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山入"约" 北约再东扩凸现美欧与俄罗斯关系恶化

中国网 | 作者: 李维维 | 时间: 2016-05-25 | 责编: 龚婷
字号:

今年5月19日,在布鲁塞尔北约(NATO)总部召开北约成员国外长会议期间,位于巴尔干半岛的黑山共和国外长杜坎诺维奇与北约成员国的外长们共同签署了黑山与北约的入盟协定(Accession Protocol for Montnegro),这意味着黑山获得北约的“受邀入盟国”地位,将能够以观察员身份出席北约会议,待所有成员国议会批准了黑山入盟协定之后,黑山将正式成为北约的第29个成员国。

协定签字仪式结束后,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伯格在与黑山外长共同举行的联合记者会上说:今天的决定“是一个清晰的信号,即北约的大门始终向着同我们共享和共促价值观的伙伴们开放”。

入盟进程由来已久

冷战结束、苏东剧变之后,特别是北约插手科索沃战争和南斯拉夫解体后,黑山共和国作为前南地区国家,在安全战略上倒向西方,寻求北约的安全庇护,因此同北约一直保持着十分密切的联系并寻求加入北约,只是当时北约还没有在最初几波东扩进程中考虑让西巴尔干地区的前南国家正式入盟,黑山自然也在北约考虑的范围之外。

2006年6月独立后不久,黑山于当年11月北约的里加峰会上受邀加入北约的和平伙伴计划(PfP),并于12月份正式加入该计划。

2008年4月北约布加勒斯特峰会上,北约成员国一致同意与黑山开启有关其入盟抱负与相关改革的深入对话。

2009年,阿尔巴尼亚和克罗地亚同时入盟是首轮前南地区国家加入北约,当年12月,黑山则受邀加入了北约的成员国行动计划。

2010至2014年间,黑山积极参与了北约领导的阿富汗军事行动,肩负起培训、顾问和支援阿富汗安全部队的任务。

2015年10月14-15日,北约秘书长会同北约理事会下设的常驻代表理事会大使代表们对黑山进行了为期2天的访问,全面评估该国的改革进展及其成为北约成员的前景。

2015年12月2日北约外长会议期间,黑山被邀请加入了北约的入盟谈判,正式开启加入北约的进程,而今年5月这次北约与黑山签署入盟协定,预示着黑山将在未来一至两年的时间里成为北约的正式一员。

入盟节点恰逢其时

北约是当今世界上最大的军事集团,是美国领导下的美欧等西方盟国集团,是冷战时期的产物。20世纪90年代初,苏联解体,华约解散,冷战结束后,美苏两极对抗的格局被彻底打破,北约失去了原有的对手,几乎面临被解散的生存危机。美国为保住北约,同意“改造”北约,即“加强其政治功能,弱化其军事职能”,达到转换职能,重新定位的目。

尽管如此,北约强力参与了科索沃战争,打击了当时亲俄的南联盟,之后开始大规模东扩。21世纪初北约东扩为当时欧盟的大规模东扩创造了空间,形成双东扩态势,进而极大压缩了俄罗斯的战略回旋空间,但是由于北约适应新的国际环境,不断变革,从原来的军事政治集团改造成政治军事集团,这就部分消解了俄罗斯对北约上述东扩的反弹力度。

此后,北约还参与了“9.11”之后的阿富汗反恐战争、执行了伊拉克战后军训使命、亚丁湾反海盗行动以及干预利比亚内战的军事行动等等,显示了它在全球范围内的存在,虽然这些行动过程中美欧间总是出现意见相左的不和谐音,但在总体上彰显了美国在西方世界的军事领导力。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美欧经济政治模式受到质疑,俄罗斯在普京治下强势崛起,同年夏天格鲁吉亚危机爆发,这深深刺痛了美国的敏感神经,认为美欧主导下的地缘秩序受到挑战。为显示美欧团结,北约再次启动东扩进程,于2009年将阿尔巴尼亚和克罗地亚吸收入盟。

2013年底乌克兰危机爆发,并在2014年发展为内战,俄乌矛盾急剧激化,美欧对俄制裁不断加码,俄罗斯与美欧的关系恶化,在这一特殊的时间节点之下,黑山被邀请加入北约的入盟谈判并签署入盟协定也就理所当然了。

还不是拼军事的时代

北约的再次扩员无疑针对着俄罗斯,对此俄罗斯方面也发表了措辞强硬的声明,让人不由得联想起两极对抗时期的剑拔弩张。但是就目前全球整体环境来看,这只是美欧与俄罗斯双方互秀肌肉。首先,同为前南地区国家,比起塞尔维亚和波斯尼亚等还未加入并等候加入北约的国家,黑山的体量并不算大。再者,虽然存在着欧美的联合制裁,欧俄之间紧密的经济联系仍然没有被切断,欧洲对俄包容的声音也一直未曾停息。

总之,北约自成立以来,美欧在政治、经济、军事、科技和文化等方面形成了一整套紧密联系与合作的机制,结成了美欧的“安全共同体”和“价值共同体”,以保证北约“巨轮”平安行驶,并对欧洲安全格局发挥重要作用。然而,就像北约已经被改造成了一个政治军事集团一样,当今应对大国矛盾和竞争的工具远不止军事硬实力这一条,政治、经济、社会和文化力量的博弈仍占有极其重要的一席之地,现如今还不是一个拼军事的时代。

(来源:中国网,2016年5月25日)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