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欧亚经济联盟:绩效、问题、前景

国研院 时间: 2016-04-19 作者: 李自国 责编: 龚婷

摘要:从机制建设看,欧亚经济联盟的确是仅次于欧盟的一体化组织。它建立了超国家机构,确立了“四大要素”自由流动的中期目标,并为此构建了落实“路线图”。在对外交往中也体现了一定的集体议价能力,多国希望与之签署自贸区协议。但联盟的地缘政治色彩浓厚,成员国间的利益诉求各异,联盟内部存在诸多“例外”、障碍和漏洞。更重要的是联盟的“主发动机”俄罗斯经济陷入低迷,成员国发展与外部经济技术合作的愿望强烈。哈萨克斯坦等对联盟的政治化保持警惕,无意让渡政治主权,欧亚经济联盟转型为欧亚联盟的希望渺茫。目前联盟没有“授人以渔”的能力,其机制化再好也只是一个“低级别的联赛”。鉴于欧亚经济联盟是俄罗斯振兴的战略依托,无论如何困难俄都不会放弃,“死不了,活不好”可能是欧亚经济联盟的常态。

关键词:欧亚经济联盟 一体化 地缘政治 俄罗斯

2015年1月1日,欧亚经济联盟启动。同年实现了扩员,并与越南签署了自贸区,初显集体议价能力。联盟的机制构建日益完善,形成了中期发展路线图。但欧亚经济联盟的地缘政治色彩浓厚,而各国的经济诉求差异大,内部障碍和分歧多,成员国发展与外部经济科技合作的诉求大于内部。组织的经济吸引力有限,其发展前景并不乐观。

一、欧亚经济联盟顺利起航

有关税同盟和统一经济空间的铺垫,欧亚经济联盟的启动和扩员是顺利的,机制建设是成功的。欧亚经济委员会执委会委员瓦洛瓦娅称,欧亚经济联盟是仅次于欧盟的经济一体化组织。若从机制建设看其言非虚。具体如下:

(一)俄罗斯多年努力终有成果

1、整合独联体的称手工具。

苏联解体使前苏空间经济联系中断,客观上有一体化的诉求。直至今天,对俄罗斯、白俄罗斯、乌克兰等国来说,其工业制成品在国际市场上仍鲜有竞争力,主要市场仍在独联体。但在解体之处,各国自顾不暇。主导力量俄罗斯不断“甩包袱”,削减对独联体国家的“能源补贴”,一体化想法多停留在纸面上。普京执政后,随着国力的回升,俄开始大力整合独联体。2000年10月,俄罗斯与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成立了欧亚经济共同体,亚美尼亚、摩尔多瓦和乌克兰为观察员国(乌兹别克斯坦曾加入但后又退出)。但欧亚经济共同体发展并不顺利,多数时间是在空转。2010年1月,俄决定“另起炉灶”,变相“裁员”。与哈萨克斯坦、白俄罗斯组建了关税同盟。同年7月,关税同盟海关法典正式生效。俄在更小范围搞一体化的阻力变小,成果开始显现。关税同盟也成为俄罗斯撬动独联体地区一体化的杠杆。2012年1月,三国过渡到统一经济空间。2012年2月2日,具有标志性意义的超国家机构——欧亚经济委员会开始运作。2014年5月29日,俄、白、哈三国在阿斯塔纳签署了《欧亚经济联盟条约》。2015年1月1日,欧亚经济联盟如期启动,俄多年努力终有收获。

2、成功实现扩员。

2014年10月10日,亚美尼亚签署入盟条约,2015年1月正式加入。2014年12月23日,吉尔吉斯斯坦签署入盟条约,2015年8月正式加入。至此,欧亚经济联盟形成了总人口1.825亿、面积达2000万平方公里的一体化组织。目前,塔吉克斯坦有可能成为下一个扩员对象。塔总统拉赫蒙表示,塔正研究相关文件及入盟的可能性。2015年7月,叙利亚表示希望加入欧亚经济联盟。

3、获得多数民众的认可。

据欧亚发展银行一体化研究中心的调查,目前,联盟内多数民众支持欧亚经济联盟。其中吉尔吉斯斯坦民众的支持率最高,达到86%,哈萨克斯坦为80%,俄罗斯为78%,白俄罗斯为60%,亚美尼亚56% [1]。关于支持的原因,上合组织前秘书长伊马纳利耶夫的分析较有代表性,他表示,除了加入该联盟,没有更好的选择。而且衡量一个经济联盟,不应只看经济指标,价值观、文化和历史同样起着重要作用。民众的认可表明联盟有一定的社会基础,并非只是高层精英的意愿。从独联体到欧亚经济共同体,再到关税同盟和统一经济空间,最后到欧亚经济联盟,一定程度上体现了地区经济一体化的客观要求。俄罗斯通过“收缩裁员——重点整合——再度扩员”的迂回战术,成功撬动了欧亚经济一体化,使之进入一个新阶段。

(二)欧亚经济联盟机制架构日益完善

 1、形成了较完备的决策、执行和解决分歧的机制。主要包括:(1)欧亚经济联盟最高理事会(Высший Евразийский экономический совет)。由各国元首组成,负责顶层设计,规划联盟发展方向并及时解决重大分歧。鉴于各国都属于威权体系,顶层设计对联盟的发展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2)欧亚经济联盟政府间委员会(Евразийский межправительственный совет),由各国总理组成,负责规划具体领域的发展方向,如2015年9月,在政府间委员会上通过了“欧亚经济联盟工业合作主要方向”;(3)欧亚经济委员会(Евразийская экономическая комиссия)。2012年2月2日开始运行,这是欧亚经济联盟常设的超国家执行机构。委员会的主要机构是执委会,执委会委员均为部长级,原则上每个国家三名,但目前只有14名。委员会的决定由集体投票做出,具有强制性,各成员国政府必须强制执行。其下设欧亚经济委员会执委会协商机构,目前有19个,涉及信息技术、统计、宏观经济、移民、税收和行政管理、知识产权、企业、金融市场、工业、农业、贸易、卫生标准、海关、边检、石油天然气、电力、交通、垄断资源、竞争与反垄断及政府采购等[2] 。(4)欧亚经济联盟法院。2015年1月1日正式运行,是欧亚经济联盟的常设司法机关,每个成员国指派两名法官为代表,旨在不断完善联盟的法律,解决落实联盟条约过程中产生的争议,以及联盟框架内的国际条约、联盟机关决定产生的争议[3] 。

为了体现联盟成员国的平等,欧亚经济委员会总部设在莫斯科,联盟法院设在明斯克,将来的金融监管机构设在阿拉木图。

2、形成了共同接受的进口关税分配方案。关税收入分配直接涉及各方利益,是最容易产生分歧的领域。经过磋商,特别是俄罗斯的让步,形成了各方接受的分配比例。目前,俄罗斯为85.32%,哈萨克7.11%,白俄罗斯4.55%,吉尔吉斯斯坦1.9%,亚美尼亚1.11%[4] 。

3、有相关联的金融机构。欧亚发展银行可视为欧亚经济联盟的融资机制,因为该行成员几乎与欧亚经济联盟重叠。它是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于2006年1月发起成立的,主要服务于欧亚地区的经济活动,促进地区一体化,注册资本70亿美元。亚美尼亚和塔吉克斯坦于2009年加入,白俄罗斯、吉尔吉斯斯坦分别于2010年和2011年加入[5] 。另外,还有欧亚稳定和发展基金。基金于2009年成立,原名为欧亚经济共同体反危机基金,2015年6月改名。基金规模85.13亿美元,成员国与欧亚发展银行完全一样,欧亚发展银行是该基金的实际管理者[6] 。

(三)形成了明确的中期发展路线图

1、2025年前实现商品、服务、资本和劳动力自由流动。在农业、工业、交通、能源等领域实施协调一致的经济政策[7] 。除已有的商品、劳动力等统一市场外,未来几年的计划有:

2016年——建立统一的药品市场;开始运作统一政府采购市场(2013年俄、白已经统一),完全实行电子交易体系; 2016年,建立统一的交通运输服务市场,并逐步形成统一的交通运输空间;

2018年左右——移动通讯不收漫游费;

2019年前——建立统一电力市场;

2020年左右——争取形成统一的烟草、酒精市场;

 2025年前——在阿拉木图建立负责金融监管的超国家机构;

 2025年前——建立统一的石油﹑天然气市场。2015年12月,欧亚经济委员会通过了关于建立欧亚经济联盟统一天然气市场的构想草案。

2、部分形成了消除分歧的时间表。一直以来,出于各自经济利益,各国提出了不少例外要求和自我保护措施,成为欧亚经济联盟实现“四大要素”自由流动的主要障碍。针对这一症结,2014年欧亚经济联盟进行了密切磋商,就部分例外和障碍达成一致意见,自2015年1月1日起消除29项例外要求、障碍和限制,在不同的过渡期内承诺消除31项,涉及工业政策、卫生、兽医、检疫等领域。

(四)展现了一定的集体议价能力

2015年5月,欧亚经济联盟与越南签署自贸区协议。欧亚经济委员会执委会主席赫里斯坚科表示,协议签署是历史性事件,这是联盟的首个自贸区协议,有助于欧亚经济联盟融入亚太地区一体化进程。普京表示,还有近40个国家正在考虑与欧亚经济联盟签署类似贸易协议[8] 。目前,积极与欧亚经济联盟进行谈判的有以色列、印度、埃及等国。2015年5月,中国与欧亚经济联盟签署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和欧亚经济委员会关于启动中国与欧亚经济联盟经贸合作伙伴协定的联合声明》,拟致力于自贸区建设。更多国家对该联盟产生兴趣显示,联盟的集体议价效应开始显现。

二、欧亚经济联盟缺陷明显,挑战巨大

欧亚经济联盟一体化机制建设水平虽高,但成员国与世界经济的接轨程度却不高,各国的工业化水平不高。放到体育赛事中,它仅仅是一个低级别的联赛,人气不高,与世界水平相去甚远。总体来说,联盟存在六大问题。

(一)地缘政治色彩过于浓厚

尽管所有经济一体化机制都会有一定的政治考量,但欧亚经济联盟有两个问题:一是联盟过于政治化,有时甚至是入盟的决定因素;二是联盟的结构极不均衡,俄一家独大,政治化意味着各国主权受到威胁,在对外关系中易被俄绑架。

欧亚经济联盟的所有成员国都有地缘考虑,只是目的不同。对俄罗斯来说,欧亚经济联盟是俄谋求大国复兴、成为世界一极的战略依托。2011年10月3日,普京在《消息报》上发表了题为《欧亚大陆新一体化计划——未来诞生于今日》一文,提出“我们不会只停留在当下,我们给自己提出更宏伟任务:向更高水平的一体化迈进,走向欧亚联盟”。在解释其内涵时,普京表示“不是要以某种形式恢复苏联。但在新的价值观、政治和经济基础上实现一体化是时代的召唤。我们提出建立强大的超国家联合体模式,它能够成为当代世界多极中的一极”[9] 。显然,联盟其他成员国没有成为世界一极的雄心壮志,它体现的是俄罗斯大国复兴的战略取向。从地缘政治看,俄需要通过结盟方式阻止西方渗透和北约东扩。当前的盟国中有多个俄罗斯的军事基地,是俄重要的安全屏障。俄罗斯需要通过经济利益“捆绑”,将这些国家团结在自己周围,使西方没有“可乘之机”。对哈萨克斯坦来说,结盟是为了自保。哈安全的最大威胁不是来自联盟外,而恰恰来自俄罗斯。该国西部和北部有大量俄罗斯族人,哈需要“拥抱俄罗斯”,避免本国出现“东方克里米亚”。另外,哈要维持国内稳定,也需要强大的外部伙伴。白俄罗斯多年来一直与西方关系紧张,西方指责卢卡申科是欧洲最后的“独裁者”,并对卢卡申科及高级官员进行制裁。白俄罗斯政权及国家安全都需要俄罗斯的支持。亚美尼亚“两面受敌”,安全上难以离开俄罗斯。亚与阿塞拜疆有“纳-卡”领土争端,两国关系紧张。亚美尼亚与土耳其关系更糟,亚每年都纪念“土耳其对亚美尼亚人大屠杀”事件[10] ,但历届土耳其政府均予以否认。迄今,亚土没有建立外交关系,两国边界也是关闭的。在两个“敌对”力量的环视下,尽管经济上亚美尼亚应该也希望选择欧盟,但安全上需要俄罗斯,亚美尼亚只能“选边站队”;吉尔吉斯斯坦的地缘色彩最淡,但也需要俄撑腰应对内外部挑战。因水资源问题,吉与乌兹别克斯坦关系不睦,吉需要借助俄的力量发展水电而不致遭到乌的制裁或军事干预。另外,吉面临宗教极端主义的威胁,也需要俄助其维护国内稳定。

如果所有成员国都不反对经济联盟政治化,各国不仅相安无事,还会促进经济一体化。但欧亚经济联盟的结构问题明显,俄在经济和军事上都有绝对优势,“一家独大”的俄罗斯缺乏制约力量。而不论是欧盟还是东盟,都是多力量中心的,相互可以牵制。哈萨克斯坦等国入盟的政治考虑是“自保”,与俄罗斯争取世界一极有本质区别,哈担心联盟的政治化会威胁本国主权。哈官员一再表示,欧亚经济联盟并非政治组织,联盟条约也只涉及成员国的经济合作问题。2015年7月,哈下院议长贾克波夫表示,为保障哈萨克斯坦的主权独立,必须防止欧亚经济联盟的政治化。经济联盟的经济驱动性弱而政治动机明显,联盟的根基不稳。

(二)民族自决意识觉醒与一体化主权让渡存在矛盾

联盟的深度发展必然要求成员国让渡更多主权,但独联体国家都刚刚独立,民族自决意识强烈,对主权格外珍惜,甚至需要“去俄罗斯化”以保障民族独立性。如哈萨克斯坦曾提出,以拉丁字母替换当前哈文中的基里尔字母,塔吉克斯坦总统提议去掉姓名的尾缀等。联盟国家,包括俄白联盟成员国白俄罗斯都坚持主权至上。白自由民主党第一副主席贾伊杜科维奇表示,主权是圣神的,是欧亚一体化的基础,我们担心失去主权。哈总统纳扎尔巴耶夫明确表示,“无论如何都不会让渡政治主权”[11] ,哈萨克斯坦不会留在那些威胁其独立的组织中,对哈来说独立是最珍贵的东西。欧亚经济联盟任何涉及让渡主权,特别是政治主权的话题都会令各国警惕。

不仅是政治主权不愿让渡,各国对让渡经济主权也极为谨慎。拒绝俄提出的统一货币倡议就是例证。2015年3月,普京发布总统令,责成俄央行和政府对欧亚经济联盟货币一体化可能性进行研究。3月20日,普京在欧亚经济联盟最高理事会记者会上再提货币联盟,表示“讨论建立货币联盟的时机到了”[12] 。俄方的想法遭到了其他国家的反对。4月22日,哈经济和预算规划部副部长扎克瑟雷科夫表示,哈方不赞成统一货币,联盟条约中无建立统一货币的条款,今后也不可能。亚美尼亚中央理事会成员达尔必良表示,联盟内从未就统一货币问题进行谈判或磋商,亚央行也没有类似计划。欧亚经济委员会负责经济和金融政策的委员苏莱曼诺夫称,统一货币的条件还不成熟,联盟条约中也没有规定,普京的指示是布置给俄政府和央行的。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早在2015年1月就已表态,统一货币问题“在我的这个总统任期内不需要谈论”,而且“也不一定是俄罗斯的卢布”[13] 。

(三)统一市场存在过多的特例、障碍和漏洞

尽管机制建设成果很多,但实际上欧亚经济联盟的关税情况如同一个篱笆围墙,不仅高度不一,还有很多窟窿,而围墙内存在不少障碍,通而不畅。

1、联盟内存在诸多特例,关税并不统一。(1)为保护本国利益,各国均力争特别关税政策。2013年在8月,吉方提出为2600种商品申请优惠进口关税。最后,吉争取到约170种商品实行低于联盟的关税税率,过渡期为3-5年。同时,吉可以有3个自由经济区和6家企业的保税仓库获得自第三国免关税进口加工用途商品的资质,若在上述地区对进口产品进行深加工并达到一定附加值,则产品视为吉国产品,能够免关税自由出口到联盟国家。在哈萨克斯坦入盟时,哈方也提出为约400多种商品设置“过渡期”,亚美尼亚提出了约800种;(2)特殊项目可申请特殊政策。一国有重大项目时可申请特殊低关税政策。如,欧亚经济委员会对吉尔吉斯斯坦用于建设比什凯克热电站、“达特卡-克明”输变电线、“北-南”公路等重要基础设施所需进口商品实行关税优惠政策。俄罗斯在建设索契冬奥会、白俄罗斯在举办世界冰球赛、哈萨克斯坦在举办亚洲冬季运动会时都曾申请过专门优惠关税政策;(3)哈萨克斯坦入世带来新的冲击。据哈萨克斯坦全国企业家商会的材料,哈入世后平均关税将从现在的10.4%降至6.5%,与入盟前的平均关税水平6.2%接近[14] 。在联盟内本就存在诸多“例外”的情况下,哈萨克斯坦“自降门槛”,使关税的“篱笆高度”更加参差不齐。而为了应对和防范低关税入哈的商品转卖到俄罗斯,俄加强了对俄哈边境的检查。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认为,哈入世承诺的低关税对白俄罗斯市场造成巨大冲击;(4)实际操作层面漏洞很多。在吉入盟前哈萨克斯坦就担心吉尔吉斯斯坦会成为联盟的“窟窿”。而实际上,由于各国都有较严重的腐败问题,在不同地方报关的税率都不同。如在俄罗斯的东方港报关与在哈巴罗夫斯克就不同。在操作层面,执行统一关税的难度更大。

2、联盟内存在大量的贸易障碍。主要表现为:(1)配额限制。如,白俄罗斯希望尽快彻底取消俄罗斯对白免关税石油供应限制,而能源生产国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坚持在2025年前实行配额制,且向第三国出口时,有权独自决定对石油、天气和石油制品征收出口关税;(2)技术障碍。如,哈酒类产量大,但俄、白两国对本国酒类市场的保护使哈酒类产品难以大规模出口到两国。吉尔吉斯斯坦则抱怨称,吉的检疫证书不被其他国家承认,要求尽快取消对吉的“歧视”。(3)“通而不畅”。如,俄为了防止西方受制裁的商品经哈、白两国入俄,加大了对两国边境的检查。白俄罗斯在表达不满的同时,也事实上恢复了海关管控,甚至阻碍从加里宁格勒到俄罗斯本土的货物过境。因俄对土耳其进行制裁,哈等出口到土耳其的商品无法过境俄罗斯。上述问题多是技术性的,但显示各国信任度不足,时常相互“使绊子”。

(四)结盟和扩员靠“利诱”,俄的包袱会越来越重

为推动经济联盟的建立和扩员俄做出了经济牺牲,但并不能满足各国的要求,而俄罗斯国家和企业的负担会越来越重,难以持久。

 1、通过厚利吸引吉入盟。吉尔吉斯斯坦的入盟就是一个与俄“讨价还价”的过程。2013年吉向俄提出了近20亿美元入盟条件。其中2亿美元为援助,2.15亿美元助吉完善口岸设施,15亿美元为“入盟补偿”。经讨价还价,2015年3月,俄吉签署了“俄向吉提供2亿美元无偿援助的协议”。而“入盟补偿”最终变成设立“吉尔吉斯斯坦-俄罗斯发展基金”。2014年9月,俄通过法案,同意与吉建立总资本为10亿美元的发展基金,支持吉经济发展。欧盟向申请国提出各种要求,不满足不能加入;而欧亚经济联盟相反,申请国提出各种要求,不满足不加入,二者差异明显。

2、俄关税分成上让步最大。随着亚美尼亚和吉尔吉斯斯坦的加入,关税分成发生变化,而让步最大的是俄罗斯(见表1)。

表1:进口关税分成变化关税同盟中

关税同盟中

俄罗斯

哈萨克斯坦

白俄罗斯

 

 

占比

87.97%

7.33%

4.7%

 

 

欧亚经济联盟中

俄罗斯

哈萨克斯坦

白俄罗斯

亚美尼亚

吉尔吉斯斯坦

占比

85.32%

7.11%

4.55%

1.12%

1.9%

根据商务部网站信息数据整理[15][16]

3、对化石能源匮乏国家进行“补贴”。欧亚经济联盟内,白俄罗斯、亚美尼亚、吉尔吉斯斯坦化石能源匮乏,主要从俄罗斯获得免关税能源产品。在天然气方面,俄先后收购了亚、白、吉的国有天然气公司,控制了三国的重要经济部门,但同时也付出了巨大代价。如,“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虽以1美元收购了“吉尔吉斯斯坦天然气公司”全部资产,但同时要承担其3100万美元债务,并承诺投资约10亿美元进行改造。目前,俄向吉提供的天然气价格为160美元左右,而之前吉自乌兹别克斯坦和哈萨克斯坦采购价为290美元和224美元/千立方米[17] 。俄卖给白俄罗斯的天然气2011年为266美元/千立方米。2012年降为168美元,2013年166美元,2014年171美元。而同期卖给欧洲的在400美元以上。亚美尼亚情况类似,入盟前为271美元/千立方米,入盟后降为189美元[18] 。2015年9月,双方修改供气协议,价格进一步降至165美元[19] 。石油方面,最大的受益者是白俄罗斯。俄每年向白提供免关税石油约2300万吨。而吉尔吉斯斯坦在入盟前就请求俄免关税向吉的炼化厂提供石油。据亚美尼亚方透露,2015年俄向亚提供13.62万吨免关税汽油、15万吨柴油、4.7万吨飞机燃料及2.9万吨石油树脂[20] 。欧亚经济联盟的组建和扩员基本上是俄罗斯“背包袱”的过程,包括俄气、俄石油等国企都需要为国家战略付出代价。

但即便如此,也难达到各国的入盟预期,落差明显。(1)能否兑现承诺。由于俄经济困难,吉方担心俄能否如期向“吉-俄”基金注资,俄承诺的水电站建设能否如期施工;(2)关税分成方面远低于预期。吉在入盟前称,若联盟的进口商品规模保持不变,吉入盟后可多得关税收入2.6亿美元[21] 。然而,近年联盟进口下降,特别是俄罗斯进口大幅减少,预期中的关税收入恐难兑现。2015年1-10月,亚美尼亚从联盟获得关税收入只有3200万美元,而在入盟前亚称每年可分得2亿美元[22] 。早在2014年哈萨克斯坦就曾提出更改关税分配方案,因为据哈方数据,从2013年起,由于俄进口放缓,哈上交的进口关税多,而分得的少。如俄因经济困难进一步减少进口,未来的分歧会更大。(3)各国均有“友谊换利益”心态,一旦不能满足就会“耍脾气”。如,2015年底,白俄罗斯向欧亚稳定与发展基金提出20亿美元贷款申请,但俄因白改革不到位而拒绝,白对此大为光火,称俄在白部署空军基地事宜需要重新研究。

(五)贸易转移效应不明显,生产转移、劳动力转移困难

 1、贸易转移效应不明显。(1)相互贸易占比低。2014年,成员国相互贸易仅占总贸易额的11.7%,而欧盟高达60%。俄罗斯的表现更差,2015年1-10月,俄对外贸易额4390.94亿美元,但与成员国只有360.95亿美元,占俄对外贸易的8.2%[23] 。这说明,欧亚经济联盟成员国间的贸易依存度很低,大家都更依赖外部。(2)相互贸易在对外贸易中的占比呈下降趋势。2013年为12.1%,2014年降为11.7%,2015年第一季度为11.5%[24] 。这说明,不仅贸易依存度低,而且彼此间贸易占比没有因建立同盟而上升,反而出现下降,关税同盟的贸易转移效应没有出现。从具体案例看,白俄罗斯原以为俄与西方矛盾会给白农产品带来机会,但实际上2015年1-9月,白俄罗斯食品对俄出口同比下降20.1%。同期,亚美尼亚对俄出口下降27.8%。更便利、更低成本、更大规模向成员国出口只是良好愿望,远非现实。由于对联盟失望,2015年12月,亚美尼亚向欧亚经济委员会提出,希望与欧盟重启自贸区谈判。

2、经济同质化,生产转移有限。除俄在白俄罗斯投资较大外,各国彼此直接投资有限。2005年-2014年间,哈吸引外资1415亿美元,其中俄罗斯90.81亿美元,占比只有6.4%[25] 。俄罗斯是白俄罗斯最大直接投资国,占比一直超过50%。但近两年俄的占比开始下降,且增量很小,说明新投资不多(见表2)。截止2014年1月,联盟其他成员国对俄投资不足20亿美元,占比仅有0.35%[26] ,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俄白哈三国对吉直接投资量也不大(见表3)。

表2:白俄罗斯吸引外国直接投资情况(亿美元)

年份

20121

20131

20141

20151

白吸引外资总量

120

145.8

166.7

177.7

来自俄罗斯

83.7

90.37

98.2

101.5

占比

64.4%

62%

59%

57%

根据白俄罗斯央行[27] 资料整理

表3:吉尔吉斯斯坦吸引外国直接投资情况(亿美元)

年份

2012

2013

2014

20151-9

总计

5.9

9.64

7.27

6.41

来自俄白哈

0.59

0.94

0.9

1.73

吉尔吉斯斯坦国家统计委员会[28] 数据整理

欧亚经济联盟间生产转移并未大量出现,原因有:(1)大国间产业雷同。俄、哈为资源生产型国家,而俄、白、哈都是能源化工生产国和出口国。双方只有原料交易需求,制成品方面同质竞争而非互补;(2)俄白哈三个大国经济困难,既没有对外投资的资金,也没有可以向外转移的富裕产能。而小国国力有限,更不可能向大国投资;(3)资源开采国更愿意在本国就地加工,不会舍近求远将资源拉到别国加工。如,尽管吉尔吉斯斯坦的税率、工资最低,但俄并未将资源加工产业向吉转移;(4)总体看,所有成员国都是技术输入国,都需要与外部开展技术合作而非内部。

3、劳动力转移出现临时困难。俄劳动力短缺,吸引盟国劳动力有助于俄增强经济竞争力,对接纳国和输出国都有利。但近年由于俄经济低迷,吸纳各国劳工的能力下降,加之卢布大幅贬值,各国在俄劳工的侨汇减少。如,2015年1-9月,吉的侨汇收入只有12.7亿美元,减少25.3%[29] 。而侨汇和劳动力自由就业恰恰是对吉尔吉斯斯坦、亚美尼亚以及潜在的候选国塔吉克斯坦最有吸引力的。另外,劳动力转移还有一个多年未解的问题:中亚劳工在俄并不受“待见”,常遭“光头党”欺侮,劳动力输出国多有抱怨。而随着经济形势恶化,俄极端民族主义和排外情绪会上升,冲突事件增加会使民心向背。

(六)联盟向心力不足

俄罗斯是欧亚经济联盟的主导力量,俄的能力和吸引力,决定着整个联盟的向心力。但俄经济低迷,发展模式落后,技术水平不高,其他成员国发展与外部联系的愿望强烈。

1、俄罗斯经济恐长期陷入低迷。2012年俄罗斯经济增长3.4%,2013年增长1.3%,2014年0.6%,2015年下降约3.9%。俄经济低迷将是长期的:一,对能源的依赖短期无法改变,甚至还会加深,而能源价格维持在中低位将是常态;二,俄与西方关系难有实质性转圜,双方的互信度低,经济合作难回到过去,俄外部发展环境欠佳;三,俄劳动人口不断下降,人口老龄化,制约生产和消费;四,俄资源驱动型增长模式潜力告罄,且是落后的。对其他成员国来说,俄的经济发展模式不具吸引力,更不具模仿性。

2、哈等奉行多元外交,联盟的离心力强。主要表现为:(1)各国均没有跟随俄罗斯制裁乌克兰、土耳其。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多次表示,愿与乌克兰保持友好关系。2015年10月,乌克兰总统访问哈萨克斯坦,双方也谈友谊,论合作。“乌克兰危机”某种程度上加剧各国对俄罗斯的疑惧,担心俄以保护境外俄罗斯族人和说俄语居民的权力为由,在独联体地区“为所欲为”。2015年11月,俄罗斯对土耳其进行制裁而未与联盟国家商议,更让各国感到没有受到尊重。这种心态不利于国家间的政治互信,“如果没有信任,任何一体化都会分崩离析”[30] ;(2)哈等继续加强外交多元化,与西方关系“热络”。与俄欧关系冰冷相反,其他成员国与西方关系或好转或热络。2015年3月底,吉尔吉斯斯坦总统访欧,吉向欧盟提出超普惠制待遇(GSP+)申请,如能获得批准,吉方将可向欧盟国家免关税或低关税出口约7000种商品。2015年5月,亚美尼亚与美国签订贸易与投资框架协议,而之前,欧盟已向亚美尼亚提供了超普惠制待遇。2015年4月,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在国情咨文中表示,将努力拉近欧盟和欧亚经济联盟关系,建立从大西洋到太平洋的“大欧洲”。2015年10月,欧盟宣布暂停对在白俄罗斯制裁4个月,双方关系有所缓和。2015年11月,美国国务卿克里首次一次性遍访中亚五国,并与五国启动了“C5+1”机制。2015年12月,中断了两年的“欧盟—中亚”部长级会晤在阿斯塔纳举行,哈与欧盟签署了新的“关于深化伙伴关系协议”。在对外政策上,各国不仅没有跟随俄罗斯,反而与俄的“对手”积极发展关系,欧亚经济联盟外交上的“一盘散沙”与欧盟一致对俄制裁形成鲜明对比。

3、各国都需要融入世界,而非限于一隅。联盟中的大国近两年才加入世贸组织,参与国际分工程度低。如,俄罗斯2012年正式加入世贸组织,是该机构的第156个成员国。 哈萨克斯坦2015年12月正式加入,是第162个成员国。而白俄罗斯迄今仍未入世。这意味着整个联盟全球化参与度不高,经济缺乏竞争力。要改变现状,就需要融入到世界经济大潮中。哈萨克斯坦入世后下调关税说明,哈的战略就是先在地区层面“练兵”,然后参与世界范围内的竞争,最终实现“TOP30”的梦想。随着俄经济陷入困境,各国纷纷将经济发展的希望寄托于外部,而非联盟。另外,欧亚经济联盟虽有1.82亿人口,但只占世界的2.47%。2014年联盟GDP总计2.2万亿美元,也只占世界的3.2%[31][32] 。也就是说,联盟人口规模和市场容量都不够大,联盟成员国不会只见芝麻,不见西瓜。

正因为存在上述缺陷,欧亚经济联盟启动元年就遭到挫折。俄罗斯《报纸网》在评论欧亚经济联盟成立周年时表示“为对抗欧盟而成立的欧亚经济联盟第一年是失败的”[33] 。

三、欧亚经济联盟发展前景及对中国的影响

欧亚经济联盟对中国与各国贸易的影响尚不明显,需要关注的是联盟正将中国商品列为反倾销的主要调查对象。从中俄签署“一带一盟”对接联合声明看,在当前国际秩序重构的背景下,双方都有意合作,而非竞争。鉴于联盟缺乏“授人以渔”的能力,与中国的合作是联盟发展的积极函数,二者“对接”演变成“欧亚经济伙伴关系”亦有可能。

(一)对中国的影响

1、对中国与各国贸易的影响不大。2015年中国与欧亚联盟成员国的贸易出现大幅下降, 1-9月,中国与俄罗斯贸易下降29.%,与哈萨克斯坦下降37.4%,与吉尔吉斯斯坦下降17.6%。但客观看,由于俄、白、哈三国在关税同盟阶段就对中国提高了关税壁垒,联盟启动不是当前贸易下降的主因。而且在关税同盟建立后的2010-2014年间,中国与俄、哈贸易以及在各国进口的占比还有所提升。(见表4)

表4:中哈2010-2015年货物贸易情况(亿美元)

年份

哈贸易总额

增速

中哈贸易额

增速

我对哈出口

占哈进口的比例

2010

812.7

13.6%

140.9

48.9%

39.6

16.5%

2011

1016.1

25%

208.7

48.2%

50.1

23.4%

2012

1122

10.4%

239.8

14.9%

75

28%

2013

1068.4

-4.8%

223.6

-6.8%

81.9

27%

2014

998.9

-6.5%

172.5

-22.8%

74.4

27.7%

20151-9

472.6

-38.5%

83

-37.4%

40.3

26.9%

根据商务部国别贸易报告-哈萨克斯坦整理

俄罗斯的情况与哈的走势基本一致。有较大影响的是吉尔吉斯斯坦,据吉国家统计委员会数据,2015年1-8月,吉中贸易额为6亿美元,下降20.8%,在吉外贸的占比为16.5%,排在俄、哈之后,位居第三位,这是自2007年以来首次出现位次下降的情况[34] 。

2、欧亚经济联盟委员会反倾销调查主要针对中国产品。尽管贸易未受明显影响,但不可忽视的是联盟将反倾销调查集中在中国企业。2014年欧亚经济联盟启动了8项反倾销调查,其中有6项是针对中国的,2项是针对乌克兰的。针对中国的有:产自中国的不锈钢炊具和餐具;柠檬酸;油气、钻探和油气井使用的无缝钢管;履带式推土机;载重汽车轮胎。2014年还重启了针对大陆、港澳台地区生产的聚合涂层冷轧板材的反倾销调查。2015年欧亚经济委员会对三项调查作出决定:对来自中国的柠檬酸设立为期5年的反倾销税,税率从4.2%-16.97%;对从中国进口的推土机产品征收9.65%-44.65%的反倾销税,为期5年;对从中国进口的载重汽车轮胎产品征收14.79%-35.35%的反倾销税,为期5年。2015年11月,欧亚经济委员会表示拟对价值22欧元、重量1公斤的境外包裹收取15欧元税费。表面上称助联盟企业与全球速卖通等竞争,实际上更多地是针对中国电商。今后,俄罗斯企业可能会更多地借助反倾销调查,阻挡中国产品进入整个欧亚经济联盟市场。

3、积极的影响。欧亚经济联盟的出现对中国与各国经济合作也有积极的影响,主要表现为:(1)各国为吸引投资,纷纷改善营商环境,有利于丝绸之路经济带框架下的产能合作。(见表5)(2)提供更好的税收政策。投资企业可在统一市场中选择最佳投资目的地。如,原来吉的市场狭小,对中国生产企业吸引力不大,但入盟后,在吉企业理论上可无障碍进入整个联盟市场,而吉的税收政策又是最优惠的,中国企业可选择吉作为进入其他国家的跳板;(3)统一能源市场可为外国在吉、白等缺乏能源的国家提供低价能源供应,有助于降低生产成本。如,中国在吉建设了卡拉巴尔塔(80万吨/年)和托克马克(40万吨/年)两个炼油厂,吉入盟后正积极争取从俄方获取免关税原油;(4)从地缘角度看,欧亚经济联盟一定程度上可以抵御西方的渗透,有助于地区安全与稳定。

表5:各国营商环境情况比较(共189个国家)

亚美尼亚

哈萨克斯坦

白俄罗斯

俄罗斯

吉尔吉斯斯坦

中国

35位 (+10位)

41位(+36位)

44位(+13位)

51位(+26位)

67位(+35位)

84位(+6位)

根据世界银行《2016年营商环境报告》[35] 、《2015年营商环境报告》[36]整理

(二)欧亚经济联盟的发展前景欧亚经济联盟取得一定成绩的同时面临巨大挑战,其前景并不乐观。而在欧亚经济联盟启动之年,成员国经济都遭遇困难,特别是俄经济大幅下滑,可谓出师不利。目前,联盟弱点明显,俄可以“授人以鱼”,但不具备“授人以渔”的能力。但鉴于欧亚经济联盟是俄罗斯实现国家复兴的战略依托,无论如何困难,俄都不会放弃,因此联盟能够生存下去。“死不了,活不好”是欧亚经济联盟最可能的前景。

可能一:欧亚经济联盟短期会有发展,但中期陷入停滞。在俄罗斯的推动下,欧亚经济联盟继续扩员(目前唯一可能是塔吉克斯坦),并按照目前设定的路线图前进,包括到2025年实现“四大要素”“有条件”、“有例外”的自由流动。但欧亚经济联盟发展的关键点是统一货币和财政政策,这会是联盟发展的“天花板”。统一货币意味着经济主权的巨大让渡,各国经济不再有独立性,更易受他国影响,同时失去利用本国货币调节经济的能力。当一国出现经济困难时,无法采取独立的货币政策,即通过贬值提高本国商品的竞争力。而欧盟的前车之鉴,也让各国对统一货币产生疑虑。如,希腊债务危机中,希腊不能让欧元贬值,只能采取财政紧缩、提高税收等“节衣缩食”方式偿还债务,而这又进一步导致经济萎缩。因此,欧亚经济联盟实现统一货币的可能性很小,实现统一社会经济政策更难。欧亚经济联盟变成欧亚联盟的可能性几乎没有。

可能二:俄罗斯经济持续低迷,欧亚经济联盟“僵而不死”,慢慢融入到“泛欧亚一体化”中。由于俄经济乏力,整个联盟的发展受阻,各国纷纷单独与外部加强合作。从形式上,欧亚经济联盟继续存在,但各种一体化路线图落实缓慢。联盟内的联系没有增强,各国各行其是,均以发展与外部的经济技术合作为主。但有乌克兰前车之鉴,各国不会提出退盟要求,联盟 “僵而不死”。2015年12月,普京在其国情咨文中提出,欧亚经济联盟应与上海合作组织、东盟就建立经济合作进行磋商。俄的新倡议表明,俄也认识到如联盟“故步自封”,则成员国离心倾向加剧,更不利于联盟的发展。俄罗斯在内外部环境都发生巨变的情况下,原来的从里斯本到弗拉基沃斯托克的“欧洲经济新体系”正在向“欧亚经济伙伴关系”(包括东亚、东南亚)转变。丝绸之路经济带与欧亚经济联盟的对接会从虚到实、从项目到制度性安排过渡。最终,欧亚经济联盟作为一个小集体,融入到整个欧亚地区的“泛经济一体化”之中。

注释:

1. “Исследователи отмечают, что в странах ЕАЭС в основном положительно относятся к евразийской экономической интеграции”,2015年10月17日,俄罗斯卫星网:http://ru.sputnik.kg/economy/20151017/1019394484.html

2. 欧亚经济委员会官网:http://www.eurasiancommission.org/ru/Documents/EEC_ar2014.pdf

3. 欧亚经济联盟法院官网:http://courteurasian.org/main.aspx?guid=22541

4. “Сариев: Кыргызстан добился справедливой доли расщепления пошлин в ЕАЭС”,2014年12月30日,Максим Цой ,«вечерний Бишкек», http://www.vb.kg/doc/298468_sariev:_kyrgyzstan_dobilsia_spravedlivoy_doli_rasshepleniia_poshlin_v_eaes.html

5. 欧亚发展银行官网:http://www.eabr.org/r/about/

6. 欧亚稳定和发展基金网站:http://efsd.eabr.org/r/about_akf/

7. 欧亚经济联盟网站:http://www.eurasiancommission.org/ru/Documents/EEC_ar2014.pdf

8. “寻求开放与平等的合作”,弗拉基米尔•普京,《 人民日报 》 2015年11月21日 08 版。

9. “Новый интеграционный проект для Евразии — будущее, которое рождается сегодня”,Владимир Путин,2011年10月3日,«Известий»,http://izvestia.ru/news/502761

10. 据亚美尼亚方面的史料记载,1915年至1923年间,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对亚美尼亚人实施了惨无人道的种族灭绝政策,导致150万亚美尼亚人死亡。

11. “Евразийский Союз: от идеи к истории будущего”,2011年10月25日, Нурсултан Назарбаев ,«известие»:http://izvestia.ru/news/504908

12. “Путин: пришло время говорить о валютном союзе Москвы, Минска и Астаны”, 2015年3月20日,«риановости»,http://ria.ru/economy/20150320/1053609139.html

13. “год в пролете ЕАЭС оказался постсоветским образованием с неэффективной концепцией”,Денис Лавникевич,2015年12月21日,《газета》http://www.gazeta.ru/politics/2015/12/21_a_7982255.shtml

14. “哈萨克斯坦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后平均进口关税将下降到6.5%”,2015年7月7日,中国驻哈萨克斯坦大使馆商务参赞处网站:http://kz.mofcom.gov.cn/article/ddfg/haiguan/201507/20150701036580.shtml

15. “哈财政部建议更改关税同盟进口关税分配比例”,2014年3月19日,商务部网站:http://www.mofcom.gov.cn/article/i/jyjl/m/201403/20140300522383.shtml

16. “Сариев: Кыргызстан добился справедливой доли расщепления пошлин в ЕАЭС”,2014年12月30日,Максим Цой ,«вечерний Бишкек», http://www.vb.kg/doc/298468_sariev:_kyrgyzstan_dobilsia_spravedlivoy_doli_rasshepleniia_poshlin_v_eaes.html

17. “‘吉尔吉斯天然气公司’被俄收购是吉天然气领域的极大利好”,2013年7月25日,中国驻吉尔吉斯斯坦大使馆商务参赞处网站:http://kg.mofcom.gov.cn/article/qyhz/201307/20130700215119.shtml

18. “Евразийский экономический союз: перспективы развития и возможные препятствия,Кнобель А.Ю.,《Россия в ВТО -Сборник статей из периодических изданий》,2015年3月。

19. “俄罗斯和亚美尼亚修改天然气供货价格合同”,2015年9月11日,中国驻亚美尼亚大使馆商参赞处网站:http://am.mofcom.gov.cn/article/jmxw/201509/20150901122826.shtml

20. “俄罗斯和亚美尼亚修改天然气供货价格合同”,2015年9月11日,中国驻亚美尼亚大使馆商参赞处网站:http://am.mofcom.gov.cn/article/jmxw/201509/20150901122826.shtml

21. “Сариев: Кыргызстан добился справедливой доли расщепления пошлин в ЕАЭС”, 2014年12月30日,Максим Цой ,«вечерний Бишкек», http://www.vb.kg/doc/298468_sariev:_kyrgyzstan_dobilsia_spravedlivoy_doli_rasshepleniia_poshlin_v_eaes.html

22. “亚美尼亚公布2015年前10个月从欧亚经济联盟获得的关税收入”,2015年11月15日,中国驻亚美尼亚大使馆经济商务参赞处网站:http://am.mofcom.gov.cn/article/jmxw/201511/20151101162617.shtml

23. “О состоянии внешней торговли в январе-октябре 2015 года”,俄罗斯联邦统计委员会网站:http://www.gks.ru/bgd/free/b04_03/IssWWW.exe/Stg/d06/260.htm

24. “2015年欧亚经济联盟成员国相互贸易不会急剧增长”,2015年6月16日,商务部网站:http://www.mofcom.gov.cn/article/i/jyjl/e/201506/20150601014185.shtml

25. “Инвестиционный климат. Главные аспекты стратегии привлечения инвесторов”,《National Business》,2015年12月25日,http://nb.kz/11942/

26. “Прямые инвестиции в Российскую Федерацию из-за рубежа по инструментам истранам-инвесторам в 2010–2014 годах”,2014年9月15日,俄罗斯央行网站: http://www.cbr.ru/statistics/print.aspx?file=credit_statistics/dir-inv_in_country.htm

27. “Прямые иностранные инвестиции во внутреннюю экономику Республики Беларусь за 2010-2014 годы”, 白俄罗斯央行网站:http://www.nbrb.by/statistics/ForeignDirectInvestments/

28. “Иностранные инвестиции за 2014г.”, Иностранные инвестиции за 9 месяцев 2015г., Иностранные инвестиции за 2012г.吉尔吉斯斯坦国家统计委员会网站:http://www.stat.kg/ru/statistics/investicii/

29. “2015年1-9月吉尔吉斯侨汇收入下降25.3%”,2015年11月11日,中国商务部网站:http://www.mofcom.gov.cn/article/i/jyjl/e/201511/20151101160919.shtml

30.“Итоги международной конференции «Евразийский союз: проблемы становления и перспективы развития»”,2014年8月22日,欧亚一体化研究所网站:http://eurazis.kz/?p=4887h

31. 欧亚经济联盟官网:http://www.eaeunion.org/#about

32. 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世界GDP总量达77.85万亿美元,而欧亚经济联盟只占世界GDP的2.83%。

33. “Год в пролете ЕАЭС оказался постсоветским образованием с неэффективной концепцией”,Денис Лавникевич,2015年12月21日,《газета》http://www.gazeta.ru/politics/2015/12/21_a_7982255.shtml

34. “受吉尔吉斯加入欧亚经济联盟影响,吉中贸易份额8年来首次下落”,2015年10月23日,中国驻吉尔吉斯斯坦大使馆商务参赞处网站:http://kg.mofcom.gov.cn/article/jmxw/201510/20151001145185.shtml

35. 《2016年营商环境报告》世界银行官网:http://www.doingbusiness.org/reports/global-reports/doing-business-2016

36. 《2015年营商环境报告》世界银行官网:http://www.doingbusiness.org/reports/global-reports/doing-business-2015

(来源:《欧亚经济》杂志,2016年第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