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班农离职难缓特朗普执政困境

国研院 时间:2017-09-07 作者: 贾秀东 责编: 李敏捷

  入主白宫以来,美国总统特朗普的重要智囊和“左膀右臂”走马灯式地换了一个又一个,这一次轮到了白宫首席战略师斯蒂芬·班农。作为“另类右翼”的精神领袖和特朗普竞选与从政的“操盘手”,班农离职对特朗普下一步执政的影响可谓利弊兼有,也可以说是一把“双刃剑”。从近期看,班农离职有助于缓解白宫内斗,但长期看班农离去并不能减弱特朗普面对的执政困境。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班农从一年前加入特朗普竞选团队,到七个月前乘胜跟随特朗普进入白宫,再到在巨大争议中离开白宫,其经历从“顺势”,到“得势”,再到“失势”,像过山车一样。由于与特朗普“志同道合”,借助高涨的民粹主义思潮,班农的“加盟”为特朗普胜选立下汗马功劳。进入特朗普执政班子“内圈”后,班农接连帮助特朗普履行竞选承诺,从特朗普就职演说,到签署“禁穆令”,从美国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到退出巴黎气候协定,每一项重大决策背后都有班农的影子,其影响力如日中天,被美国媒体称为“班农总统”或“影子总统”。与此同时,特朗普的每一项重大决策都饱受争议,鲜明立场和毫不妥协的风格也让他树敌过多,不仅使自己也让特朗普背负很多“骂名”。班农留在白宫小圈子里渐渐成了特朗普的“负资产”。

 

  从决策角度看,班农离职,为白宫“建制派”和温和派增加了影响决策的空间。

 

  特朗普过去缺乏从政经历,不是传统政客,没有积累下执政所需要的广泛人脉,加之与华盛顿传统政治圈格格不入,执政后决策和施政更加依赖白宫小圈子。无论从美国媒体的披露,还是班农自己的爆料看,班农坚守极端保守色彩浓厚的内外政策主张,与白宫“建制派”、特朗普女儿女婿为代表的家庭成员产生矛盾和隔阂,加剧了白宫的权力斗争,强化了外界对白宫决策混乱的印象。

 

  如果说班农代表的势力帮助特朗普竞选拉抬选情并提供执政理念,是特朗普竞选期间和执政初期倚重的力量,那么经历几个月的执政挫折和混乱之后,特朗普在关键决策上依仗的力量天平向建制派和家庭成员倾斜,让新任白宫办公厅主任凯利以及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麦克马斯特等偏稳健、温和的圈子成员发挥更多的协调、沟通、平衡和稳定作用,加强白宫班子和整个执政团队的纪律、团结和执行力。

 

  从政策角度看,班农离职,为特朗普在决策过程中寻求更多妥协创造了条件,但立场向中间靠拢仍受极大掣肘。

 

  在意识形态上,特朗普与班农同属右翼,确定竞选纲领和策略时,充分利用了美国社会存在的严重分裂,把美国政治的“极化”发挥到了极致,成功把底层白人和失落中产所代表的草根民怨转化为选票。特朗普胜选的票仓一再提醒特朗普,要记得自己为什么当选。特朗普一开始心气很足,似乎要义无反顾地履行自己的竞选承诺,也确实在入主白宫之后很快采取了一系列行动,有些在总统职权内可以轻松做到,但更多的政策调整却无法凭一己之力就能实现。这是美国政治架构的限制,也是美国政治“极化”给特朗普造成的困境。如果坚守己见,不做让步,行政命令和立法建议要么半途而废,要么胎死腹中。如果让步过多,放弃核心主张,则会引起支持特朗普的基本盘的失望和不满。“水可载舟亦可覆舟”,要想执政期间不“翻船”,还能连选连任,特朗普就必须精心算计如何把握政策的平衡,完全履行竞选承诺不可行,完全放弃竞选主张也不可取。

 

  特朗普在移民、医改、经贸、税改以及叙利亚、阿富汗等一系列国内国际问题上的政策都有调整,但分寸把握上仍是左右为难。凭着我行我素的个性,特朗普今后如果发现往中间立场靠拢并不能带来更多的政绩和支持,反而会失去基本盘的支撑,那么很可能又向右摆,加剧美国已有的社会分裂和政治对立。实际上,特朗普的政敌对班农离职并不买账,认定“班农等侧近人士不是唯一的问题,唯一的问题是特朗普。”

 

  从涉华议程看,班农离职,给特朗普对华政策带来的影响有一些,但不宜高估。

 

  班农的涉外理念和主张与特朗普交集很多,当然也有一些区别,转化为特朗普的对外政策之后对涉华问题的影响主要有两个方面。

 

  一是在经贸领域。班农毫不避讳地宣称自己是经济民族主义者,且认定美国历史上从未有过中国这样的竞争对手,其经贸政策主张对特朗普影响很大,离职前还宣称美国和中国正在进行一场“赢者通吃”的“经济战争”。少了班农,美国对华经贸政策有可能少一些激烈言辞和对抗色彩,但其离职并不能把其他鹰派从决策圈里带走。特朗普政府在班农离职前启动了对华“301调查”,这类对华施压手段仍会继续使用。

 

  二是在全球和地区问题层面。班农与特朗普在“美国优先”理念上一致,甚至比特朗普走得更远。在外交上,“美国优先”是经济民族主义、本土主义、孤立主义、单边主义等思想的混合物,主张美国少承担国际义务,减少国际负担,同时又主张保持美国强大军力,重视在亚太地区保持对华优势。特朗普就任总统以来的一些外交和安全战略举措被传统建制派批评为把国际事务的主导权“拱手让给中国”。在美国总体对外战略特别是在对华外交战略上,班农作为个人,其影响受到更多因素和利益集团以及中美互动的牵制,其去留并不能左右今后特朗普对华政策的走向。事实上,班农代表的对华强硬派的影响更值得重视。

 

  班农离职后,其代表的政治势力仍是一股不容小觑的力量,其得势所折射的社会思潮仍在深刻影响着美国。班农离开了特朗普的白宫小圈子,却不会放弃对特朗普政府决策的影响,而会继续其在体制内“未竟的事业”。离职之后,班农回到了其此前供职的右翼网络媒体布赖特巴特新闻网,并自称“野蛮人班农”,宣称“将会为了打击特朗普在国会山、在媒体和在美国企业界的反对者而开战。”

 

  的确,班农会在特朗普决策圈子之外战斗,而且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会很快聚集起一批支持者、同情者、赞助者,在一些议题上会为特朗普摇旗呐喊助威,也会在某些议题上对特朗普决策形成压力和牵制,策略包括设置议题、制造争议。

 

  班农是美国社会分裂和政治“极化”的产物,其影响又会进一步助推社会分裂和政治“极化”。靠迎合民粹主义和撕扯社会,班农帮助特朗普赢得选举,但却无法保证执政顺利。对特朗普来说,能一以贯之地坚持和推销保守思想,吸引大批保守势力,但其因此引发的白宫内斗又让特朗普头疼。“出局”之后的“野蛮人班农”虽可继续对特朗普“表忠心”,但是否会成为一匹脱缰的野马,可能同样让特朗普头疼。


  (来源:《瞭望》新闻周刊,2017年8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