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民心相通”:认知误区与推进思路—试论“一带一路”建设之思想认识

国研院 时间: 2015-10-21 作者: 郭宪纲 姜志达 责编: 龚婷

[内容提要]“民心相通”是习近平主席“一带一路”倡议所提到的“五通”之一,对这一倡议的顺利开展作用重大,因而做好“民心相通”工作十分重要。目前,国内对“一带一路”倡议中的“民心相通”认知不足,不利于此项工作的顺利推进。针对当前存在的问题,本文就今后如何进一步开展“一带一路”中的“民心相通”工作提出若干思路。

[关键词]民心相通 认知误区 推进思路

[作者简介]郭宪纲,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副院长、研究员、“一带一路”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姜志达,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一带一路”研究中心副研究员、“中国南海研究协同创新中心”咨询专家。

[中图分类号]D815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6-6241(2015)05-0001-11

2013年9-10月间,习近平主席在出访哈萨克斯坦和印度尼西亚期间,倡导周边邻国与中国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即“一带一路”),并为达此目的提出了包括“民心相通”在内的“五通”标准。在“五通”中习近平主席多次强调“民心相通”的重要性,指出“国之交在于民相亲,搞好‘一带~路’建设,必须得到各国人民的支持,必须加强人民的友好往来,增进相互了解和传统友谊,为开展区域合作奠定坚实的民意基础和社会基础”。我国2015年3月颁布的《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下面简称《愿景与行动》)对“民心相通”列出的措施非常详细,与其他“四通”相比,该部分着墨最多,表明新形势下做好“民心相通”工作的特殊重要性。

一、“民心相通”的内涵

“民心相通”是指“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的人民在目标、理念、情感和文明方面的相互沟通、相互理解、相互认同。不同的国家有了共同的目标、相近的理念、深厚的情感和包容的文明,“民心相通”就可以实现。

(一)目标通

所谓“目标通”,就是沿线国家认同“一带一路”的建设目标。“一带一路”建设的目标,就是在沿线国家实现“五通”(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并通过“五通”打造政治互信、经济融合、文化包容的命运共同体。“命运共同体”意味着共同的使命、共同的利益和共同的责任,它要求各国在相互尊重、平等相待的基础上,同舟共济、共克时艰、互利共赢,不断扩大利益交汇点,把经济的互补性转化为发展的互助力。

(二)理念通

所谓“理念通”,是指沿线国家对“一带一踣”倡议的价值取向达成共识。而“一带一路”倡议的价值取向就是中国倡导的新型国际关系,核心是合作共赢,通过发扬“和平合作、开放包容、互学互鉴、互利共赢”的“丝绸之路”精神,实现沿线各国的共同繁荣。相较过去你输我赢、你失我得的零和博弈思维,合作共赢使双方或多方在合作中互惠互利、相得益彰,从而实现各方共同利益。

(三)情感通

人是有感情的,人与人的交流,除了分享信息外,也存在情感的沟通与交流。情感相通是基于人性共通的基础上的,即中国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人民对获取财富、追求幸福、关心孩子、重视食品安全以及喜怒哀乐情绪等方面都有共同点。通过新闻媒体积极报道沿线国家普通人的普通事,展现他们的喜怒哀乐,可以促进具有不同宗教、不同文化的民众之间建立良好的情感,激起不同国家的民众情感上的共鸣,拉近“丝绸之路”沿线国家民众之间的距离。此外,雪中送炭式的援助,也可加强中国与沿线国家民众的感情。

(四)文明通

由于“一带一路”沿线的国家具有多种文明、数十种语言并存,巨大的文化差异使他们之间往往容易产生误解和摩擦。中国要与沿线诸国互利互惠、共同发展和实现共赢,将充满挑战,也有变数。作为这一战略的发起国,中国愿以平等、友善、互助、合作的姿态与沿线各国民众交往、交流,并对沿线国家持“文化包容”的气度。通过“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可以促进沿线各国人民之间的文化交流,实现不同文化的和谐共处、文明互鉴。

二、做好“民心相通”工作的作用

民相亲在于心相通。人心的沟通才能带动政策的沟通,政策的沟通才能带动基础设施的沟通。因此,“民心相通”是“一带一路”建设的社会基础和长久保障。国务院参事汤敏评论道:“现茌地方政府对‘一带一路’可能存在一种错误看法,以为又是一块‘大蛋糕’来了,没什么风险就能赚出一笔钱,这就期望过高了。”民心不通或半通是最大的风险,可能导致某些想要的蛋糕“泡汤”。[2]

(一)“民心相通”是“一带一路”建设的社会和民意基础

《愿景与行动》指出,“一带一路”建设的主要内容是实现“五通”。“五通”之中,“民心相通”是国家交好的最终体现,是落实其他“四通”的前提与基础。正如习近平主席在提出“丝绸之路经济带”倡议时所指出的那样:“必须加强人民的友好往来,增进相互了解和传统友谊,为开展区域合作奠定坚实的民意基础和社会基础。[3] 当前,中国将与丝路沿线国家加强8个重点领域的合作:一是促进基础设施互联互通;二是提升经贸合作水平;三是拓宽产业投资合作;四是深化能源资源合作;五是拓展金融合作领域;六是密切人文交流合作;七是加强生态环境合作;八是积极推进海上合作。这8个重点领域的合作,体现出“一带一路”是以经济与人文合作为主线的开放的合作倡议,涉及非常多的经济与人文项目。当然,“民心相通”建设不可能一蹴而就,而是一个渐进的过程,因此“一带一路”的建设目标也是分阶段的:最初目标是建立利益共同体,中期目标是发展共同体和责任共同体,最终目标是建立“命运共同体”。

在8个重点领域的合作中,“民心相通”为“一带一路”建设提供了精神上的动力,形成“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的氛围。这是保证“一带一路”事业攻坚克难、持续推进的动力来源。“民心相通”工程的顺利推进,将为“一带一路”提供强大的信念支撑和动力源泉。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里的大国,其经济发展的成功模式得到沿线发展申国家的普遍推崇,中国提出的“合作共赢”的国际关系新范式,得到了发展中国家的普遍赞同,中国“共商、共建、共享”的丝路建设原则,得到了沿线国家的热烈拥护,这表明“一带一路”的“民心相通”工作有比较好的基础。

(二)“民心相通”是“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保障

亚洲是全世界民族、宗教、地缘政治形势最为复杂的地区,也是经济发展水平、政治制度、意识形态、社会文化习俗等差异最大的地区,建设区域共同体的难度很大,这就需要我们坚持不懈地努力,多做“民心相通”的工作,使各国人民彼此认同,相互合作,实现共同发展、共同安全。

当前,美国在这一地区推行“亚太再平衡”战略,强化军事同盟,经济上力推将中国排除在外的TPP谈判,制衡中国的意图明显。“一带一路”倡议,就是秉持“亲、诚、惠、容”的周边外交原则,通过开展经济与文化交流,扩大中国与周边广大国家的友好关系,维持周边环境的和平与稳定,最终实现和平崛起。而“一带一路”倡议的顺利推进,离不开周边国家对我国发展的包容、理解和支持。要做到这一点,就需要我们下大力气做好“民心相通”工程。

在实施“一带一路”战略过程中,由于沿线各国在地理位置、资源禀赋、自然环境、国土面积和人口规模等方面存在差异,它们在“一带一路”战略中的地位是不同的。这在客观上会给外界造成中国“有选择地”开展“一带一路”建设的印象,加深外界对其意图的疑虑,不利于调动所有沿线国家共建“一带一路”的积极性。而“民心相通”工程则恰恰为我国同“一带一路”沿线的中小国家进行合作提供了平台。通过推进人文、旅游等层面的合作,沿线的中小国家同样能够成为“一带一路”建设中的亮点,增加向心力,保障该战略的顺利推进。

三、当前“民心相通”存在的认知误区

当前在“一带一路”建设中,经济合作与“民心相通”存在“一头热,一头冷”、“一只轮子快,一只轮子慢”的现象,而不是经济合作与“民心相通”这两只轮子齐头并进。这种现象的存在有其客观因素,但更多是主观上的原因造成的。如果不引起高度重视并予以妥善解决,将对“一带一路”建设产生负面髟响。认知决定行动。基于正确认知上的行动往往能够产生理想的效果,相反,认知有偏差或者存在错误,不论主观愿望如何美好,即使付出巨大的努力,结果往往也事与愿违。当前,开展“民心相通”工作主要存在如下认知误区。

误区一:搞好“民心相通”就是多投钱

不少地方政府在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开展合作时,往往重经济合作,轻“民心相通”。认为开展“一带一路”建设,只要把经济合作搞上去就行,当地人民生活就得到改善,“民心”也自然而然也就“相通”了。在他们眼里,“民心相通”是经济增长的附属物和衍生品。但是,大量的国际经验表明,获得投资的东道国未必会对投资来源国感恩戴德,反而常常会加剧对来源国的疑虑与抵制。因此,我们应该更加真诚、积极地与周边国家分享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经验,帮助它们解决面临的紧迫问题,加强与周边国家在文化与价值观方面的交流。[4]

还有些媒体和“走出去”的企业,虽然注重在所在国当地开展“民心相通”工作,投入甚多,但他们的思维和方法没有摆脱原来的陈规,因此开展的“民心相通”工作很难落地,很难人心。例如,某些国有媒体投入大量经费推动媒体的对外传播,但由于仍然固守“大一统”的传播方式和空洞的叙事方式,新闻传播尚难打开局面,许多国家的舆论仍然受西方主流媒体的影响。一些企业开始重视承担社会责任,投入更多的资金用于企业的形象建设,但其做法还停留在传统的建学校、医院、体育场、进行慈善捐赠等公益活动上,而这与企业社会责任的内涵相差很远。大多数企业在保护环境和生态多样性、吸纳当地员工就业,与当地社会各方的合作等方面认识不足,做的不够,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企业在当地的顺利运营。

误区二:认为“民心相通”是政府部门的事

许多企业、个人甚至是政府部门认为,企业和公民个人已经依法纳税,“民心相通”的事就应该由政府去办。有意思的是,某些政府部门也习惯了在“民心相通”工程上事无巨细她“大包大揽”,制定政策、具体组织和实施均由政府部门一手操办,这非常不利于调动企业、民间组织和公民个人在开展“民心相通”工作中的积极性。结果是花费的人力财力不少,但效果并不理想,而且客观上也助长了一些企业忽视开展“民心相通”工作的行为。实际上,由于“一带一路”是涉及众多国家的庞大系统工程,如果没有各种行为主体的广泛参与,“民心相通”工作就失去了根基和土壤,最终会成为无本之木,而无法达到“众木成林”的境界。

另外,持有这种想法的某些政府部门,在对沿线国家进行援助时,也往往是联系对方的政府部门,由其政府部门进行资源分配和项目实施。其实有些援助项目,更适合选择与民间组织、相关国际机构合作。民间力量具有一定的灵活性,与它们合作,既可以提高中国援外的可信度和透明度,减少国际社会误解,又可以吸纳更多的社会资源和民间资金参与中国援外,扩大规模、增添活力。

误区三:把“民心相通”误解为“搞定”政府

有些企业在国内投资时,喜好拉关系。这些企业“走出去”后,沿袭国内的做法,习惯于走“上层路线”,对做好与当地民众的“民心相通”工作缺乏热情。不少中资企业对当地的法律法规和环境保护等重视不够,主动融人当地社会的意愿不强,如果将这一经验“复制”到国外风险极高。“一带一路”沿线许多中小国家政党轮换频繁,新上台的领导人对前任的承诺能否遵守根本无法保证;其次,一些国家的领导人出于打压政治对手的目的,即使明知“一带一路”项目对本国有利,也会极力找借口,甚至利用西方媒体进行负面炒作。这方面,中缅密松水电站项目搁置、斯里兰卡新政府表示要重审中斯科伦坡港口城项目、吉尔吉斯斯坦金矿开采项目与当地居民发生冲突等等,都是先例。[5]

四、开展“民心相通”的工作思路

(一)“民心相通”要坚持“以人为本”

“以人为本”是“民心相通”的本质要求。在21世纪,几乎所有政府都将“以人为本”作为施政纲领,赢得民心民意。东盟将“以人为本”怍为东盟共同体建设的基石。中国政府也始终坚持“以人为本”的执政理念。十八大报告着意强调党的根本宗旨,明确提出“以人为本、执政为民是检验党的一切执政活动的最高标准”。习近平主席强调“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再次表明党和人民牢不可破的血肉联系。

在推行“一带一路”建设时,我们的出发点和落脚点都要放在“以人为本”上,这样“一带一路”才能得到国内外民众的广泛拥护和支持,才具有持久的生命力。具体来说,“以人为本”应着眼于以下两个方面:

一是“一带一路”建设应当为提高本地区人民的生活水平服务,应能够推动本地区人民平等地获得发展机会。对外援助项目要突出“提高人的素质和能力”,以“民生工程以及能力建设”为重点。

二是重视人民在“一带一路”建设中的作用,鼓励中国和沿线各国人民积极参与“一带一路”建设。如果在推进时只是基于各国政府部门官员的观点,缺少各国人民对“一带一路”的直接接触和参与,就会导致其无法同步跟进“一带一路”建设,从而影响合作的纵深推进,也不能让各国人民真正获得合作产生的益处和红利。

(二)“民心相通”要鼓励创新

提高“民心相通”的效果,一个重要方面就是改变目前不适应“民心相通”的思维和方法,通过观念的转变来创新“民心相通”的方式和手段,从而使“民心相通”工作能够有效落地。当前亟需革新对外传播、对外援助以及企业履行社会责任上的方式方法,并且通过这些领域的创新,推动整个“民心相通”工作迈上一个新台阶。

一是中国媒体对外传播要鼓励多元表达和话语体系创新。首先增加多元表达方式,增强传播的多样性,提高传播的可信度。其次要进行话语体系创新。当前中国媒体的话语体系已经不能很好地适应“一带一路”传播的需要,必须采用国外公众听得懂、易接受的方式和语言进行传播,从而真正使“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接受相认同中国的声音。

二是完善对外援助体系,扩大对外援助规模。2014年11月28-29日,习近平主席在中共中央外事工作会议上指出:“要切实落实好正确义利观,做好对外援助工作,真正做到弘义融利。”[6] 为了顺利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做好“民心相通”工程,有必要完善援外体系。对外援助应向促进当地“民生和能力建设”倾斜,更多融人受援国主导的社会经济项目,通过培训各类人才和转移合适技术,促进当地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同时拓展、创新援助等手段。要考虑使民间组织在援外中扮演更为积极的角色。目前我国援外总量偏低,无法完全发挥冉援外的应有作用,也不能体现出中国负责任大国的形象。随着“一带一路”建设的展开,我对外援助的规模需要加大,可确立援外款与我国国民收入和财政收入增长挂钩的长效机制。

三是要在国家的积极引导下,实现企业履行社会责任方式的创新。在“一带一路”起步阶段,政府发挥主导作用,确保参与“一带一路”建设的国内企业树立良好的国际形象。筛选一批既有实力又遵守市场竞争法则和道德规范的企业首先进入“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市场,其中既有国有企业,又有民营企业,避免出现该战略一旦进一步放开,国内企业一哄而上、自己先把市场搞乱的局面。要充分调动各行为体共同参与企业的社会责任活动。我国的一些驻外使领馆,已经不再满足于单枪匹马搞公共外交,而是与驻在国的中资企业、非政府组织共同开展公共外交。在实践中形成了使领馆提供平台、中资企业出资金、非政府组织提供人力资源,共同完成公共外交项目的新模式。

(三)加强统筹协调,完善相关机制

一是建立“民心相通”工程部际协调机制。《愿景与行动》颁布后,中央各部门、地方各省区根据中央文件,制定与中央文件对接的部门与地方版“一带一路”规划。作为“五通”之一的“民心相通”,涵盖领域多,涉及范围广。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出台统筹中央部门和地方的“民心相通”工程协调机制。这一机制可以统筹协调对沿线圉家的“民心相通”工作,防止各部门以及地方政府“一窝蜂”地开展这一工程,导致重复建设与粗放经营。为了整合资源,提高“民心相通”工作的效果,有必要在合适的时机成立“民心相通”工程协调机制,制定该工程建设的指导原则,有序推进其建设进程。

二是建立“民心相通”的国内、国际合作机制。作为世界上第二大经济体以及头号贸易大国,经过改革开放以来多年的努力,中国与世界各国和地区建立了种类繁多的国际合作机制,同时依托国际国内的相关合作平台[7], 形成了以经贸合作为导向的全覆盖的国际合作体系;并且“充分发挥现有联委会、混委会、协委会、指导委员会、管理委员会等双边机制作用,协调推动合作项目实施”。[8]

与经贸合作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现阶段中国既缺少以“民心相通”为目标的专门国内和国际合作机制,也无法利用现有的国际合作机制平台开展这一工作。由于相关机制极为匮乏,使得开展“民心相通”缺乏有力的抓手,也使得与此有关的部门无法相互整合资源,而是陷入各自为政的局面,造成资源的重复浪费和效率低下。为了推进“民心相通”工作,建议在该工程的诸多领域适时成立国际和国内的合作机制,并且努力实现国内外合作机制的对接。例如,可考虑分别建立“一带一路”旅游、教育、文化出版资源的国内外合作机制,建立“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媒体联盟机制,甚至还可探讨建立“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企业家社会责任国际研讨会这样的沟通交流机制。

三是建立“民心相通”工程项目评估机制。长期以来,由于缺乏监督和评估机制,我国对外人文交流一直存在形式主义、粗放经营的痼疾,人文交流效果不理想,有些时候甚至事与愿违。鉴于“民心相通”工程在“一带一路”建设中的重要性,有必要改变以往流于形式不重效果的做法,进行精细化经营。为此,建议有关主管部门尽快建立“民心相通”项目评估机制,由使馆外交官、相关智库专家、国内主管部门官员其同组成“民心相通”项目评估联合工作组,在前期对项目进行分析论证,项目结束时进行绩效评估,划分等级。以中国出版业“走出去”为例,我国的图书版权交易长期以来一直集中在发达国家,在发展中国家包括“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主要还停留在免费发放我国传统文化书籍阶段,对沿线国家民众喜欢什么文化内容并没有太深了解。文化传播成为单方面的政府主导行为,而且所有费用全部由政府买单,这样做不仅效果不尽如人意,而且也无法培育健康的文化市场。再如,旅游是文化交流非常重要的一个方面,但是最近曝出来的新闻表明,由于一些中国游客中的不文明行为,导致中国公民的出境游不仅没有促进中国与外国民众的相互了解,促进“民心相通”,反而激化了外国民众对中国游客的不满,不但没有提升中国的国际影响,相反还破坏了中国的国际形象。

五、结语

随着“一带一路”建设的推进,“民心相通”工作的重要性日益显现。目前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经济合作与“民心相通”建设之间还不太合拍,存在着“一头热,一头冷”的现象,影响了外界对“一带一路”的认识和评价,不利于今后有关工作的顺利推进。

由于“民心相通”属于一国“软实力”的范畴,做好此项工程并非一日之功,有其内在的逻辑。虽然中国已经在大力推进“民心相通”工作,也取得一些实实在在的成绩,但是离目标还是有一定的距离。一方面我们要认识到“民心相通”工作的艰巨性和长期性。“一带一路”涉及几十个国家,有着不同的民族、宗教信仰、语言和风俗习惯,要达到“民心相通”的效果需要长期努力,而没有任何捷径可走。另一方面,中国自身存在一些需要改进或加强的地方,包括相关人才储备不足、工作方式方法陈旧、工作机制不健全等。这正是今后开展“民心相通”工作需要弥补的薄弱环节,“一带一路”倡议一定会通过发扬“和平合作、开放包容、互学互鉴、互利共赢”的丝绸之路精神,实现沿线各国的共同繁荣。

注释:

1. 本研究受“中国与东印度洋地区合作发展协同创新中心”资助。

2. 张玥:《一带一路,各省找路》,南方周末网,http://www.infzm.com/content/108367。

3. 习近平:《弘扬人民友谊共创美好未来——在纳扎尔巴耶夫大学的演讲》,新华网,http://news.xinhuanet.com/politics/2013-09/08/c_117273079_2.htm。

4. 张明:《直面“一带一路”的六大风险》,载《国际经济评论》,2015年第4期,第40-41页。

5. 李自国:《一带一路,风险不可不察》,载《东方早报》,2015年3月19日。

6. 《习近平出席中央外事工作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新华网,http://news.xinhuanet.com/2014-11/29/c_1113457723.htm

7. 《愿景与行动》第五部分“合作机制”列举了10个国内合作平台机制与10个国际合作平台机制。

8. 见《愿景与行动》第五部分“合作机制”。

(来源:《和平与发展》,2015年第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