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洪建:欧盟一体化面临大考

人民日报海外版 | 作者: | 时间: 2016-06-14 | 责编: 龚婷
字号: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美国皮尤研究中心日前发表的最新民调显示,反对欧洲一体化的主张在欧洲越来越流行。在接受调查的希腊、法国、西班牙、英国、波兰、匈牙利、意大利、德国、瑞典、荷兰等10个欧盟主要成员国1万余名民众中,不希望留在欧盟的比例接近一半,而大家对于欧盟的好感维持近半年来的趋势,持续下降。

最直观的一项统计是民众对于欧盟的支持率。对比2015年和2016年的数据,法国和西班牙出现超过10个百分点的下滑幅度,分别下滑17和16个百分点。德国、英国和意大利等成员国同样不容乐观。

虽然另有调查显示,大部分欧洲民众仍然希望在即将到来的公投中,英国最终选择留在欧盟,但这并不意味着欧盟仍然有和过去一样多的拥趸。

早在今年4月,荷兰就是否支持欧盟与乌克兰联系国协定举行咨询性公投,超过60%反对票的结果就让欧盟颇为难堪。分析普遍认为,此次投票实际正是对荷兰民意究竟“疑欧”还是“挺欧”的一次摸底。

如发起公投的荷兰民间组织所表示的,反对该协定的根本原因是反对目前欧洲一体化进程和欧盟决策机制,反对欧盟成员国政府将权力让渡给欧盟。事实上,不仅是一直坚定支持一体化进程的荷兰已开始对欧盟有所不满,在皮尤研究中心的此次调查中,没有一个国家支持给予欧盟更多权力。

“目前,在主流政党层面,法、德等欧盟的核心成员国还是坚定的‘挺欧派’。但在民众层面,即使是这些核心国家的民众都已出现不同程度的‘疑欧’情绪。而对于一些相对边缘的欧盟成员国来说,无论是政府还是民众,这种情绪更泛滥、更强烈。”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研究所所长崔洪建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分析称。

内外交困所致

如今的欧盟似乎不再那么受待见,曾经紧密的关系日渐疏远,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分析认为,最直接的冲击来自迟迟没有良方的难民危机。直到现在,欧盟始终未能拿出一个大多数成员国都能接受且切实可行的应对方案,难民危机持续撕裂着欧盟内部的团结。法国《法兰西晚报》甚至直言,因为无力共同应对难民危机,欧盟将面临灾难性后果,欧洲濒临“解体”。

“除了难民,还有中东欧国家的移民问题。一般民众往往关注的就是就业环境、工作机会、收入福利、社会安定等直接具体的内容。移民的大量涌入让民众感到挑战,而欧盟这几年的发展状况也给‘疑欧派’很多可趁之机。”武汉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邢瑞磊向记者分析称。

的确,自2009年以来,从最初经济领域的债务危机,到之后难民危机、恐袭威胁直触敏感的安全神经,欧盟总在疲于面对各种层出不穷的内外问题,其表现却乏善可陈,这必然招致民众,包括一些成员国政府对其解决问题能力的怀疑。

“随着欧盟内部各个成员国的政策不断趋同,欧盟在一些领域拥有一定主导权,问题和风险更易在各成员国之间扩散和传递。”崔洪建也指出,欧盟本身的这种结构特征,一方面确实使各成员国面临越来越多相似的挑战,另一方面则加剧了各国对于可能被牵累的担忧。

利益当前,曾经一荣俱荣的伙伴,能否共同承担如今的一损俱损?答案恐怕是令人失望的。

此外,各国在欧盟内的不安全感还来自“主心骨”的缺失。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在接受法国《世界报》时曾直言,已经习惯了作为欧盟发动机的法德轴心作用出现问题。

“欧盟内部的权力结构正在发生变化。现在,一方面成员国对欧盟官僚机构的能力产生质疑,另一方面又缺乏一个有强烈意愿和解决方案的领导核心来控制局面,承担责任。”崔洪建说。

西班牙《世界报》也认为,如今的欧盟至少面临英国脱欧、难民、申根协定破裂、民众主义和民族主义兴起、恐怖主义和内部安全、复苏疲软等六大危机,而当这些危机叠加在一起,欧盟传递出的却是一种软弱无力、缺乏领导力的迹象。“2016年可能会成为欧洲一体化历史上最艰难的一年。”对此,该报不无悲观地说。

未来关卡重重

如西班牙《世界报》所说,如今,欧洲几十年来的一体化成果正面临一场风暴的威胁。那么,被越来越重的“疑欧”情绪所困扰的欧盟,最终将只是虚惊一场,还是就此走向分崩离析的“不归路”?

迫在眉睫的英国“脱欧”公投无疑是一个重要的关口。

“公投的最后结果将进一步验证大家对于欧盟的信心还有多少。如果英国继续留下,那么目前的‘疑欧’情绪可能在短期内得到一定的平抑。反之,不排除一些国家有效仿的可能。”崔洪建指出,一些中东欧、北欧以及南欧的成员国,离欧盟核心相对较远,认同感相对较低,可能在之后因为有了分裂的先例而出现类似的动向。

在此之前,捷克总理索博特卡就曾表示,如果英国退欧,捷克也将在几年内就是否退出欧盟展开讨论。

而即便能在英国“脱欧”公投中幸运“闯关”,欧盟接下来也仍将面临重重关卡。“能否有效应对难民危机,希腊在获得救助、推动改革的过程中能否保持国内政局的稳定,法德等主要国家的‘疑欧’政党在明年国内大选中将发展到怎样的程度,这些都将决定欧盟能在多大程度上得到维持和发展。”崔洪建说。

事实上,对欧盟而言,摆在眼前的问题显而易见。要想转危为机,需要欧盟就目前内外交困的种种难题交上令人满意的答卷,从而消除来自成员国的质疑和不满。

“欧洲一体化逐步走到今天,都是通过不断出现危机、化解危机进而实现飞跃。这次或许也是一个很好的机会。”虽然对欧盟的未来持相对乐观的态度,但邢瑞磊认为,如果欧盟想继续在一体化的路上走下去,除了应对短期的危机之外,还必须在区域合作的方式上考虑更多的因素,例如在传统的国家力量和市场推动之外,重视社会层面的认同和凝聚。

而欧盟能否找到维持长期安全、繁荣的新动力,外部国际格局又将发生怎样的变化,欧盟能否妥善处理与周边地区国家的关系,这些因素同样将不可避免地影响欧盟的未来及其内部对于一体化的认识与接受。

种种变数之下,欧盟要想再找回过去的强势,或许已非易事。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2016年6月14日)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