中社发表评论称“应该用主体思想核导弹把日本四大岛屿炸沉到海底。”[[5]]这些威胁给日本民众心理造成极大震动。安倍政权充分利用了这一局势,菅义伟、麻生太郎等人分别作出强硬表态,安倍本人更是在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中放弃原有议题,以整篇演讲专门阐述朝鲜对日本的威胁,宣传日本政府的压力政策。安倍政府的支持率随即止跌回升:《读卖新闻》9月8-10日的民意调查显示,安倍内阁的支持率由上月初的42%回升到50%,不支持率则由48%下降到39%,时隔三个月再次实现逆转,51%的日本民众认为应该对朝采取压力政策,50%的日本民众支持安倍的应对行动。[[6]]选后,副首相麻生太郎亦承认,此次自民党压倒自由派取得大胜,朝鲜功不可没。[[7]]

二、众议院选举的结果

此次众议院选举共有20个政党、1180位候选人参加,竞争共计465个众议院席位,其中936位候选人争夺289个小选区席位,855位候选人争夺176个比例选区席位,611人同时参加两类选区竞选。为解决不同选区议员代表选民人数差距过大问题,选前共有97个选区进行了划区调整,众议院议席总数比上届475席减少了10个,为战后议席总数最少的一届选举。本届候选人总数和小选区候选人数均取代上届的1191人和959人,创下1996年实施现有小选举区制度以来的历史新低。受投票当日超强台风影响,此次选举投票率仅为53.68%,为战后第二低,略高于2014年众议院选举的52.66%。

本次大选中,自民党维持了选前的284个议席,公明党议席由34个降低到29个。尽管自民、公明执政联盟议席总数由选前318席下降到313席,但由于议席总数减少,执政联盟的议席占有率反而从66.95%上升到67.31%,其中自民党议席占有率从59.79%上升到61.08%,出现了明显增长。新组建的立宪民主党议席数由15个跃增至55个,成为众议院第二大党,但议席数甚至低于2012年选举后的民主党(57席),为“五五年体制”建立以来占有议席数最低的众议院第二大党。希望党议席数从57席减为50席,共产党由21席减为12席,维新党由14席减为11席,社民党维持2席,无党派议员由38席减为22席,日本之心党等13个政党没有取得席位。

总体来看,此次选举结果呈现出以下特征:

(一)自民党执政基盘稳固

尽管安倍在宣布国会解散的同时,只设定了“执政联盟得票过半数”的“小目标”,但自民党从此次选战的开始阶段便优势明显:10月10日各党公布候选人最终名单后,《朝日新闻》、《读卖新闻》、《日本经济新闻》等各主流媒体对各党选情进行了初盘调查,预测自民党至少将获得260个以上议席,其中小选区议席超过200个,比例选区议席远超60个,足以确保在众议院各个委员会安排半数以上的委员,取得“绝对安定多数”。[[8]]最终,自民党在全部289个小选区中得票超过2672万,得票率达48%,共赢得218个议席,占总议席数75%;在176个比例选区中得票超过1854万,得票率达33%,赢得66个议席。如果将没有参加投票的选民也计算在内,自民党在小选区的绝对得票率为25%,超过了2012年的24.67%和2014年的24.49%,达到了安倍第二次上任首相以来的最高水平。[[9]]

自民党在此次众议院选举中延续乃至超越2014年的压倒性胜利,主要原因可归为以下几点:

首先,日本经济过去两多来运行良好,“安倍经济学”初见成效。2017年第二季度,日本国内经济总值单季增长达到0.6个百分点,预计全年增长可达1.5%,虽然仍未达到自民党2012年众议院选举时承诺的3%,但与“安倍经济学”刚刚推出时相比已经进步明显。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7月公布的数据,日本经济已经实现连续六个季度增长,为2001年以来的最好表现。受到日元贬值及全球经济复苏影响,2015年-2017年,日本的净出口分别增长了0.3%、0.6%和0.5%,相较于2012-13年的负增长进步明显。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日本国别报告2017》认为,安倍经济学提升了日本的经济环境,当前日本的经济状况有利于改革的继续深入和加快进行,以提升增长潜力,降低老龄化等中远期风险。[[10]]

企业运营情况的改善使企业界和经济界对安倍及自民党继续执政态度十分积极。2017年,预期全年企业投资增长速度将达到3.0%,远高于2015年的1.1%和2016年的1.3%。2017年上半年,企业投资总额连续两个季度呈现增长态势。选战期间,从2017年10月3日至24日,日经指数创下1950年开市以来最长的“16连涨”记录,股指达到1996年7月以来的新高。9月25日安倍公布解散众议院的选举意向后,经团联会长榊原定征立刻召开新闻发布会,称“安倍经济学取得了GDP增长、税收收入和企业收益增加等成果,在摆脱通货紧缩等方面收效尚不充分。期待以问信于民的方式进行政策讨论,使安倍经济学得以完成”,“维持以自民党为中心的执政党体制和稳定政权是很重要的”,[[11]]表示充分支持安倍政权。日本经济同友会干事小林喜光亦在次日表示,“(安倍)与历代首相相比…提升了日本的存在感,应当给予非常积极的评价。我本人非常关心安倍经济学今后的持续可能性。”[[12]]

失业率的下降也帮助自民党吸引了一些选票。2016年-2017年,日本失业率维持在3.1%,处于25年以来的历史低位,远远低于民主党政权后期的4.3%。求人倍率(即空缺职位与求职人数之比)则全面持续提升,至2017年第一季度超过了1.4,比1980年代泡沫经济时期还要高,且各行各业普遍高于1。此外,2013年以来的工资增长率也为本世纪最高水平。较低的失业率和工资增长率使安倍得到了青年人群的支持。[[13]]《朝日新闻》选前举行的调查显示,18-29岁的选民中,61%打算在比例选区投票给自民党,30-39岁的选民中有50%打算投票给自民党,均高于全体选民中的比例。[[14]]

其次,在野党策略出现重大失误。民进党在选前的分裂是此次在野党未能阻止执政联盟获得三分之二以上多数的重要原因。民进党新任党主席前原诚司寄希望于利用小池及其新党“希望党”的人气,“一举推翻安倍政权”,要求民进党全体候选人以个人身份取得希望党承认,并宣布民进党此次不再推荐候选人,实质上解散了民进党的众议院部分。然而,希望党的目标实际上是为下次、乃至下下次众议院选举积蓄政治资本,并非此次取得政权。[[15]]小池随后表示,自己仍将留任东京都知事,本次不会出马参选,并宣布“排除原则”,要求民进党候选人须全盘接受希望党的政治纲领方可取得承认,导致民进党中一部分反对修宪、反对新安保法的自由派候选人无法加入希望党。10月初,这部分候选人组建了以枝野幸男为主席的“立宪民主党”,与社民、日共两党合作,最终击败希望党成为众议院第二大党。

由于执政联盟根基深厚、组织严密、政策较得人心,在小选举区优势较为明显,在野党的合理策略应是集中力量,争取在比例选区获得更多选票。然而,在野党四分五裂,各自拥立候选人,造成了选举竞争态势的混乱,分散了自民党的反对票,使执政联盟坐收渔利。[[16]]在289个小选区中,只有57个选区形成了执政党与在野党“一对一决战”,其余小选区均为多党派候选人的“混战”。据《朝日新闻》测算,如果立宪、希望、社民、日共四党能够协调立场,在每个小选区只推荐一位候选人,则可以扭转63个小选举区的局势,使自公执政联盟在小选举区获得的222票减为159票,失去三分之二以上多数。[[17]]此外,民进党的分裂也使立宪、希望两党难以利用先前的地方组织开展选举活动,而新成立的两党组织管理均不成熟,在东海比例选区甚至出现了立宪民主党候选人数不足所获议席数、不得不将议席“顺延”给自民党候选人的情况。[[18]]

第三,自民党在施政能力上远超在野党。自民党在选前推出的政策集长达18页,涵盖“经济复兴”、“地方振兴、农林水产、中小企业”、“安全安心”、“国之基本”四大领域二十五个方面,全方位覆盖了日本选民关心的社会保障、企业改革等问题,为日本的未来发展勾勒了详细的路线图。与之相对,希望党和立宪民主党的竞选纲领均仓促提出,希望党的纲领虽涉及“反对消费税率继续提高”、“至2030年实现零核电”等民生议题,但缺乏具体替代方案和实施时间表;立宪民主党的纲领则将重点放在校正政治与社会之间的关系上,要求限制政治家特权、情报公开、社会平权、维护宪法等,相对较为抽象,不易吸引普通选民。同时,自民党有意引导舆论,将选举塑造为“对五年来安倍政权执政效果的总体评价”,着力强调安倍的政绩,与民主党政权形成对比,有效地争取到了大量选票。

(二)主要野党两极分化

本次众议院选举之后,原第一大在野党民进党分裂为三,分别是偏左的立宪民主党,偏右的希望党,以及由原民进党参议院势力为主体的民进党。其中,立宪民主党与希望党合计获得议席105个,实际上还超过了民进党2016年结党时的众院议席总数96个。公明、日共、维新等一些小党派和无党派议员的议席数则受到挤压,“日本之心”党甚至因为丧失了全部两个议席而失去了政党资格。

然而,政见的分裂使在野党难以将各自的议席数结合成为有效的政治影响力。选举之后,尽管民进党原主席前原诚司宣布撤销与希望党的“合流”决定,但立宪民主党和希望党均表示短期内不考虑重新并入民进党,对与民进党合作也持保留态度。前原本人引咎辞职后也开始与希望党共同活动。同时,在选出新任党主席后,民进党内部左右两派仍有继续分裂态势。

民进党的分裂,意味着唯一有可能挑战自民党执政地位的政治力量就此消失,自民党将在未来数年中稳定掌握执政地位。出现这一现象,部分原因在于自民党采取的政策实际上是“经济上中间偏左+政治上中间偏右”的结合,且与民主党政权相比,执政成绩较为明显,作为中间偏左派的民进党难以对其提出有效挑战。[[19]]小池就民进党议员加入希望党提出“排除的逻辑”,要求这些议员签字支持安倍内阁承认“集体自卫权”、同意修改宪法,实际上是寄希望于从更加保守、更加右翼的方向与自民党展开竞争。与此同时,立宪民主党则打出“自下而上的草根政治”旗号,立场比民进党更趋左派,同样是希望以较为极端的政治理念动员民众支持,且在短时间内取得了较为显著的效果。有日本学者指出,这些现象意味着席卷世界的政治民粹主义与极端化潮流已经波及日本,日本政治的危机未来仍将继续。[[20]]

(三)选举并未消弭安倍政策引发的争议

自民党较高的得票率并未转化为对安倍政权的高支持率。根据《朝日新闻》10月23、24日所做民意调查,安倍的支持率为42%,不支持率为39%,明显低于2012年12月众议院选举后的59%和2014年12月众议院选举后的45.6%。实际上,在选战全过程中,安倍的支持率一直处于较低水平。9月27日,安倍宣布解散意向后两天,安倍内阁的支持率仅为36%,不支持率为39%,直到选举之前的10月17、18日,安倍的支持率仍仅为38%,低于不支持率40%。9月下旬,70%的日本民众表示不能接受安倍给出的解散理由,57%反对此时解散众议院,54%认为首相解散众议院的权力应当受到限制。[[21]]

安倍胜选后可能推行的政策是引发日本民众担忧的主要原因。51%的日本民众认为,执政联盟在众院的优势过于明显,65%的人认为自民党此次取胜,主要原因不在于安倍的政策得到了积极评价,并有54%的人对安倍今后的政策走向感到不安。[[22]]

各大主流媒体亦对自民党的大胜持保留意见,对安倍未来的政策走向表示忧虑。10月23日,与自民党政权立场较为接近的《读卖新闻》发表社论称,尽管执政党的执政能力确实产生了积极效果,但作为对手的野党出现失误,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同日,《日本经济新闻》发表题为《这并不是对安倍政权的全面承认》的社论,表示“此次选举,一言以蔽之,是‘野党的自取灭亡’”,“选民判定自公联合政权的胜利,不过是在同野党比较之后勉强表示的消极支持”;《朝日新闻》社论表示,“民意出于多种理由继续选择当前政权,选举结果与选战当中的民意调查所表达出来的民意大有不同”,“实际上毋宁说是在野党的‘失败’”,并特意强调“民主主义的选举并不是给胜利者开了空白支票”。[[23]]

 

三、选举之后日本的内政外交走向

本次众议院选举后,安倍政权得到了进一步巩固,有能力继续按原定计划稳步推进政治、经济、外交等多方面的改革。从2012年底开始,安倍已经率领自公执政联盟连续赢得五次参、众议院选举,在自民党内积累了相当高的政治威望。此次选举后,安倍的主要支持力量“细田派”议席虽小有下降,但仍在参众两院占有91个议席,稳居自民党最大派阀,远超第二大派阀“麻生派”的58个议席,且第三大派阀“额贺派”(51席)和第五大派阀“二阶派”(44席)均与安倍关系较近。[[24]]如无意外,安倍很有可能在2018年的自民党总裁选举中再次胜出,从而连任首相至2021年。在自民党外,由于民进党已经分裂为三,短时间内恐无法重新整合出政策相对统一的政治力量,且在野党在两院议席数均不足三分之一,即便能够达成一致意见,也难以有效阻挠自民党的政策提案。

(一)修宪议程将稳步推进

按照安倍2017年5月提出的修宪计划,自民党在本次众院选举的选举公约中,明确将“自卫队入宪”与“教育无偿化”等共计四项内容一起列为修宪目标。这表明,自民党内围绕修宪内容已经基本达成共识,有意愿在未来执政中按此方向推动。调查显示,在465名众议院当选议员中,认同“宪法应当修改”的议员超过80%,明确反对者只有13%。[[25]]考虑到参议院中自民、公明、大阪维新和日本之心“改宪四党”占有的议席数亦已经超过三分之二,当前真正能够阻拦安倍修改宪法的,只有全民公投这最后一道障碍。

然而,至少从目前形势看,日本主流民意仍然对修宪持保留态度。在选举次日的舆论调查中,只有36%的人支持安倍继续推行“自卫队入宪”,反对比例则达到45%。[[26]]即便在支持修宪的381位当选议员中,也只有35%的人认为应当在本届众议院任期当中实现修宪,表示“不应为修宪设定期限”的比例达到65%。[[27]]因此,在近期内强行推动修宪议案,即便能够通过两院审议,也很有可能遭到公投否决。

为避免不必要的政治风险,安倍很可能在自民党总裁选举之前放缓修宪脚步,留待任期后期再行推动。胜选后接受媒体采访时,安倍表示,修宪议题应在充分获得各党派和民众理解之后再行推进,目前并没有明确的时间表,之前提出的“2020年实施新宪法”只是为了促进公众讨论。[[28]]由于原先担任自民党“改宪推进本部”部长的保冈兴治此次没有参加众议院选举,安倍任命其亲信、“细田派”领导细田博之继任这一职位,显示出亲自主导修宪进程的意图。[[29]]

(二)经济改革将加速进行

继续推进“安倍经济学”、将日本经济真正带出“低增长、高债务”困局,是自民党此次竞选的最重要承诺,也是日本民众对安倍政权的主要期待。11月1日,安倍在正式就任首相的记者会上表示,“安倍内阁今后将继续把经济放在最优先位置,改革,改革,再改革。”[[30]]

实际上,日本经济近两年来取得的复苏,主要仍归功于“安倍经济学”中的财政与货币两个方面,即超级量化宽松的刺激,而真正的结构性经济改革尚未取得成效。但是,量化宽松的刺激只能在短期当中起到效果,如果长期中不能真正提高生产率,刺激手段只能稀释居民资产,将当代人的债务转移给下一代人,推迟并加剧经济危机。据测算,从2012年底安倍第二次上台开始,日本国家及地方政府债务与GDP之比由180%继续上升到190%;尽管安倍提出了逐年降低这一比值的“财政重建计划”,但该计划也只有在经济增长率达到一定水平之后才能生效,如果经济不能实现相对快速增长,则债务对GDP比值还会继续提高。[[31]]有学者指出,“财政扩张与宽松的货币政策不可能无限期持续”,“首相消耗了留给日本经济的时间”。[[32]]

当前,日本经济主要面临着两大问题,其一是债务过高使得重建财政平衡与恢复经济增长不能兼得,其二是消费低迷,企业生产投资意愿不强,量化宽松投入的流动性大量作为利润沉淀在企业账户中,对经济走出通缩没有起到应有的推动作用。2019年,日本将第二次调高消费税,税率由8%上调至10%。安倍举行本次大选的理由之一,便是要变更税收收入用途,使税收增量不再用于财政重建,而是用于改善社会保障体系、推进教育无偿化,希望能在近期释放消费潜能,在远期能充分利用潜在的劳动力应对“高龄少子化”问题。胜选当日,安倍对媒体表示,政府将在年内提出改进社会保障制度、实施教育无偿化的一揽子政策方案,并从易到难逐步尽快加以实施。[[33]]随后,安倍又要求大型企业为社会保障体系改善提供资金,并宣布明年春季员工涨薪幅度达到3%的企业可以获得税收减免,促进消费拉动内需的迫切心理可见一斑。然而,提高消费税税率毕竟会对消费起到一定抑制作用,这些政策能否取得预期收效尚待后续观察。

 

(三)外交政策或有局部调整

政权的稳固同样也使安倍有机会按照新的形势调整日本的外交路线。与2014年第47届众议院选举相比,此次选举后形成的自民党政权面临的国际环境发生了两点主要变化:其一是特朗普上台后,美国的亚太政策迟迟不能成形,对多边主义和价值观体系的兴趣明显下降,国际影响力开始发生动摇;其二是朝鲜的核导开发取得突破性进展,第六次核试验当量远超前五次,新型导弹射程也开始有能力威胁美国本土,日美同盟的稳固性受到挑战。奥巴马时期,安倍通过全方位与美国“绑定”,以军事投入换取经济利益和国际地位的策略开始遇到困难。为继续实现日本的“大国梦”,未来安倍的外交政策或发生如下几点变化:

首先,深化日美同盟的军事意义,以对朝施压作为巩固同盟纽带。由于特朗普的亚太地区政策迟迟不能出炉,美国对多边体系、“共同价值观”等抽象议题均兴趣不大,以及日美之间的经贸矛盾日益凸显,在朝核问题上的共同立场便成为维系日美同盟的重要利益交汇点,密切配合美国的“极限施压”战略也成为日本巩固日美同盟的关键抓手。

在本次选举中,安倍多次强调朝鲜对日本的安全威胁:除声称此次选举的目的是在以压力应对朝核威胁方面寻求共识,从而“突破国难”外,[[34]]10月8日,在各党党首参加的电视辩论上,安倍声言“朝鲜已经是拥核国家…日本作为非拥核国家首次受到了拥核国家的威胁”。[[35]]在10月15日“选举星期日”的重点演说中,安倍更是用三分之一的时间专门强调了朝核威胁。10月初,《朝日新闻》的民调显示,57%的民众积极评价安倍的对朝“高压政策”。[[36]]自民党、公明党执政联盟此次再度赢得众议院三分之二以上席位,在安倍看来无疑是为其继续对朝强硬政策提供了民意确认。

事实证明,安倍此举收效良好:特朗普在安倍胜选后打电话道贺,称赞其是“得到国民有力支持”的“有力领导人”,并将首次访日的主要议题定为朝鲜危机问题,还在访日时会见了被绑架日本人的亲属。8月底至10月下旬,美国海军和空军多次出动航母和新型战斗机、轰炸机等重要战略武器,与日本自卫队开展联合训练,提升了日美同盟军事力量的“共同作战能力”。[[37]]

其次,重提“印太”概念,继续利用“符合先进国家标准”的制度与理念谋求提升国际影响力。在日本看来,当美国对“自由主义世界秩序”的态度出现摇摆不定时,作为世界第三大经济强国的日本不仅可以依靠与美国的特殊关系引导美国政策,甚至应当抓住机会成为这一秩序的“先导者”。[[38]]

作为“引导国际秩序”的尝试,在此次众议院选举的纲领中,自民党首次写入了“着力推进自由与开放的印太战略”这一概念。选举结束不久,日本外相河野太郎便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日本希望建立“日美澳印战略对话”,通过“构建宏大蓝图”以协商四国在印度洋-太平洋地区的经济与安全合作。2006年和2012年安倍两次上任日本首相之初,都曾提出过“自由与繁荣之弧”、“民主安全菱形”等类似概念,均因各方国内政局变动、难于协调共同利益等原因无疾而终。此次再提,日本一方面在安全与价值观议题上增加了经济合作内容,另一方面建议对话可从工作层面开始,逐渐上升到部长级和首脑峰会,趋于“务实”的议程设计明显是在试图展示自身的机制创设与领导能力。由于日印关系正处于历史最好时期,日澳关系在先前美“亚太再平衡”推动下明显升温,如能将美国拉入四边对话,有利于日本“盘活”政治资产,参与塑造地区秩序,“平衡”中国因“一带一路”获得的区域影响力。

第三,回调中日关系,为经济复苏寻找新的突破口。中日在地区主导地位方面存在结构性矛盾,包括重提“日美印澳战略”在内,日本仍未放弃在各个场合炒作“中国威胁”,意图从政治上孤立中国,但由于美国退出TPP、反复要求开展日美FTA谈判,日美同盟关系为日本带来的经济利益大为降低,也使日本有动力主动改善中日关系。不少学者指出,以往从安全和经济两方面绑定日美关系的做法并不合理,未来日本应在中美之间取得平衡。中日之间虽有矛盾,但可以通过对话、谈判等手段管控,且两国在发展各自经济、维护全球自由贸易体系、应对环境问题、反恐等方面有很多合作空间,日本应看到“一带一路”倡议的积极意义,放弃“彼得即我失”的零和思维,使两国关系向建设性方向发展。[[39]]例如,日本可以在继续推进“TPP-11”的同时,积极参加RCEP或其他“一带一路”框架之下由中国主导的贸易合作机制,扩大自身的贸易伙伴范围,并在贸易合作中选择对自己较为有利的规则体系。[[40]]

2017年以来,日本媒体及政界人士频频发表言论,希望借中日关系重要纪念年份重新调整中日关系。日本外相岸田文雄年初对媒体表示,“中国的和平发展,对日本和世界而言,都完全是机会。”[[41]]6月初,安倍对部分东南亚国家领导人公开表示,“一带一路”构想具有重大潜力,愿意与之合作。[[42]]8月初,刚刚完成改组不久的自民党领导层重启了搁置8年半之久的“中日执政党交流会议”,并商定就中日“一带一路”相关合作问题开展共同调研。[[43]]9月28日,安倍在宣布众议院解散当天赴中国驻日使馆,参加两国邦交正常化45周年纪念活动。选举结束不久,日外务省即向我外交部提出重启“中日韩三国领导人会晤”,并邀请李克强总理年内访日。总体来看,如能加以妥善引导,未来数年中日关系将有可能向更为平稳、务实的方向发展。

 



[[1]]安倍晋三総理総裁が国難突破解散を表明[OL].https://www.jimin.jp/news/activities/135794.html. 2017-10-15

[[2]][OL].http://www.asahi.com/topics/word/連載「1強」.html. 2017-10-27

[[3]]自民公明連立に次々と亀裂が生じている[OL].http://toyokeizai.net/articles/-/151430.

2017-10-27

[[4]]街を歩いて聞いたなぜ自民党? おごりは嫌だが[OL].http://www.asahi.com/articles/photo/AS20171023004995.html.2017-10-26

[[5]]《朝鲜威胁用核武器摧毁日本》[OL].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74311?dailypop. 2017-10-25

[[6]]安倍内閣支持率50%に上昇、北への圧力重視51%[OL]. http://www.yomiuri.co.jp/politics/20170911-OYT1T50069.html?from=ytop_top.2017-09-28

[[7]]麻生副総理左翼勢力が2割切った。北朝鮮のお陰も」[OL]. http://www.asahi.com/articles/ASKBV6JDNKBVUTFK014.html?iref=comtop_8_05.2017-10-25

[[8]]自民、単独過半数の勢い衆院選序盤情勢調査[OL]. http://www.yomiuri.co.jp/election/shugiin/2017/news2/20171011-OYT1T50101.html?from=ytop_main1. 2017-10-25

自民堅調、希望伸びず立憲に勢い 朝日新聞情勢調査概況[OL]. http://www.asahi.com/articles/ASKBC5D4HKBCUZPS001.html.2017-10-20

[[9]]自民の大勝、小選挙区制が後押し 得票率は48%[OL]. http://www.asahi.com/articles/ASKBR5DWZKBRUTFK01N.html.2017-10-29

[[10]]“Japan”, IMF Country Report No.17/242[OL]. http://www.imf.org/en/Publications/CR/Issues/2017/07/31/Japan-2017-Article-IV-Consultation-Press-Release-Staff-Report-and-Statement-by-the-Executive-45149. 2017-10-21

[[11]]記者会見における榊原会長発言要旨[OL]. http://www.keidanren.or.jp/speech/kaiken/2017/0925.html. 2017-10-15

[[12]]小林喜光経済同友会代表幹事の記者会見発言要旨[OL]. https://www.doyukai.or.jp/chairmansmsg/pressconf/2017/170926_2019.html.2017-10-15

[[13]]若者層は保守的? 内閣自民支持多く世論調査[OL]. https://mainichi.jp/senkyo/articles/20171009/k00/00m/040/079000c.2017-10-21

[[14]]自民支持根強い若年層 目立つ消極的選択 衆院調査概況[OL]. http://www.asahi.com/articles/ASKBB5DMZKBBUZPS007.html?iref=comtop_8_01.2017-10-30

[[15]]連立も視野 若狭氏小池氏、次の次出馬か」[OL]. https://mainichi.jp/senkyo/articles/20171002/k00/00m/010/139000c. 2017-10-30

[[16]]自民支持根強い若年層 目立つ消極的選択 衆院調査概況[OL]. http://www.asahi.com/articles/ASKBB5DMZKBBUZPS007.html?iref=comtop_8_01.2017-10-30

[[17]]野党一本化なら63選挙区で勝敗逆転 得票合算の試算[OL]. http://digital.asahi.com/articles/ASKBR54WCKBRUTFK014.html. 2017-10-25

[[18]]立憲の候補者足りず自民に1議席譲渡 比例東海[OL]. http://www.asahi.com/articles/ASKBQ66MXKBQUTIL015.html.2017-10-25

[[19]]野党再編へ希望の軸は 右から攻める戦略頓挫?[OL]. https://www.nikkei.com/article/DGXMZO23020530S7A101C1SHA000/.2017-11-02

[[20]]宇野重規.分極化の潮流、日本にも兆し[OL]. http://www.asahi.com/articles/ASKBR3HSRKBRUCVL001.html. 2017-10-27

[[21]]解散理由納得しない70% 朝日新聞世論調査[OL]. http://www.asahi.com/articles/ASK9W3DR4K9WUZPS001.html?iref=pc_extlink. 2017-10-24

[[22]]世論調査質問と回答〈23、24日〉[OL]. http://www.asahi.com/articles/ASKBS3PWJKBSUZPS007.html?iref=pc_extlink.2017-10-27;街を歩いて聞いたなぜ自民党? おごりは嫌だが[OL]. http://www.asahi.com/articles/photo/AS20171023004995.html. 2017-10-27

[[23]]衆院選「与党大勝」 産経、読売除く4紙 憲法改正に消極的、安倍政権を牽制  産経「憲法改正への努力を」 朝日「野党が『負けた』のが実態」[OL]. http://www.sankei.com/column/news/171025/clm1710250005-n1.html. 2017-10-25

[[24]]自民派閥で泣き笑い 二階派落選続出 岸田、石破派は完勝[OL]. http://www.sankei.com/politics/photos/171024/plt1710240111-p1.html.2017-10-25

[[25]]安倍内閣の森友加計対応、評価割れる 朝日東大調査[OL]. http://www.asahi.com/articles/photo/AS20171024003632.html. 2017-10-27

[[26]]世論調査質問と回答〈23、24日〉[OL]. http://www.asahi.com/articles/ASKBS3PWJKBSUZPS007.html?iref=pc_extlink. 2017-10-27

[[27]]安倍内閣の森友加計対応、評価割れる 朝日東大調査[OL]. http://www.asahi.com/articles/photo/AS20171024003632.html.2017-10-27

[[28]]安倍首相会見詳報 北朝鮮 来日するトランプ氏と協議 / 経済 消費税の使い道教育に[OL]. http://www.tokyo-np.co.jp/article/senkyo/shuin2017/zen/CK2017102402000249.html. 2017-10-27

[[29]]自民人事 首相が込めたメッセージ[OL].

http://mw.nikkei.com/sp/#!/article/DGXMZO22939440R31C17A0000000. 2017-11-01

[[30]]安倍首相会見少子高齢化克服へ政策推進」[OL]. http://www3.nhk.or.jp/news/html/20171101/k10011207531000.html?utm_int=news-politics_contents_list-items_001.2017-11-01

[[31]]衆院選後の展望と課題() 岩本康志東京大学教授財政健全化の道筋を示せ[OL]. https://www.nikkei.com/article/DGXKZO22790100X21C17A0KE8000/.2017-10-30

[[32]]「衆院選後の展望と課題() 谷口将紀 東京大学教授経済政策 議論より結果を」[OL]. https://www.nikkei.com/article/DGXKZO22790100X21C17A0KE8001/.2017-10-30

[[33]]安倍首相会見詳報[OL]. http://www.tokyo-np.co.jp/article/senkyo/shuin2017/zen/CK2017102402000249.html.2017-10-30

[[34]]安倍晋三総理総裁が国難突破解散を表明[OL]. https://www.jimin.jp/news/activities/135794.html.2017-09-27

[[35]]「北朝鮮は核保有国」安倍首相が明言 菅長官発言とズレ[OL]. http://www.asahi.com/articles/ASKB87754KB8UTFK02N.html?iref=comtop_list_int_n02.2017-10-19

[[36]]世論調査質問と回答[OL]. http://www.asahi.com/articles/ASKB44TGDKB4UZPS00B.html. 2017-10-27

[[37]]「対北朝鮮、あらゆる有事への計画を立案駐日米大使[OL]. http://www.asahi.com/articles/ASKBW4GHXKBWULZU00N.html?iref=pc_extlink.2017-10-28

[[38]]田中明彦.日本外交の今後自由主義秩序の先導役へ[N].読売新聞.2017年6月8日

[[39]]田中均.米と東アジアの懸け橋に[N].日本経済新聞、2017年4月13日;日中関係これからの40年[N].電気新聞.2017年4月18日;五百旗頭真.トランプ政権と日本外交 日米同盟と日中協商で[N].毎日新聞.2017613日;小原雅博.国益とは何かー「トランプ時代」の危機と日本の戦略[J].中央公論.2017年5月号.142-143

[[40]]丸川知雄.世界経済の「中心」としての中国[J].国際問題.2017年9月、41-51

[[41]]岸田文雄.「変化の年」を展望する[J].外交.Jan. 2017、10

[[42]]安倍晋三.第23回国際交流会議「アジアの未来」晩餐会安倍内閣総理大臣スピーチ[OL]. http://www.kantei.go.jp/jp/97_abe/statement/2017/0605speech.html.2017-06-27

[[43]]「第6回日中与党交流協議会で二階幹事長が基調講演[OL]. https://www.jimin.jp/news/activities/135547.html.2017-09-27


   (来源:《日本研究》,2017年第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