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加泰“独立悲喜剧”尘埃远未定

国研院 时间:2017-10-13 作者: 崔洪建 责编: 李敏捷

  西班牙加泰罗尼亚地区的“独立公投”以一种戏剧性的方式告一段落:地方政府领导人宣称“通过公投已获得人民有关独立建国的委托”,但又要求地方议会“推迟宣布独立”,来为与中央政府展开谈判或国际社会介入调停提供时间。

  “政治杂耍”的背后

  独立派领导人玩弄的这一“政治杂耍”,让这起此前在西班牙中央与地方政府尖锐对立、公投当天的警民冲突甚至巴塞罗那足球俱乐部的命运不测等渲染下悲情四溢的政治事件,瞬间有了一抹喜剧色彩:公投成为事实,但作为其结果的独立却还不是。“神圣的”公投结果和独立目标原来是可以被随意解释或搁置的——公投结果就是政治谈判的筹码,独立也许就成了能从中央政府拿到更多好处的借口。当然,独立派领导人“追求独立”的热情和坚定很难被质疑,使出这一“平衡悬停术”的苦衷,应当还是迫于各方巨大压力,尤其是宪法赋予西班牙中央政府在加泰地区“恢复秩序的权力”,另外这也是他们预见到一旦真的独立可能前景黯淡后的无奈选择。

  这一初步结果也会让有关加泰“独立公投”性质和影响的争论持续下去。有些夸张的观点将其视作“二战结束以来欧洲最大的政治危机”,甚至和所谓“第四波民主化浪潮来袭”相联系;有些观点又过于淡定,认为这不过是“茶壶里的风暴”,来得快去得也快。但这一风波最终如何被盖棺定论,还要看事态最终会向什么层面演变。

  首先,“公投违宪”“独立公投”“流血冲突”等关键词,都足以让它成为西班牙政治转型四十年来最重大的事件。它既是加泰地方在民族、语言和文化认同上纠结至今的爆发,也是西班牙立法和行政体制中矛盾长期积累的结果,更是近来西班牙经济不振、政治丑闻不断的产物。无论其最终如何收场,西班牙政治的某种深层次改变已难以避免。

  其次,看看当前欧洲政治中此起彼伏的公投+独立浪潮,加泰“独立公投”也无疑具有强烈的“欧洲效应”。现代民族国家的形成在欧洲走了大致相似的道路且互有交集,“独立+公投”现象的集中发作和交互作用就在所难免。2014年加泰罗尼亚搞“非正式公投”时,就是借了当年苏格兰公投的势,这次加泰把事情闹大,又正好壮了苏格兰地方再次推动独立公投的胆。

  与上次多少想借苏格兰独立来牵制脱欧的英国情况不同的是,欧盟这次旗帜鲜明地站在了西班牙政府一边,但这个位置却始终有些尴尬:某种程度上说,欧洲地方分离主义的势头上升算是一体化在现阶段的副产品。

  一体化所要求的主权让渡和各地方胃口越来越大的自治要求,不断蚕食一国中央政府的职权范围,一些国家的中央政府除了外交、国防权能外,手中几无余权。历史纠葛和发展不平衡本就让各地方躁动不安,在中央政府权威下降、权能受限的背景下,欧盟、民族国家和地方的三层治理结构日渐扁平化,追求欧盟成员国资格以求得更大发展空间又成为地方分离主义的新动力,加泰和苏格兰等都是如此。

  从这个意义上说,这一轮地方分离主义浪潮具有典型的欧洲特征,对欧洲以外地区并无多少可“借鉴”的地方。

  影响超越欧洲

  不过,加泰“独立公投”也可能具有超出欧洲范围的意义:它再次将公投这一日益容易被民粹操弄的直接民主形式,与民族自决这一早年具有进步意义、如今却更多与血腥、暴力相联系的命题结合在了一起,可能为世界制造出更为棘手的难题。

  全民公投遵循少数服从多数原则。但在网络时代重塑政治参与方式、西方社会代际和区域鸿沟不断扩大的背景下,对多数或少数的计算和认定也成了复杂的问题:英国的年轻人投票率低于年长者,所以对自己在脱欧公投中“被代表了”极其不满;特朗普赢了选举人票却输了选民票数;而加泰公投的投票率仅有43%,另外过半数的民众也被独立派所“代表”了。而且对于民族自决中的数量计算来说,一个始终难解的问题是,加泰地方不足半数,也就是不到西班牙总人口8%的民意,是否就能无视超过92%的其他西班牙民众来决定这个国家的版图。

  几乎就在加泰罗尼亚形势发展的同时,网络上流传着一份来自“欧洲保守派知识分子”的《巴黎声明》,其核心观点是要停止欧洲自二战后开启的、建设多元共同体的道路,回到基督教一统的“美好的”民族国家体系。欧洲作为现代工业文明的发源地,曾一度将自身帝国体系分解为民族—国家的经历作为“现代性”的一部分上升为普世经验。这也是欧洲曾热心于以“支持民族自决”为名干涉别国内政的原因:它急于想按照自己的面目来塑造这个世界。但当世界发展的多样性逐渐暴露出欧洲所谓“普世经验”的局限性后,按照欧洲经验以建构单一民族国家为历史发展的唯一路径,并以此来支撑“民族自决”的原则和实践,就变得不再可靠。

  欧洲在加泰罗尼亚独立公投中遭遇到的就是这样的理论和现实困境:如果真的无原则支持“民族自决”的逻辑,西班牙就可能要被分裂为17个国家,而不仅仅是应对加泰罗尼亚的问题;如果真如保守派们所期待的那样回到过去,那多半也会回到过去丛林原则主导的并不美好的格局。

  加泰罗尼亚尘埃未定,如果欧洲要避免它的发酵和蔓延,就应有勇气去反思内外有别的“原则”,唯此方能解开“公投+独立”的死结。

   

     (来源:环球时报,2017年10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