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大选乱字当头! 到底是哪出了问题?

环球锐评 | 作者: 邢骅 | 时间: 2017-04-25 | 责编: 龚婷
字号:

2017年法国总统选举,可以说见证了第五共和国历史上空前的乱象与怪象。当前世界形势演变中的不确定性,明显不过地传导至法国,在那里兴风作浪。

4月24日,法国总统大选第一轮投票完成,马克龙与勒庞胜出,由此结束了胶着的“四国演义”局面。但是,法国政局却绝不会因此从混沌转为清晰,谁能从二轮决战胜出,攫取国家最高领导人职位,形成重大无比的悬念。更加值得关注的是,这是法兰西第五共和国建立59年来,左右两翼长期轮流执政的局面被打破。传统大党共和党和社会党被取代,将对法国以至欧盟命运造成深远影响。

先来看以最高得票进入第二轮大选的中间派候选人马克龙。他现在踌躇满志,因为他得到了败退的左右翼大党以及欧盟、德国方面的支持,俨然以两周后法国总统的名义,开始宣讲他的创新执政思路。

应该说,马克龙认识到了法国面临恐怖阴霾、经济不振、人民困苦的问题,但他的执政纲领大都是在近半年的竞选对比中短期造就的,并不成熟、全面。据调查,相当比例支持他的选民只是出于对老政治的厌恶而看重他的“新”,其实不具体了解他的政策主张。

当前,法国航船行驶在国内外环境不利、波涛汹涌的大海上,换掉无能老舵手、选用新人并不一定能使船只顺利地破浪前行。再有,马克龙表示不分左右团结全国的同时,又声称要“摆脱老政治的阴影”,不用前政府的部长,显然他着力宣扬的普遍包容性中也有排他性。而左右翼大党领导对他的支持,只是为了联手击败极右翼的夺权,绝不会延迟至大选后。他在未来6月议会选举及其他政治运作中,要取得足够多数支持,很不容易。

再来看极右翼国民阵线领导人玛丽娜•勒庞,她只差一步便可坐上爱丽舍宫主人的宝座,获得直接决定国家前途的权利。形势演变的不确定性进一步发酵,孕育着风险。本次大选,勒庞进入第二轮的情景,明显不同于2002年她父亲经历的类似情况,少了许多偶然性,增添了可信度。近几年,勒庞在国内和欧洲议会多次选举中节节胜利。国际民粹、极端潮流和国内公众对传统体制的反抗情绪以及对安全处境的忧虑,都使她得到的拥护有所增长和扩大。

目前,法国民调普遍预测她在大选第二轮会败于马克龙,但也不是板上钉钉般地绝对可靠。法国未来走向还没有远离危险区,没有远离国家命运可能大动乱、大翻盘的悬崖边缘。只要想到勒庞还有可能掌握大权,实施她力主的反全球化、反欧盟、反移民、闭关自守的极端主张,关注法国乃至欧洲前途的人们就会将心提高到嗓子眼。在相当程度上,法国确实面临重大选择,被推到何去何从的十字路口。

此次大选还显示:一直为第五共和国政局托底的左右政党轮流执政的体系已经生锈、失效,主流两党地位出现大退潮。继右翼共和党和左翼社会党领导人被以不同方式剥夺参选资格后,新推出的右翼候选人菲永、社会党候选人阿蒙或因自身丑闻、或因本党的分裂失掉了相当多民意,在首轮选举中被刷下,新生势力和原有的未进主流的政党取而代之,创造了第五共和国前所未有的局面,法国当代历史出现拐点,一种新格局露出苗头。

但是,新格局的政治力量配置、主导政策路线,包括竞选中各党派间的恶斗及党派内部的分裂如何演变,都不明晰,还需进一步观察。这是法国政局另一种更具长远意义的不确定性。

放大来看,法国政局演变与国际、欧洲形势紧密相连。主流政党失势、精英政治脱离民心是整个西方政治难以摆脱、相互传染的问题。特朗普当选、英国脱欧无疑有助于法国极端、民粹主义影响的增长。

欧盟为亲欧的马克龙领先趋势欢欣鼓舞,但勒庞上台的威胁未除,法国相当多选民对欧盟不屑、不满的心态未消。欧盟在各成员国,特别是核心成员国保持向心力仍是艰巨任务。所以,法国未来如何走向,仍是欧洲乃至世界必须特别关注的大事。

(来源:环球锐评,2017年4月24日)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