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大欧亚伙伴关系与“一带一路”倡议

国研院 时间:2017-12-28 作者: 李自国 责编: 龚婷

摘要:大欧亚伙伴关系是俄罗斯就欧亚大陆经济合作提出的倡议,有较明显的地缘政治色彩。目前内容不甚清晰,应者寥寥。中国是大欧亚伙伴关系构建的关键伙伴,而丝绸之路经济带与欧亚经济联盟对接是其构建的第一步。大欧亚有针对“一带一路”的成分,但目的不是取代,而是希望有与中方平起平坐的抓手,二者可相向而行。


 

大欧亚伙伴关系是俄罗斯“整合”大欧亚、构建国际新秩序的草案,其内容和路径尚不清晰。一方面,大欧亚伙伴关系开放、包容、协同发展等理念与“一带一路”精神相合,双方有合作空间,另一方面也有“对冲”后者的意图。俄视中国为大欧亚构建的核心伙伴,希望与中方共同打造全面的欧亚经济伙伴关系。

 

                一、大欧亚伙伴关系的背景与内涵

(一)大欧亚伙伴关系提出的背景

从俄罗斯国内看,大欧亚伙伴关系是俄罗斯自我再定位需要。长期以来,俄罗斯就有欧洲中心主义和欧亚主义之争。苏联解体后,俄曾全心全意地“融入”欧洲,但欧洲却无意接纳。在屡遭挫折后,俄罗斯精英意识到,入欧是一厢情愿。俄公正俄罗斯党前中央委员杰穆林表述比较到位:“21世纪初俄罗斯努力加入G8,以明确自己是所谓‘文明世界’的一员,并以此凸显自己的地位”,而现在对G8不再感兴趣,而是更重视金砖、上合组织等,表明俄“从原则上改变了对自己的定位”[1]乌克兰危机后,俄与西方关系一再恶化,即使亲西方人士也意识到,“大欧洲”设想已无可能,俄罗斯须走有斯拉夫特点的欧亚主义之路。

从国际视角看,俄对国际局势的战略判断是欧洲走向衰落,力量中心向亚太转移,此为大势所趋。201611月通过的新版《对外政策构想》提出,“当今世界正经历着深刻的变化,其实质是多极的国际体系正在形成 …… 国际力量在分化组合,重心向亚太地区转移。而传统西方主导世界经济和政治的能力正在下滑”[2]。基于上述判断,俄在10年前就提出“向东转”,力争从充满活力的亚太发展中获益。俄外交和国防政策委员会荣誉主席卡拉甘诺夫认为,向东转“很大程度上是对亚洲崛起迟到的应对”[3]。俄认为自己有横跨欧亚的地利,有独特的军事安保能力,有欧亚经济联盟为抓手,且与欧亚大国,如中、印等交好,因此完全可以在大欧亚空间发挥独特影响力,并在国际秩序重构中获得应有地位。除上述两大战略考量外,还有进入快速发展的亚太市场、获得新融资渠道、推动远东地区的发展、应对西方制裁等战术性动机。

(二)大欧亚伙伴关系的性质属性

从俄罗斯官方的表态看,大欧亚伙伴关系是经济合作倡议,以欧亚经济联盟为主轴,开展与中国、印度等欧亚国家的经贸与投资合作。但对大欧亚到底是什么,俄学者的解读却更偏重于地缘政治属性。俄罗斯危机社会研究中心认为,“大欧亚是基于地位平等,由重要政治和经济利益捆绑在一起的国家集团,它们都主张建立摆脱单极独裁世界,发展多极化国际体系,但并不结盟”[4]俄远东所研究员彼得罗夫斯基表示,“大欧亚伙伴关系可能成为新的、更加公正合理国际秩序构建的开始” [5]

对俄罗斯来说,大欧亚有两层地缘政治目标:一是挑战旧秩序,构建多级世界,甚至新两极格局。卡拉干诺夫提出,“世界从多极走向两极的趋势开始出现。一极以美国为中心,另一极在欧亚” [6]二是协调域内大国关系,防止欧亚地区出现新霸权,特别是中国。大欧亚伙伴关系可调解参与方的分歧和冲突,强调成员平等,其潜在的功能是防止中国成为潜在的新霸主”[7]

(三)大欧亚伙伴关系的地域范围和参与主体

大欧亚到底有多大,俄方并未给出明确的地域范围。但从官方和学者的表述中可见其大体范围。2016年6月,普京在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上表示,“参与者包括欧亚经济联盟成员国,以及与我们关系密切的国家,如中国、印度、巴基斯坦、伊朗,当然还包括独联体国家,以及其他感兴趣的国家和组织”[8]。卡拉干诺夫提出,“它囊括东亚、东南亚、南亚、欧亚大陆中心的国家、俄罗斯及欧洲次大陆国家及其组织” [9]。对于欧洲,普京表示,大欧亚倡议是开放的毫无疑问对欧洲也是开放的我也相信二者协调对双方都有利[10]也就是说,大欧亚地理上可覆盖欧亚大陆。但伙伴的性质不同:中、俄、印、中亚等是核心;韩国、日本、东南亚、中东是重要“朋友圈”,欧盟是可对话的伙伴。参与主体,除了国家,还可以是地区组织。

(四)大欧亚伙伴关系的基本内容

2016年在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上普京阐述这一概念后,俄官方并未进一步解读,更没出台类似《“一带一路”愿景与行动》那样的“路线图”。但从官方讲话和智库分析中可以看出,大欧亚伙伴关系的大体内容和方向如下:

第一,从减少非关税贸易壁垒等入手。普京表示,大欧亚伙伴关系“可从简化和统一行业合作,规范投资、卫生、海关、知识产权保护等入手” [11]。第一副总理舒瓦洛夫表示,“重要的不是就税率达成一致,尽管对不少国家来说这是首要的,而是使贸易没有壁垒”[12] 第二,推动经贸与投融资合作。由于西方制裁不断加码,俄对欧贸易和融资都出现困难,急于寻找新的融资渠道和出口市场。俄认为,亚太地区各种自贸区谈判紧锣密鼓,如中日韩、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中国-东盟自贸区等,俄急需参与上述机制,从而进入这些快速发展的市场。第三,开展交通基础设施建设合作,发挥过境潜力。俄目的有二:一是通过与中日韩合作,使西伯利亚大铁路的功能最大化;二是力推“冰上丝绸之路”(北冰洋的“北方航线”),即俄罗斯版的“北方海上丝绸之路”。第四,争取建立非西方的结算体系。乌克兰危机后西方一度威胁将俄踢出SWIFT结算系统,俄深有危机感。自此俄一直希望建立非西方的结算体系,作为备选方案在SWIFT系统禁用的时候启用。第五,形成“去西方化”的评级机构、新闻体系,力争话语权。俄在金砖机制、上合组织框架下一直力主形成新的国际评级机构,强化媒体合作,打破西方垄断,形成欧亚新闻体系和话语权,建立欧亚地区的全球史观。第六,发挥俄罗斯在安全方面的独特作用,提高国际地位和影响力。俄罗斯认为欧亚地区缺乏稳定的安全体系,而俄在军事安全方面有传统优势,且与主要大国关系良好。虽欧亚国家都渴望一体化,但不是所有国家都希望与中国合作。如,日本、印度等,这为俄发挥独特作用提供了机遇。 

(五)进度安排

大欧亚伙伴关系无官方规划,但从智库和中俄对接合作可以初窥俄方的想法。欧亚经济委员会贸易委员尼基申娜表示,欧亚经济联盟与中国正积极推动经贸谈判,但不涉及税率问题,“我认为,到2018年中期能够签署”[13]。之后,再考虑税率方面的谈判,预计在2030-2035完成。俄远东所研究员彼得罗夫斯基设计的线路是,2030年上合组织自贸区能够建立,上合与欧亚经济联盟成员国率先结成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其后,再“与东盟和RCEP建设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到2040年左右,大欧亚伙伴关系基本成型”[14]

 

二、大欧亚伙伴关系与“一带一路”可携手同行

作为两大区域合作倡议,大欧亚与“一带一路”并不相互排斥,二者有共性的一面。同时,大欧亚伙伴关系的提出也有“针对”“一带一路”成分,即不希望“一带一路”独美,作为欧亚大陆传统强国,俄罗斯希望有自己的战略构想。

(一)大欧亚与“一带一路”共同点

1、目标相合。二者都是为加强地区经济合作,推动地区国家的共同发展而提出的倡议。“一带一路”定位明确,即“‘一带一路’是促进共同发展、实现共同繁荣的合作共赢之路,是增进理解信任、加强全方位交流的和平友谊之路”[15]。而大欧亚伙伴关系意在构建“能令所有参与者受益的经济发展新区域”[16],应该说二者的目标是一致的。

2、原则理念一致。二者都秉承开放、包容、合作、共赢的理念,至少有三个原则是一样的。第一,都采取“共商、共建、共享”原则。中方说的更明确,而俄方表示,要通过欧亚经济联盟与各国的对接谈判,在透明和相互尊重利益的基础上相互协调,形成区域经济合作新阶段。第二,都并秉持开放性原则,努力扩大朋友圈,减少对抗。与“一带一路”一样,大欧亚伙伴关系也没设置门槛。第三,都遵循世贸组织的规则。大欧亚伙伴关系希望以世贸组织的规则为基础开展合作,这与“一带一路”构建以世贸组织为基石的多边贸易体制是吻合的。

3、地域大部分重合。“一带一路”最初范围是欧亚大陆国家,官方说法有60多个。在“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上有新表述:“重点面向亚欧非大陆,同时向所有朋友开放”[17]。大欧亚伙伴关系则以欧亚大陆“非西方”国家为重点,以欧盟为伙伴。二者覆盖范围多数是重合的。

4、内容相近。二者都从提高便利化入手,致力于减少贸易和投资壁垒;简化海关手续;提高物流效率,降低费用等,促进贸易投资自由化和便利化。同时,发展交通基础设施网络,加强金融合作,扩大本币结算等。在人文方面,都提倡加强人员往来,文明包容和互鉴。

(二)大欧亚与“一带一路”的不同点

从技术层面,二者的差异性很大。“一带一路”走的更实、更快,当大欧亚还在概念论证时,“一带一路”已有对话平台、融资安排、落实路线,并获得全球10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的支持。具体合作领域也有差别。如,交通方面,俄更重视挖掘西比利亚大通道,更希望建设“北南”交通走廊;而在欧亚地区“一带一路”更重视东西向走廊建设。俄重视“冰上丝路”,而中方的重心是海上丝路。

从战略层面看,有两点值得关注:第一,“一带一路”重经济,大欧亚重地缘政治。“一带一路”希望通过解决发展赤字,缓解和消除和平赤字,最终构建命运共同体;而大欧亚有以欧亚为中心的构建新两极世界的潜在目标。“一带一路”是经济发展与合作的公共产品;而大欧亚中,俄希望成为地区安全公共产品的提供者,即应“努力打造从雅加达到里斯本的全欧亚发展、合作与安全体系——为解决欧洲、中国周边、朝鲜半岛和中东的矛盾提供新方案”[18]。 第二,大欧亚有“针对”“一带一路”的成分。这里指的不是要阻止或替代“一带一路”,而是不希望“一带一路”建设风生水起,而俄罗斯只是跟随者。俄罗斯认为,在欧亚地区俄的地位举足轻重,因此必须有与中国平起平坐的抓手。

(三)大欧亚与“一带一路”合作路线与前景

    大欧亚与“一带一路”关系实际上反应的是中俄关系,涉及泛区域经济一体化的引领权。但中俄都清楚,合则两利,斗则惧伤。因此,均希望以中俄密切协为基础,构建面向所有国家的新型经济合作关系。

1、欧亚经济联盟+中国是构建大欧亚的第一步。对如何构建大欧亚,俄方的思路是“欧亚经济联盟+”模式,即以欧亚经济联盟为起点,形成多个“5+1”。其中,欧亚经济联盟+中国是重中之重。普京在阐述大欧亚伙伴关系时表示,“欧亚经济联盟与中国启动关于建立全面经济贸易伙伴关系的谈判我认为这是建立大欧亚伙伴关系的第一步”[19]201610月,在瓦尔代国际俱乐部论坛上又进一步阐述说,“欧亚经济联盟与我们的伙伴进行谈判,包括与中方‘丝绸之路经济带’倡议对接,这可使我们建立大欧亚伙伴关系,进而形成欧亚地区更广泛一体化的核心”[20]。由此可见,大欧亚的支柱是中俄两国。

2、欧亚经济联盟+中国的内容是“带盟”对接。当前阶段,欧亚经济联盟+中国,实际上就是欧亚经济联盟与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对接谈判。20155月,中俄签署《关于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和欧亚经济联盟建设对接合作的联合声明》,明确了对接的意愿。20166月,签署《关于正式启动中国与欧亚经济联盟经贸合作伙伴协定谈判的联合声明》,开启了对接谈判。到20174月,共举行了3轮,就贸易便利化、技术性贸易壁垒、贸易救济、电子商务、政府采购等9大议题进行了磋商。对接结果将是《中国与欧亚经济联盟经贸合作协议》。

3、欧亚经济伙伴关系是未来设想。“带盟”对接内容太具体,不足以承载大欧亚与“一带一路”这两大倡议,因此两国提出新设想——欧亚经济伙伴关系。2016年6月,中俄发表联合声明提出,“在开放、透明和考虑彼此利益的基础上建立欧亚全面伙伴关系,包括可能吸纳欧亚经济联盟、上海合作组织和东盟成员国加入”[21]。2017年7月,又签署《关于欧亚经济伙伴关系协定联合可行性研究的联合声明》,“全面”换成“经济”,最终明确其属性是经济伙伴。俄经济发展部部长奥列什金表示,双方专家将研究确定伙伴关系的概念和内涵。中国商务部发言人表示,可行性研究将是全面的,涵盖双方共同关注、职权范围之内的领域。这意味着,欧亚经济伙伴关系内容尚在研究之中。

 

两条腿走路,“一带一路”可与欧亚经济伙伴关系并行发展。“一带一路”、大欧亚、欧亚经济伙伴关系,实际上都是为欧亚地区经济合作提供平台。其中,“一带一路”明显走得更快,效率更高,更受欢迎。作为中俄利益协调的结果,欧亚经济伙伴关系目前尚在搭架子阶段,可行性研究后,需设计谈判内容,并邀请更多国家参与,见成果尚需时日。其将更多涉及原则、规则问题,中期目标是形成公平、透明、便利、可预期的贸易和投资环境。远期目标是建设大范围的自贸区。如果真能实现,其对“一带一路”有利无害;如果进程缓慢或应者寥寥,则“一带一路”也不受影响。“一带一路”要做的是坚持市场原则和务实精神,不冒进,心无旁笃做好自己的事。

 

                  



[1] “Отношения России с Западом: чем больше ясности, тем лучше”Михаил Демурин20164 20 俄新社网站https://ria.ru/analytics/20160419/1415261720.html

[2]Концепция внешней политики Российской Федерации (утверждена Президентом Российской Федерации В.В.Путиным 30 ноября 2016 г.)20161130俄罗斯外交部网站:http://www.mid.ru/foreign_policy/news/-/asset_publisher/cKNonkJE02Bw/content/id/2542248

[3]От поворота на Восток к Большой Евразии”,Сергей Караганов2017530,《全球政治中的俄罗斯》杂志网站http://globalaffairs.ru/pubcol/Ot-povorota-na-Vostok-k-Bolshoi-Evrazii-18739

[4]Китайский глобальный проект для Евразии: постановка задачи”,20161122,俄罗斯社会危机研究中心网站:https://centero.ru/2016/11/kitayskiy-globalnyy-proekt-dlya-evra/

[5]На пути к Большому евразийскому партнерству: вызовы и возможности”,Владимир Петровский,《国际生活》杂志网站:https://interaffairs.ru/news/show/17811

[6]От поворота на Восток к Большой Евразии”,Сергей Караганов2017530,《全球政治中的俄罗斯杂志网站http://globalaffairs.ru/pubcol/Ot-povorota-na-Vostok-k-Bolshoi-Evrazii-18739

[7]От поворота на Восток к Большой Евразии”,Сергей Караганов2017530,《全球政治中的俄罗斯》杂志网站http://globalaffairs.ru/pubcol/Ot-povorota-na-Vostok-k-Bolshoi-Evrazii-18739

[8]Выступление на пленарном заседании XX Петербургского международного экономического форума”,2016617,普京,俄罗斯总统网站:http://www.kremlin.ru/events/president/news/52178

[9]От поворота на Восток к Большой Евразии”,Сергей Караганов2017530,《全球政治中的俄罗斯网站http://globalaffairs.ru/pubcol/Ot-povorota-na-Vostok-k-Bolshoi-Evrazii-18739

[10] “Выступление на пленарном заседании XX Петербургского международного экономического форума2016617,普京,俄罗斯总统网站:http://www.kremlin.ru/events/president/news/52178

[11] “Выступление на пленарном заседании XX Петербургского международного экономического форума2016617,普京,俄罗斯总统网站:http://www.kremlin.ru/events/president/news/52178

[12] Шувалов: большое Евразийское партнерство не будет противопоставлением TPP”, 201695,俄罗斯新闻网,https://ria.ru/economy/20160905/1476106027.html

[13] Вероника Никишина: нужно сделать небольшой рывок для соглашения с Ираном”,201767日,欧亚经济委员会网站:http://www.eurasiancommission.org/ru/nae/news/Pages/7-6-2017-V.aspx

[14]На пути к Большому евразийскому партнерству: вызовы и возможности”,Владимир Петровский,《国际生活》杂志网站:https://interaffairs.ru/news/show/17811

[15]《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2015328中央政府门户网站http://www.gov.cn/xinwen/2015-03/28/content_2839723.htm

[16]Китайский ветер дует в наши паруса”, Шестаков Е.2015531日,《俄罗斯报》网站:https://rg.ru/2015/05/31/evrazia-site.html.(上网时间:20161226日)

[17] 《携手推进“一带一路”建设》,习近平主席在“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开幕式上的讲话,2017514,人民网:http://politics.people.com.cn/n1/2017/0514/c1024-29273991.html

[18]От поворота на Восток к Большой Евразии”,Сергей Караганов2017530,《全球政治中的俄罗斯网站http://globalaffairs.ru/pubcol/Ot-povorota-na-Vostok-k-Bolshoi-Evrazii-18739

[19]Выступление на пленарном заседании XX Петербургского международного экономического форума”,2016617,普京,俄罗斯总统官网:http://www.kremlin.ru/events/president/news/52178

[20]Заседание Международного дискуссионного клуба «Валдай» ”,20161027,俄罗斯总统官网:

http://www.kremlin.ru/events/president/news/53151

[21]《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俄罗斯联邦联合声明》2016625外交部网站http://www.fmprc.gov.cn/web/gjhdq_676201/gj_676203/oz_678770/1206_679110/1207_679122/t1375315.shtml


 (来源:《海外投资与出口信贷》,2017年第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