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俄罗斯经济:知问题所在,无有效方案

国研院 时间: 2017-03-22 作者: 李自国 责编: 龚婷

俄罗斯经济结构不合理,过于倚重能源资源是老生常谈的话题。但问题是多年来俄罗斯似乎并未找到发展“新经济”的路径。在西方制裁下,俄有了一些新举措,如大力提倡进口替代,着力发展农业,搞远东大开发等,但能否结出硕果尚待观察。当前俄罗斯经济状况是:有困难,无危机;知问题所在,无有效方案。

 (一)俄经济已脱离寒冬,但离春天尚远

与苏联解体之初和1998年相比,当前的经济算不上危机。俄市场商品丰富,价格可以接受,更没有出现社会危机。而且,在经历了2015年的大幅下跌后,俄经济已经触底待弹。

1.积极因素越来越多

(1)经济萎缩逐步收窄。2015年俄经济下降3.7%,外贸大幅下降33%,黄金外汇储备降至3600亿美元以下。2016年开始回暖,经济降幅逐季收窄。2016年上半年下降0.9%,8月甚至出现0.3%的微弱增长。据俄经济发展部预测,第四季度可实现正增长,全年下降0.6%。国际机构也认可这种判断。惠誉国际预计,2017年俄经济将增长1.3%,2018年增长2%。而根据世界银行的《世界经济展望》报告,2017年俄经济将增长1.4%,2018年增长1.8%。

(2)能源价格企稳回升。尽管经济倚重能源让俄罗斯很不爽,但石油价格回升毕竟是好事,也是俄格外期盼的。2016年1~2月,俄乌拉尔石油均价只有每桶29.69美元,而2015年的均价为每桶51.23美元。到2016年8月,乌拉尔油价已经回升至每桶43.09美元,接近2015年8月的每桶45.63美元,财政吃紧的状况也得到好转。

(3)资本外流大幅减少。2016年1~9月,俄罗斯资本外流仅有96亿美元,而2015年同期为480亿美元。2014年全年更是高达1 500亿美元。这说明投资人对俄经济的信心提升,恐慌心理已经过去。

(4)外汇储备开始回升。2016年1月初,俄黄金外汇储备为3 681亿美元,到2016年10月底已经回升到3 913亿美元。

(5)通货膨胀降至历史低点。2016年1~10月,俄通货膨胀率只有4.5%。俄财政部部长西卢阿诺夫预计,全年通胀率会低于预期的5.8%。而2015年俄通胀率是12.9%。反通胀取得明显效果。

(6)工业出现微弱正增长。2016年1~8月,俄工业生产增长0.4%,环比增长1.2%。2015年同期则下降3.2%。

2.不利因素依然存在

(1)外贸形势依然不容乐观。2016年上半年,俄货物进出口额为1 865.3亿美元,同比下降30.6%。其中,出口下降39.7%,贸易顺差326.7亿美元,降幅达65.6%。更重要的是,尽管能源价格比2015年同期下跌40%以上,但其在俄出口中的比重仍占55.9%,高于2015年同期的53%。这说明,尽管卢布贬值,但并没有刺激俄非资源产品的出口,除了能源和资源,俄还是缺乏有竞争力的商品。

(2)固定资产投资连年下降。据2016年10月俄公布的《社会经济发展状况》报告,2015年上半年,俄固定资产投资下降7.3%,2016年同期又下降4.3%。

(3)消费乏力还会持续。2016年1~9月,俄零售贸易额20.34万亿卢布,同比下降5.4%。主要原因有二:一是消费意愿不高。据全俄民意研究中心调查,61%的俄居民认为有必要缩减开支,把钱攒起来。二是没钱消费。2016年上半年贫困人口达到2 140万,占居民总数的14.6%。据俄联邦国家统计局网站数据,俄居民实际可支配收入出现连年下降。2015年1~9月下降4.2%,2016年同期再降5.3%。

(4)能源价格回升,但较脆弱。世界能源价格仍不稳定,所谓的冻结产能协议只是君子协定,冻产承诺和价格都具有不确定性。

(5)储备基金接近枯竭,国家福利基金不能轻易动用。2016年9月,俄财政部部长西卢阿诺夫表示,到2019年年底,储备基金将耗尽,国家福利基金将仅剩5 000亿卢布。国家福利基金要承担养老金等社会稳定功能,这意味着俄用于经济发展的资金将进一步捉襟见肘。

(6)西方制裁仍未结束。2016年3月,美国宣布延长对俄制裁1年。2016年6月,欧盟宣布延长制裁半年,至2017年1月。尽管随着特朗普的当选俄美关系可能松动,但全部解除制裁还需一段时间。

(二)俄罗斯经济改革动向与效果评估

经济结构改革十分必要是俄全国的共识。2012年2月普京竞选总统时发表的《关于我们的经济任务》,2015年9月梅德韦杰夫发表的《新现实:俄罗斯与全球挑战》,都提出了打造新经济增长模式的想法。为此,俄政府也制定了一系列文件,如《2018年前政府主要工作方向》等。但从实际举措看,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不多,效果仍待观察。主要措施有:

1.斯科尔科沃创新中心

这是梅德韦杰夫的标志性成就,是作为俄罗斯的“硅谷”来建设的。尽管有一些企业入驻,但仍是个建设中的新区。由于吸引投资对象主要是西方国家,制裁对该创新中心的发展带来一定的困难。2016年6月,普京在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上也抱怨,由于俄欧关系紧张,很多科技领域大型合作项目都处于停滞状态。

2.进口替代

这是近两年最热门的话题。最明显的成果在农业领域,在国内供应不受大影响的情况下,2015年俄农产品进口下降了33.7%。现在,俄政府正积极将进口替代推广到工业领域。进口替代原则上可行,但必须立足于自己的优势。农业之所以迅速见效,是因为俄本来就拥有发展农业的优厚条件。正如梅德韦杰夫在其《新现实:俄罗斯与全球挑战》中所指出的,进口替代不是用价格更高质量更差的国产货代替进口货,部分特殊领域和部分产品不惜任何代价也要实现国产化。但这并不适用于整个国民经济。

3.远东大开发

远东开发并非新政,但是近年的重点,具有明显的普京烙印。主要包括:

(1)东方经济论坛。迄今已经举办了两届,普京总统都亲自出席。俄希望以此为平台,加大引资的力度。应该说,俄通过该平台开展对外合作获得初步成功,中、日、韩等都对论坛越来越重视。

(2)超前发展区。2014年年底通过了《俄联邦社会经济超前发展区法》,拟通过税收等优惠吸引企业到特区入驻。一期计划建设14个。到2016年10月,南雅库特超前发展区获批,至此14个超前发展区已全部确定。

(3)“远东1公顷”土地法。2016年5月,普京批准了《俄罗斯远东地区土地免费配发法案》,即所谓的“远东1公顷”土地法。主要内容为:俄公民可在远东联邦区内一次性无偿获得不超过1公顷的土地使用权,期限5年。若得到开发,可由公民承租或者转为私有财产;如未开发则将被国家收回。至2016年10月,约有5 500名俄居民提交了申请。从目前看,绝大多数土地用于农业生产。

(4)交通基础设施建设。重点项目是符拉迪沃斯托克自由港和“滨海1号”、“滨海2号”交通走廊。前者实行全天通关、“一站式”服务和电子申报,为外贸企业开绿色通道。后者拟形成中国东北通向太平洋的国际通道。

远东大开发存在几个关键问题:一是多数地区地广人稀,多数基础设施需投资者自行建设,除采矿等具有吸引力外,能真正落实到位的项目尚不多。二是远东劳动力不足,土地原本就大量闲置,就算全部申请都得到开发,也不会对经济产生多大推动作用。三是远东地区人口占全国总人口不到5%,以不到5%的人口带动全国经济的发展是不可能的。四是在此之前,俄也设立过很多类型的经济特区,但很多都是空置的。例如,2016年8月,俄经济发展部向政府提交了关闭10个经济特区的建议,主要原因就是没有企业入驻。如政府资金不到位,不排除超前发展区也会面临类似的问题。远东大开发需要尽快变成东部大合作。

(三)痼疾难改,俄将低速增长

当前俄罗斯经济举措只是谋求度过困难期,说不上是为未来布局,改革是战术性的。俄罗斯经济面临六大问题:

1.调整并未真正涉及经济结构

在经济高速增长那段时期,诟病是增长质量不高,高新技术产品在经济和出口中的比重低,且局限在核能、军工等少数几个领域。而今经济困难,对调结构、提高竞争力的认识倒是深刻了,但内外部环境又不允许俄将重心放到调结构上。从外部看,制裁使俄获取技术和资金的能力下降;从内部看,为保证社会稳定,政府不能降低社会保障支出,今后相当长一段时期,稳定都将重于发展。从俄的经济实践看,俄大型国有企业是经济的支柱,“消灭”了金融寡头后,俄对战略性企业私有化更谨慎,俄实际上是“国进民退”,以能源、资源为代表的经济垄断化现象更突出。这些拥有庞大财富的集团更愿意通过开采资源获取利润,而不是将资本投入到风险更大的创新领域。俄前财政部部长库德林认为,国有企业拖累了俄经济的发展,也是不无道理的。另一个问题是忽视了市场规律。例如,斯科尔科沃创新中心、纳米集团、远东发展集团股份公司等,都是政府主导成立的,不是在市场竞争中成长起来的。

2.安全、外交领域耗费了过多资源

近年,美国和西方对俄持续挤压,试图一步步削弱俄罗斯,甚至企图颠覆普京政权。俄罗斯的战略反击是必然的,也是必需的,乌克兰危机则是集中体现。但反击又导致与西方关系进一步恶化。不仅近邻惧俄,原来比较友好的“老欧洲国家”也越来越不友好。普京则多次强调,制裁实际上是遏制俄罗斯发展的战略政策,有没有乌克兰危机,西方都会这么做。为应对西方的压力,俄不得不加大对军事领域的开支,2015年军费预算支出达 3.286 8万亿卢布,占总预算的19.37%,超过了对经济发展的支出。在独联体地区,俄为推动欧亚经济联盟的发展,采取以资源换友谊的办法,以非市场经济方式推动经济一体化。俄罗斯从来都是以安全为优先的国家,在“外患”不断的情况下,俄还会不吝资源去“战斗”。

3.所谓的“资源诅咒”和“空间诅咒”

从没有国家嫌自己的国土多,俄罗斯更不例外。俄并不认可有这样的诅咒。梅德韦杰夫在《新现实:俄罗斯与全球挑战》中明确提出,“国境长度、气候、领土跨度和人口密度,这些都不是最致命的”,还以日本、加拿大、澳大利亚为例,说明人口密度大、领土、资源少的日本与人口密度小而领土大、资源多的加拿大和澳大利亚都可以成为发达国家。无疑,资源多、领土广并非坏事,问题只是在于如何利用,避免形成“躺在资源上”不思进取的利益集团。客观地看,人口密度过小,产业发展也会有局限性,俄需要明确自己的优势所在,将经济发展建立在自己独特优势上。

4.时隐时现的“杀鸡取卵”冲动

俄罗斯的营商环境正快速好转,据世界银行《2017年营商环境报告》,俄营商环境从2015年的第51位提高到第40位(中国为第78位),而2011年时还仅为第120位。但在俄经商的人却没有立即感受到如此大的变化,因腐败、执行效率等其他因素所导致的实际营商环境与纸面上是存在差别的。俄需要警惕在实际操作过程中的短视行为,避免形成新的“环境恶劣”印象。如中国游客刚刚蜂拥而至俄罗斯,俄就拟征旅游区税。尽管俄联邦旅游署署长萨福诺夫表示,征税不应导致旅游产品成本上升,但毫无疑问最终会转嫁到游客头上。另外,针对中国游客的盗窃、抢夺案件频繁发生,得到处理的却极少。

5.从技术到产品的转化能力弱

俄罗斯教育水平高,科技人才多,这是众所周知的,也是俄最为骄傲的。但俄前财政部部长、现俄总统经济委员会副主席库德林认为,俄在科研上已经落后,科技论文数量只占世界的3%,仅在物理和太空研究方面高于世界平均水平。这种自我批评有自谦的成分,但不可否认的是,俄的弱项是从技术到产品的转化能力,特别是转化成商品的能力不足。最典型的例子是俄罗斯方块游戏,是俄罗斯人的智慧,但让其风靡全球、挣得盆满钵满的是日本任天堂。

6.经济自立人口仍呈下降趋势

俄对本国人口有三个预测:最低的预测是到2030年,人口为1.432亿,下降412万;稍好的情况是1.472亿,增长28.8万;最好的情况是1.52亿,增长534万。但不论哪种情况,自然增长率都是负的,人口增长主要靠外来移民。俄经济发展部预计,到2035年,俄经济自立人口数量将由现在的7 230万降至6 810万。这部分人是社会财富的主要创造者和消费者,其不断下降也意味着经济增速放缓。

(四)结语

上述问题都不是致命性的,俄罗斯拥有无与伦比的自然资源和人力资源优势,只要善加利用就能过上不错的日子。如利用广袤的土地和水资源,俄短时期内就实现了农产品和食品出口大幅增长,2015年其出口甚至超过了武器。但要想再上一层楼,需要解放思想,学会和平环境下的市场竞争。

(来源:《欧亚经济》,2017年第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