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在欧盟的门槛上徘徊

半月谈 | 作者: 李维维 | 时间: 2016-06-17 | 责编: 龚婷
字号:

英国关于欧盟成员国地位的全民公投(United Kingdom European Union Membership Referendum) 将于2016年6月23日举行。此次公投得以举行的法律基础是英国议会通过的“2015年欧洲联盟公投法案”。4月14日,由中立的选举委员会指定了公投双方阵营的官方组织,留欧阵营组织名为“更强的英国在欧洲”,脱欧阵营组织名为“投票离开”,两个皆为跨党派组织,前者由一些著名的政界与商界人士组成,其中包括三位英国前首相梅杰、布莱尔和布朗。后者由一些保守党、工党、英国独立党及其他一些党派的上院与下院议员组成,他们的带头人是司法大臣高夫和一位工党下院议员斯图尔特。15日,全民公投活动正式开始,6月7日是参加公投的选民登记报名的截止日期,23日是正式投票日,连夜计票,24日将公布最终结果。

疑欧风云

2013年1月卡梅伦承诺,如果2015年保守党在大选中获得绝对多数议会席位,将在举行是否继续留在欧盟举行全民公投,举行公投之前,英国政府将会同欧盟进行寻求继续留在欧盟的更有利条件的谈判。

英国的疑欧态度由来已久,于今尤甚,原因有三:第一,国际金融危机和欧洲主权债务危机以来,欧元弱点暴露,欧洲经济不振,欧盟对英国的吸引力降低,仍然使用独立货币英镑的英国避祸自保心理很强。第二,面对危机及其持续的负面影响,英国不可能独善其身,经济发展也面临重重困难,国内矛盾突出,打疑欧牌成为民众发泄不满的途径。第三,利用欧盟应对困局、调整改革的时机,英国政府可以同它讨价还价,争取更有利于本国利益的改革安排,适时推出公投并对欧盟施加适当压力不失为一种对外政策选择。

单拿上述第三个原因来看,英国与欧盟周旋,在保护自己金融中心地位和优势金融及服务贸易产业方面可谓不遗余力。据官方统计,英国金融业(包括银行保险基金证券和替代投资产品等)占GDP近10%,雇员1百万左右,对国家收支平衡和税收坐基础性贡献。与之相关的专业服务业(会计、法律和咨询等)雇员1百万左右,占GDP近5%。英国保险业和人寿保险业均位居世界第三,欧洲第一;非人寿保险世界第四,欧洲第二。据伦敦金融城同业行会统计,仅以2014-2015财年为例,英国的金融贸易及其相关服务业上缴国库税收就占当年国家总税收的11%,并创造了巨额贸易盈余,这让英国成为全球金融及其相关服务业贸易盈余最多的国家,该行业无论现在还是将来都是英国经济的命脉,必须维持其强大的国际竞争力。在英国看来,欧盟对该行业的监管规则设计不合理,缺乏灵活性,束缚了英国金融业的发展。但是,由于欧盟在金融监管等一些领域实行“双重多数”表决制,而不是一票否决制,那么欧盟内的19个欧元区国家一旦抱团,它们形成的投票权重就能够具备否决权,也就可以抛开其他欧盟成员国决定相关的监管规则,因此,为维持英镑的独立和伦敦金融城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英国必定保留对欧盟的金融监管说“不”的例外权。实际上,自2009年欧债危机爆发以来,英国就是这样做的,它始终置身于欧盟为应对危机、强化经济与货币联盟的各项改革措施之外,无论是对欧元加契约,还是对财政契约,抑或是对银行联盟,都在说“不”。尽管各国解读不太一致,卡梅伦宣布今年初与欧盟的谈判获得了英国在欧盟特殊地位,即“英国例外”的结果。

政府表态

2015年的英国选举揭晓,保守党主导议会并组成了新一届政府,大选后第三天,这项将由政府出资进行的关于去留欧盟问题的全民公投提议获得了下院的授权。2016年2月19日晚,卡梅伦完成了与欧盟的最新一轮谈判,次日一回到首相府,便召开了内阁特别会议,决定本届政府“建议民众支持英国在欧盟公投中留在改革后的欧盟”。紧接着,政府网站推出了一系列白皮书,详细解释了与谈判之后英国在欧盟的新的特殊地位问题、如果英国决定脱离欧盟将面临的有关程序以及与欧盟的替代关系问题、关于欧盟成员国权利与义务问题、财政部关于脱欧对英国经济的长远影响等等问题。5月23日,卡梅伦首相和奥斯本财政大臣向各处基层选民宣传政府的主张,告诫民众英国脱欧的负面作用,说服选民投票继续留在欧盟。

英国政府的态度是务实和理性的,由于欧盟统一大市场的巨大吸引力,英国政府也获得了来自工商界的大力支持,但当前的舆论环境确实存在不利于政府的方面。特别突出地表现在英国国内关于移民问题的争论上,以极右翼的独立党为代表的主张反外来移民的铁杆疑欧派获得了相当的情感和舆论支持,认为欧盟令英国接收了大量外来移民,挤占了当地的工作机会,摊薄了当地人的社会福利,再加上欧洲恐袭事件的不断发生,整个欧洲的大环境如此,就是对待移民问题十分敏感,很多欧洲大陆国家的民众都轻易将恐袭归罪于欧盟的移民政策,英国民众更加不例外。再者,正如很多外媒报道的那样,在当前西方社会,无论欧美,政治和工商业精英层与普罗大众的鸿沟加深,甚至中产阶级都纷纷表达着不满情绪,有国外智库甚至将英国与美国当前的政治氛围关联对待,称之为“带英国范儿的特朗普主义”。因此政治风向十分复杂,不确定因素很多,近期的相关民意测验也难分仲伯。

公投活动正式开始后,民众情绪被调动起来,甚至发生了留欧阵营议员被杀事件,希望这次不幸事件能唤起民众的理性思考,减少英国社会上情绪化的对立状态而不是相反。

总之,在经历了有关苏格兰是否脱离英国的全民公投之后,卡梅伦政府将要再次面临公投的考验,这一次涉及更加复杂的对欧政策,结果英国有可能继续留在欧盟,但是疑欧风云将继续在英国上空徘徊。

(来源:《半月谈》杂志,2016年第6期)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