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苏格:2017年国际形势与中国外交:乱中有变,变中有治

国研院 时间:2018-01-23 作者: 苏格 责编: 李敏捷

【内容提要】2017年国际形势跌宕起伏,乱象丛生。世界格局“变”与“不变”相互交织,处于重要转型期和深刻变革期,面临大发展大变革大调整。国际力量对比持续“东升西降”,世界政治经济中心逐渐向亚太转移。美国将衰未衰,仍然是世界唯一超级大国。中国将强待强,国际影响力不断上升,议程设置权、规则制定权和国际话语权显著增强。在变化的世界格局中,中国的不断发展壮大,是我们最大的内生机遇;国际结构的重组与调整,是我们重要的外生机遇。新时代,中国特色大国外交致力于推动构建新型国际关系、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必将为民族伟大复兴和人类命运前途不断做出应有的贡献。

【关键词】国际形势;国际格局;中国外交


 

2017年世界风云变幻,国际格局和力量对比历经发展演变的重要关头,和平、发展、合作、共赢仍为不可阻挡的时代潮流。国际形势中不稳定不确定因素增多,新问题新挑战频现。乱象中存在多种变与不变,变化中又显现出某些规律及走向大治的趋势。与此同时,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胜利召开,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下,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继往开来,再次踏上新的历史征程。


乱象丛生,国际形势跌宕起伏

美国内外政策乱象频现。在国内:特朗普政府决策程序混乱,面临朝野党派多重掣肘,加之政府官员缺位较多,相互协调不畅。美国国内医改、减税、控枪、移民、就业等多重问题造成美社会巨大的分裂。美俄之间仍有冷战对峙的历史惯性和地缘博弈的多重矛盾,关系僵局似难轻易打破。“通俄门”仍在不断发酵: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弗林上任伊始便被迫辞职,后不得不认罪;联邦调查局(FBI)局长科米被总统解职。对国外,在“美国优先”理念支配下,美在国际贸易中推行单边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多次任性“退群”不仅使自身信誉扫地,也给世界不断添乱。美国内“军工联合体”纵横捭阖,促使美加快“印太战略”调整,令地区安全原有平衡生乱。岁末,美发表国家安全战略报告,视中国和俄罗斯为“战略竞争对手”,称中俄是两个意图侵蚀美国安全和繁荣的“修正主义国家”,正在挑战美国的实力、影响力和利益。报告提及中国达33次,指责中国“扩张自己实力”,并寻求“取代”美国在亚洲的地位,但同时表示美国需要与中国、俄罗斯开展合作。

欧洲乱象虽有变化,但势头不减。欧洲政治生态受民粹主义、恐怖袭击和难民问题等挑战,一体化进程遭遇重挫。英国脱欧影响持续发酵,英保守党大选失利后,脱欧谈判困难加剧。围绕“脱欧费”、爱尔兰边界、双方公民权利等三大核心议题,英欧争执不下,直至岁末终在谈判中取得阶段性成果。上述三大议题达成一致,标志着脱欧谈判第一阶段基本结束。但来年第二阶段谈判,双方将继续讨论过渡期、英国与欧盟关系等问题,贸易与安全议题将会是“难啃的硬骨头”。德国基民盟(CDU)虽胜选,但默克尔寻求与自由民主党(FDP)和绿党(GREENS)组建三方联合政府受挫,最终只能同意与社会民主党(SPD)组建“大联合政府”,以打破政治僵局。默克尔为谋求第四任期时所遇到的困难,损伤了欧盟原有的自信。此外,欧洲与美国矛盾上升,在贸易和气候变化等全球治理问题上分歧加深。

朝鲜半岛局势复杂敏感,朝核问题持续升温。朝鲜不断加快核导开发和洲际弹道导弹试射。美日、美韩军演不断,强化“极限施压”,强推单边制裁。9月,朝鲜进行第六次核试验并引爆氢弹。11月20日,特朗普宣布将朝鲜重新列入“支持恐怖主义国家”名单。11月29日,朝鲜宣称成功试射射程可覆盖美国本土的洲际弹道。12月初,韩美举行“警惕王牌”联合军演。半岛局势跌宕起伏,再度趋于紧张。中国始终坚持半岛无核化目标,坚持维护半岛和平稳定并通过对话谈判解决问题的正义立场,致力推动“双轨并行”思路和“双暂停”倡议,劝和促谈,推促半岛局势缓和降温。12月22日,联合国安理会一致通过第2397号决议,决定对朝鲜实施更严厉的制裁措施。

在中东地区,历来民族、宗教和地缘政治矛盾交织,地区形势旧乱未了,又添新乱。反恐获阶段性胜利后,美俄在中东博弈激烈,合作面收窄,斗争面走强,并引起地区国家关系分化组合加剧。伊朗拉近与俄罗斯距离,同美国关系进一步恶化;美与沙特阿拉伯同盟关系强化,沙特国王一改旧规立新王储,反腐风暴冲击政坛。卡塔尔断交危机搅乱中东局势;伊拉克库区独立公投搅动地区政治安全;叙利亚问题进程依旧复杂多变。埃及清真寺血腥恐袭令世人震惊,彰显反恐形势依然严峻。12月6日,特朗普突然宣布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并将启动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从特拉维夫迁往耶路撒冷的进程。此举不仅破坏了中东地区微弱安全平衡,且可能引发地区“政治地震”。巴勒斯坦方面认为,此决定是对各方和平努力的“蓄意破坏”。12月21日,联合国大会以128票赞成、9票反对、35票弃权的结果通过决议,认定任何宣称改变耶路撒冷地位的决定和行动“无效”。

在非洲,津巴布韦发生政治风波,最终穆加贝辞职,持续一段时间的政治动荡暂告平息;肯尼亚出现选举波折,现任总统肯雅塔重选连任;南非总统祖玛大幅调整内阁,反对党在议会推动不信任案促其下台未果,但非国大的执政地位已显动摇。在拉美,巴西总统特梅尔遭起诉,政治危机加剧;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对政局的掌控力有所增强,但仍面临发展经济方面的较大压力,美委关系进一步恶化。


变与不变,世界格局若干走势

当前,国际体系正处于重要转型期和深刻变革期,当今世界一些带有根本性和趋势性的问题正发生重大变化。

一是国际格局面临大发展大变革大调整,国际力量对比持续“东升西降”。新旧格局交替过程中,总会有一些国家的地位相对下降,另一些国家的地位相对上升。过去数个世纪,欧洲和美国一直是世界的中心,主导国际政治事务。但现在美欧情况今非昔比:较大的“乱象”出现在唯一的超级大国——美国,发生在世界的“城市”——欧洲。东亚经济一体化势头在增长,亚太地区的重要性不断上升。随着国际关系重心从大西洋向太平洋转移,欧美心态上自然表现出一定的失落和焦虑,“单极”与“多极”斗争也因此不断持续,且可能有所加剧。

二是经济全球化与区域一体化的走向发生重大变化。国际金融危机加速了新兴经济体的崛起,是全球化进程中的一个重要分水岭。特别是新兴大国虽然也受到金融危机的冲击,但总体上经济增长速度要快于发达国家。就全球国内生产总值(GDP)比重而言,新兴大国与传统大国一升一降的趋势明显。而发展中国家和新兴经济体群体性崛起,正引导全球政治经济力量对比步入从量变到质变的转折进程,促使全球投资、贸易格局和经济增长方式发生重大变化。

三是国际经济体系改革取得突破性进展。传统的国际经济体系在国际金融危机中暴露诸多弊端之后,引发经济金融领域率先发生巨变并获得突破,导致国际体系深刻变革并步入转型期。最为明显的例子就是在困境中,各国同舟共济、共克时艰,促使二十国集团(G20)峰会在危机中应运而生,并在世界经济体系中不断发挥重要作用。尤需指明的是,G20峰会机制自创建以来,反复强调并达成重要共识的政策理念,就是坚持推动全球化和经济一体化、促进贸易和投资增长,反对贸易和投资保护主义。

四是国际社会面临和平赤字、发展赤字、全球治理赤字所带来的严峻挑战和艰巨任务。在全球治理体系改革中,美国等发达国家的态度趋向消极,出现种种“民粹主义”等逆流阻力,不仅实力下降,而且意愿缺失。而中国等发展中国家对全球化和全球治理予以积极推动,并持续发挥建设性作用。在国际事务中,美国影响力相对下降,欧盟、东盟等区域组织和一些区域大国作用则相对上升。

当前国际格局正处在一个加快演变的历史进程之中,不确定性更趋凸显。但也应看到,在复杂多变的国际形势中,也有若干“没有变”:和平、发展、合作、共赢依然是时代潮流,且趋势愈加强劲;世界多极化、经济全球化、社会信息化、文化多样化和科技创新不断深入推进;世界各国经济继续呈现利益交汇、相互依存的态势;国际力量对比持续发生重要变化,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步入发展快车道,全球范围逐渐形成多个发展中心,但全球总体力量平衡仍然处于有利于保持世界和平与发展的态势。   

“全球同此凉热”。全球性挑战不断增多且紧迫性突出,需要国际社会通力合作应对。恐怖主义、气候变化、能源、粮食、低碳经济与绿色发展和公共卫生安全等各类全球性和热点问题,引发国际社会密集的沟通,引起世界大国深刻反思,牵动大国关系并促其联动性增强,也成为其不断寻求利益的共同点和矛盾的最大公约数。各方加强协调与合作,普遍调整内外政策、调整各自的发展战略、抢抓未来发展的战略制高点。世界各主要力量持续进行战略互动:大国间有矛盾、有斗争,但同时又有合作、有协调;新兴大国在努力保持自身经济增长的同时,联合自强势头也在增强。

世界经济有望实现3.6%的增长幅度,全球贸易维持4%左后的增幅。主要发达经济体中,美国经济发展呈复苏态势。有预测认为美国经济稳健复苏,增长可达2.4%。特朗普推特发文称:“因税改而造成的短期支出将带来重大长期影响,包括增加大量就业。”税改对美国经济外部竞争力将产生何等影响,美国如何继续加息和缩减资产负债表进程,均值得我们密切关注,以谋划自己“降杠杆,控风险”的措施。当然美国国内政治极化会对经济形成掣肘,劳动生产率下降、债台高筑、人口老龄化等结构性问题也积重难返。欧洲市场信心明显增强,但英国脱欧、政局欠稳等不确定因素影响经济稳定增长;日本经济增长较为温和,但制造业丑闻持续发酵引起的伤害短期难以平息。主要新兴经济体中巴西和俄罗斯摆脱负增长;东亚经济显示复苏势头。

乱局之中,世道在变,人心“思治”,这是规律。虽然各国政体、发展阶段和文化传统不一,但人人都希望能有一个安定的世界,都希望拥有一个美好的家园。求稳定,谋发展,是国际社会最大公约数。

世界格局“变”与“不变”相互交织。国际力量对比的基本形态是:美国将衰未衰,仍然是世界唯一超级大国。“东升西降”中,世界政治经济中心向亚太转移。但“一超多强”仍是当今国际格局的基本特征。与此同时,中国将强待强。待中国不断强大,将牵动国际力量对比平衡之版图不断变化。

许多新变化前所未有,不少新问题出人意料,但也在情理之中,任何大的变革和转型背后都有其内生动力和必然规律。一些局部地区变化骤然,但风险仍在可控范围之中。


“乱中求治”:全球治理中国方案

2017年,是中国外交承前启后,继往开来的一年。中国外交积极创新,不断开拓进取,在多领域取得重要突破和进展,议程设置权、规则制定权和国际话语权显著增强,国际影响力不断上升。在变化的世界格局中,中国外交须冷静观察、探明规律、看清趋势,方可把握先机、占据主动、引领变革。

一是推动大国关系稳定发展,盘活外交全局。特朗普总统上任后不久,中美元首即举行海湖庄园会晤,实现了中美关系的平稳过渡和良好开局。中共十九大闭幕不久,特朗普总统对华进行国事访问,双方就深化各领域合作达成一系列重要共识。合作是中美关系唯一正确的选择,健康稳定的中美关系符合两国、亚太地区和全世界的利益。中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在双方共同努力下保持高水平运行。2017年,习近平主席与普京总统实现互访,举行了五次会晤,在全球和地区重大问题上紧密协作,促中俄战略协作不断迈上新台阶。中欧四大伙伴关系建设取得新的进展,中欧关系的战略内涵获得进一步丰富和拓展。

二是促进并维护周边形势稳定和地区合作势头。党的十九大后,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成功出访越南和老挝;中菲关系展现稳定发展的势头;中国同柬埔寨、巴基斯坦、哈萨克斯坦、塔吉克斯坦等传统友好国家的关系得以深化。中韩双方就阶段性处理“萨德”问题达成一致,两国关系出现转圜。中日关系亦有改善迹象,中方重视日方谋求改善对华关系的举措,欢迎日方参与“一带一路”建设。中国还“有理有利有节”地处理了印度边防部队越界进入中国洞朗地区事件。中国同东盟国家建立信任取得新进展;作为负责任的大国,中国还积极斡旋周边热点问题,在朝核问题、阿富汗与巴基斯坦双边关系和缅甸若开邦等问题上发挥了重要作用。

三是为全球化进程指引了方向。2017年初,习近平主席出席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年会并发表重要演讲。面对世界经济的低迷不振和逆全球化思潮,习近平主席高屋建瓴地指出:困扰世界的很多问题并不是经济全球化造成的,贸易保护主义绝非出路。习近平主席为世界经济把脉开方,提出推动世界经济增长和全球化再平衡的中国方案,呼吁联手打造创新驱动的增长模式、开放共赢的合作模式、公正合理的治理模式、平衡普惠的发展模式。

四是为全球治理不断做出贡献。“一带一路”建设正由倡议上升为国际共识,从方案汇聚为国际行动,从愿景转变为现实。5月,首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在北京胜利举办。29位外国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齐聚北京,130多个国家的高级代表和70多个国际组织的负责人踊跃参会。习近平主席提出建设和平之路、繁荣之路、开放之路、创新之路、文明之路的目标。共建“一带一路”呈现出强大的生机活力,成为当今世界最受欢迎的国际公共产品,使中国梦与世界梦越来越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不断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注入强劲和持久动力。

五是在多边外交上取得重要成就。在越南岘港APEC领导人会议上,习近平主席发表推动亚太经济一体化的重要讲话。习近平主席出席上海合作组织扩员后首次峰会,强调应不忘初心,确保上合组织沿着正确方向发展。中国—东盟关系迈向更高水平,澜湄合作取得重要早期收获。在厦门举行的金砖国家领导人会晤不仅取得圆满成功,还开创了“金砖+”合作新模式,举行新兴市场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对话会,构建了具有全球影响的南南合作新平台,开启了金砖合作第二个“金色十年”。

还应看到,新时代中国特色大国外交正经历若干转变。战略使命的转变:中国梦与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世界梦紧密相连;战略任务的转变:全面参与并引领全球治理;政策方针的转变:积极作为,创造机遇,主动塑造外部环境。政治安全方面,中国主张和平共处,相互尊重,避免对抗。经济上,中国主张同舟共济,合作共赢,坚持包容和互联互通。全球治理问题上,中国提倡“共商、共建、共享”理念,推进全球治理体制变革。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内涵和外延不断拓展,坚定维护国家主权安全,积极服务国内开放发展,同时不断增强海外利益保护能力。

“大道之行,天下为公”。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指出:中国特色大国外交要推动构建新型国际关系,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两个“推动构建”为新时代中国特色大国外交指明了方向。推动构建“相互尊重,公平正义,合作共赢”的新型国际关系,其实质就是寻求处理国与国之间关系的新路;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旨在回答人类与世界向何处去这一重大哲学和历史命题。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五位一体”构想包括:建设持久和平、普遍安全、共同繁荣、开放包容、清洁美丽的世界。其核心在于各国人民齐心协力,从政治关系、安全格局、经济发展、文明互鉴、生态建设等方面着手,共创人类的美好未来。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中国发展继续处于重要战略期。中国的不断发展壮大,是我们最大的内生机遇。国际结构的重组与调整,是我们重要的外生机遇。中国综合国力不断增长,在全球治理中对国际秩序的塑造力会持续增强。“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中国前行道路上难免艰难险阻。我们须知己知彼,居安思危,谨慎行事,规避风险,稳中求进。展望未来,在变革调整的世界中,中国特色大国外交定会为民族伟大复兴和人类命运前途不断做出应有的贡献。


(来源:当代世界,2018年第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