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洪建:土俄:“好朋友”能走多远

人民周刊 | 作者: | 时间: 2016-09-30 | 责编: 龚婷
字号:

土耳其在搞平衡外交,俄罗斯本身的权重比较大,在此意义上,两方玩的游戏规则不一样。

六个月“冷冻”,“回暖”不到六周——土俄关系如过山车一般,令人看不懂。

8月9日,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访问俄罗斯的“夏都”圣彼得堡,并与普京举行会谈。这是两国元首自去年11月坠机事件以来的首次会晤,也是土耳其政变后埃尔多安首次会见大国领导人。

“普埃会”氛围融洽,持续2个小时。埃尔多安一直将普京称为“亲爱的朋友”,表示俄土关系不仅要恢复坠机事件前的水准,还应进一步发展。

普京回应称,将全面恢复俄土关系。双方在经贸能源方面的合作将首先恢复。普京表示,将逐步取消对土耳其企业的限制措施。此外,作为北约成员国的土耳其还准备加强与俄国防和反恐合作。

此时,距离土耳其去年11月击落俄罗斯战机已9个多月,两国关系跌至冰点,俄对土施以制裁;2个多月前,一度强硬并坚决拒绝道歉的埃尔多安向普京致信并道歉,两国关系自此开始转暖,俄方逐步取消制裁。

埃尔多安出访俄罗斯的原因在于安卡拉认为西方国家主导了土耳其的这次政变,使得土耳其与美国和欧洲的关系变得紧张,而普京是政变发生后第一个打电话给埃尔多安提供帮助的领导人,由此确定了彼此之间可靠的盟友关系。

那么,两国的迅速靠近,是长远朋友还是暂时靠近?土耳其“近俄疏美”,又将会如何牵动中东局势?

缘何迅速靠近?

“两位领导人都是现实主义大师,都有一个共性,就是可以主导本国外交政策的变化,所以两国关系会出现如此戏剧性变化。”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研究所所长崔洪建告诉《人民周刊》记者。

迅速回暖的前提是普埃两位总统在国内的“一权独大”。而回暖的首要原因,在崔洪建看来,是双方面临相似的内政外交挑战。

“双方都有平衡西方外交压力的考量。”崔洪建分析说。

自克里米亚入俄以来,西方对俄经济制裁、外交孤立,一直不曾停歇。而土耳其事实上也正遭遇西方的外交孤立——近年来的“集权化”“伊斯兰化”倾向也令西方不满。“7·15未遂政变”后,埃尔多安对国内政府机关、军事安全部门、学校等进行了大规模的清洗,遭到西方严厉指责,认为其“肃反扩大化”。

“从国家利益来说,需要互相接近,接近可以相互声援,可以改变对双方不利胡的地缘政治。双方相互借力,相互利用。”崔洪建表示,现实主义的玩法是以改善本国利益为主导,从这个意义上说,双方无疑都是在利用对方走了一步棋。然而同样是一步棋,俄土的游戏规则却大不一样。

土耳其在搞平衡外交,俄罗斯本身的权重比较大,在此意义上,两方玩的游戏规则不一样,俄罗斯是希望分化和牵制,土耳其则是平衡更多。”崔洪建分析。

看似“破镜重好”的两方,各有所图。真正要过上“蜜月”生活,还取决于下一步棋的走法。

能否真正拥抱?

“双方真正拥抱,还要看各自的后手棋局走向。”崔洪建向《人民周刊》记者说。

土耳其外长恰武什奥卢表示,目前欧盟内部弥漫着反对土耳其的情绪以及对总统埃尔多安的敌视态度。“我们与俄罗斯修复关系并不是要向西方国家释放某种信号。如果西方国家有一天失去了土耳其,那不会是因为土耳其与俄罗斯或其他国家的关系,而是他们自身的原因。”

“双方翻开新的一页提供了互信基础,但并不意味着就是拥抱。目前双方有了一定的互信基础,但是基础很脆弱。接下来如果西方回应,如果西方态度积极,很可能抵消了这种‘握手言和’努力。”崔洪建分析说。

土一再声称“土西结盟是土外交主轴”,如果一旦得到欧盟或者美国胡积极回应,俄土双方本来不牢固的“友谊小船”也很难保证不翻。

“从土来看,国内政变后,如何应对与美国的关系至关重要。某种程度上,美国方面如果给出某种让步还好。如果处理不好,没有新招和后手,可能不太符合双方的预期。”崔洪建说。

而从俄罗斯来看,与土耳其和解仅仅是当下一步棋,但不是胜负手,还得看普金下一步的棋。“国内经济还是会对普金解决国内问题的考验”。崔洪建表示,普京的国内经济问题将决定其最终与土耳其能否走得更远。

俄罗斯经济已持续18个月负增长,在国际政坛上叱咤风云的总统普京对如何重振国家经济却是一筹莫展。

击落俄战机事件发生后,俄土关系迅速恶化,俄罗斯采取一系列经济制裁措施,对土耳其经济造成不小的冲击。在俄土领导人会晤中,重启天然气管道建设项目——“土耳其溪”也是一大亮点。普京说:土方已对实施“土耳其溪”项目完成了主要审批工作,其他相关问题也在此次会谈中得以讨论,“土耳其溪”天然气管道一期将在近期开工。

牵动中东局势?

据俄罗斯卫星网8月17日报道称,联邦议会国际事务委员会成员伊戈里·莫罗佐夫向媒体声明:“土耳其可能向俄罗斯提供因吉尔利克空军基地,以便俄罗斯部队能够在叙利亚的反恐活动中使用,这一举动很可能是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向俄罗斯示好的讯号。”

联邦议会安全与防卫委员会委员长维克多·奥杰洛夫表示,在俄罗斯总统普京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近日在圣彼得堡举行的会面后,不排除土耳其可能批准这一决议的可能。在会面过程中,总统埃尔多安声明,土耳其已经做好准备支持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反恐活动。

“叙利亚问题上,两国有分歧,很难一下子达成一致,但是可以作为后手棋。”崔洪建告诉记者。

众所周知,土耳其反对叙利亚政府,一直强烈要求叙总统巴沙尔下台,而俄罗斯则支持叙政府。其次,土耳其人和土库曼人在民族上有亲缘关系,土方十分关注叙境内土库曼人的安全问题,而俄对叙土库曼族反政府武装的空袭刺痛了土政府。

俄罗斯和土耳其在叙利亚问题上有合作的空间。在叙利亚反恐问题上,需要俄土两国共同解决。埃尔多安还表示,没有俄罗斯的参与,就不可能找到解决叙利亚问题的办法;只有与俄罗斯的合作,土耳其才能够解决叙利亚危机。

对于美国来说,土耳其在中东地区的作用不亚于以色列,包括整个地缘政治牌局当中,以及在打击“伊斯兰国”和其他恐怖组织的作用中,土耳其都非常重要。这时,哪怕土耳其一时倒向俄罗斯,都是美国不愿看到的。

如果美国方面不让步,土耳其的后手,进一步分化西方阵营。也可以成为俄罗斯方面的目标,通过俄土合作,在叙利亚问题上拿到更多的筹码。

(来源:《人民周刊》,2016年9月3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