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二战果实不容篡改,维护正义共促和平

国研院 时间: 2015-09-22 作者: 阮宗泽 责编: 龚婷

2015年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也是联合国成立70周年。这是一个承前启后、继往开来的历史性时刻。联合国以及各成员国纷纷以纪念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为契机举行一系列纪念活动,中国和俄罗斯也联手行动,重温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的重大历史意义,弘扬正气,呵护和平。

历史是一面镜子,可以照亮未来。纪念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的重大历史意义,不仅体现在充分肯定中国与俄罗斯在二战中的历史作用,更重要的是,体现在如何还原历史,如何正确对待和深刻反思70年来人类对那场战争的所思所想尤其是所作所为,如何防止法西斯主义开历史的倒车,为构建合作共赢的国际新秩序而努力。

中俄的伟大功绩不容抹杀

习近平主席2015年5月7日在俄罗斯的《俄罗斯报》上,发表题为《铭记历史,开创未来》的署名文章提到,“俄罗斯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欧洲主战场??中国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亚洲主战场。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起始最早,持续时间最长,条件最艰苦,付出的牺牲也同俄罗斯人民一样是最惨重的。中国军民不屈不挠、艰苦卓绝的抗日斗争,消灭并牵制了日本侵略者大量兵力,以伤亡3500万人的巨大民族牺牲,最终赢得了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做出了巨大贡献。同俄罗斯人民一样,中国人民为抗战胜利谱写的历史篇章也永远铭刻在历史上”。

2014年8月,中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白俄罗斯等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共同致函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要求将“纪念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列入第69届联大议程。该函强调,会员国应牢记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历史教训,二战成果以及纽伦堡国际法庭、远东国际法庭的审判结果不容篡改。

2015年2月,中国担任联合国安理会轮值主席国,并倡议于2月23日举行安理会部长级公开辩论会,主题是“维护国际和平与安全:以史为鉴,重申对《联合国宪章》宗旨和原则的坚定承诺”。中方倡议得到积极响应,八十多国代表踊跃发言。此次辩论会重申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呼吁会员国探索新形势下维护国际和平与安全的有效途径,拉开了纪念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和联合国成立70周年的序幕。

中国外交部部长王毅在纽约联合国总部以安理会主席身份,主持这场公开辩论会并发言:“70年前,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取得了伟大胜利,深深改变了世界。在反省历史、思索未来的过程中,联合国应运而生。《联合国宪章》宣示了国际社会消弭战祸、永保和平的坚定信念,确立了当代国际关系的基本准则,建立了止战维和的保障机制。”

2015年2月26日,第69届联合国大会召开全会,以协商一致的方式通过题为“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70周年”决议。中国、印度、越南、朝鲜、斐济、德国、荷兰、波兰、罗马尼亚、塞尔维亚、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巴西、委内瑞拉、布隆迪和厄立特里亚等近40个国家是这一决议的共同提案国。

该决议具有重要意义,突出了两个“第一次”:首先,第一次肯定了二战结束的日期因国而异。决议认可各会员国对反法西斯战争有各自的胜利纪念日。德国的投降仪式于1945年5月8日夜里在柏林正式举行,美英法等国把5月8日定为欧洲胜利日,由于时差关系,苏联则将5月9日确定为战胜法西斯德国的纪念日。

而亚洲的战事直到当年的下半年才结束。1945年9月2日,日本向盟军投降仪式在东京湾的美军密苏里号军舰上举行。在包括中国在内的九个受降国代表注视下,日本在投降书上签字。这是中国近代以来反侵略历史上的第一次全面胜利,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做出了巨大贡献。2014年2月27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经表决通过,决定将9月3日确定为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

其次,第一次肯定了亚洲战场的历史地位。决议说,2015年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70周年,“那场战争给人类,尤其是在欧洲、亚洲、太平洋及世界其他地方带来了惨不堪言的苦难”。实际上,这第一次肯定了中国作为二战东方主战场的历史地位。

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中,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开始最早、持续时间最长,达14年之久。而欧洲战场持续时间为五年多,太平洋战场持续时间为近四年。中国人民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付出了巨大牺牲。据不完全统计,中国军民伤亡总数在3500万以上;中国战场长期牵制和抗击了日本帝国主义的主要兵力,歼灭日军150多万,对日本侵略者的彻底覆灭起到了决定性作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在战略上策应和支持了盟国作战,配合了欧洲战场和太平洋战场的战略行动,制约和打乱了日本法西斯和德意法西斯战略配合的企图。从宏观上看,中国战场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主战场之一,它牵制了日本陆军大部分有生力量,消灭了大量日本军队,是战胜日本军国主义的第一功臣。中国战场有力地支持了美军的行动,让它能够取得太平洋战争的最终胜利。

然而,国际关系中数万种关于二战的著作中,对于中国战场的描述少之又少,甚至一笔带过。为何出现这种情况?“更深层的原因是,二战的历史至今依然由西方人书写,这部历史是经过选择、被筛选的,它把英美放在最突出的位置上,其他地方都依附于它。最近一段时间,西方历史书甚至出现一个趋势,试图把苏德战场一笔抹杀,似乎盟军在欧洲的战争,就是英美军队的战争。苏联本来有自己的二战史,它非常强调苏军的作用,但苏联解体后,苏联的二战史体系受到巨大冲击,话语权落到了西方人手里。”

事实胜于雄辩。习近平强调,中国抗战的伟大胜利,“彻底粉碎了日本军国主义殖民奴役中国的图谋,洗刷了近代以来中国抗击外来侵略屡战屡败的民族耻辱;重新确立了我国在世界上的大国地位,中国人民赢得了世界爱好和平人民的尊敬;开辟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光明前景,开启了古老中国凤凰涅槃、浴火重生的新征程。这一伟大胜利,也是中国人民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维护世界和平做出的重大贡献。”

反对篡改历史、美化侵略

中俄决定共同纪念二战胜利70周年,互相出席对方的二战纪念活动,并将出席2015年9月联合国成立70周年纪念活动,弘扬正气,反对开历史的倒车,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

战后秩序是建立在一系列重要的历史文件之上的。1943年12月1日,中美英三国同意,并征得斯大林的完全肯定后共同发表《开罗宣言》,表达了同盟国打击并惩罚侵略者、维护国际正义的政治意愿。其中对日本领土处置的规定,就是剥夺日本自明治维新后“以暴力或贪欲攫取之所有土地”。1945年7月26日,中美英三国又发表《波茨坦公告》,敦促日本无条件投降。苏联于1945年8月8日对日宣战后加入该公告。其中第8条对日本战后领土作了限定。《波茨坦公告》具体规定“日本之主权必将限于本州、北海道、九州、四国及吾人所决定其他小岛之内”。上述文件对战争侵略性质的认定、战后处理日本的方式、战后日本的领土范围等内容予以确认。可见,《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以及日本投降书,环环相扣,构成了国际法效力体系,是构成战后国际秩序的重要基础文件。

然而,日本右翼一直在想方设法摆脱所谓的“自虐”史观,成为“正常化国家”,修改宪法,放弃专守防卫,解禁集体自卫权,成为“能战”国家。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拒绝明确承认《波茨坦公告》对日本侵略战争的定性。安倍还曾否认《波茨坦宣言》的第6条“日本为征服世界发动侵略战争”,称《波茨坦宣言》是仅代表“二战”期间同盟国政治立场的官方文件,当时接受宣言也只是日本结束战争的一种方式。安倍不顾反对,强行通过新安保法案,其核心就是解禁集体自卫权。日本政府在2015年5月14日举行的临时内阁会议上,通过了与行使集体自卫权相关的一系列安保相关法案。其实质是“自卫队海外派遣永久法”。法案的通过,意味着为安倍政府解禁集体自卫权、修订日美防卫合作指针、扩大自卫队海外军事活动的军事安保政策在法律层面扫清了障碍。

2015年8月14日,安倍仅以回顾以往内阁历史认识立场的方式,间接提及“反省”、“道歉,”而且称战后出生的人口已经超过八成,这些人“不能再背负继续谢罪的宿命”。酝酿已久的“安倍谈话”暧昧有余,诚恳不足,试图敷衍了事。第二天,安倍晋三以自民党总裁名义向供奉有二战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献上“玉串料”(祭祀费)。他通过代理人称:“对英灵的感谢之情和对靖国神社的心意不变。”安倍政府浪费了一个取信于邻、取信于国际社会的历史性机会。

纪念二战胜利70周年,就是要重温《开罗宣言》、《波茨坦公告》的精神,维护这样一些重要国际法文件的尊严。只有这样,才能更深入、更持久地认识和牢记战争的罪恶及危害,更有效地维护亚洲以及世界的和平与稳定。

建立合作共赢的国际新秩序

中国不仅是《开罗宣言》、《波茨坦公告》等历史文献的参与方,还积极参与创建联合国。1945年6月,董必武等人代表中国第一个在旧金山通过的《联合国宪章》上签字。同年10月联合国成立,中国成为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常任理事国,这对战后建立以联合国体系为中心的国际秩序产生了重要影响。

作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中国在维护国际安全问题上发挥了日益显著的作用。近年来,一些西方国家从新干涉主义出发,以“保护的责任”之名,行“政权更迭”之实。对此,中方倡导“负责任的保护”,强调在干预之前、干预期间以及干预之后均要负起责任来,而不是政权更迭之后一走了之,留下烂摊子,让目标国如陷泥沼,国民苦不堪言。今天战乱不堪的利比亚即是一例,教训不少。在涉及叙利亚问题上,中国从维护《联合国宪章》出发,没有随波逐流,恰恰体现出了大国的担当。

冷战结束二十多年来,在西方发达国家尽情享受“历史假期”的同时,新兴市场国家却革故鼎新,奋发图强,其崛起正在改写世界经济与政治版图。特别是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后,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市场国家担当重任,成为拉动世界经济复苏的关键力量。这为新兴经济体更广泛参与未来国际秩序的建构创造了条件,新兴市场国家的积极参与将增强世界秩序的合理性与均衡性。

而全球治理机制的完善正有助于增进国际安全。近代以来,多次世界秩序的形成或变迁,都发生在战争冲突后,而20世纪末以来这一轮世界秩序的演变,基本上是在和平的状态下进行的,也决定了此轮秩序的演化将更加错综复杂。未来国际安全还将受到两大因素的影响:一是零和观念挥之不去,合作共赢的新观念取而代之尚需时日;二是影响国际安全的主体日益多元,非国家行为体的作用日益增大,不可低估。

习近平主席提出构建以合作共赢为核心的新型国际关系倡议,既是对《联合国宪章》宗旨和原则的继承,更是一次重要的创新和发展。为此,王毅提出了“四要四不要”,即要和平,不要冲突;要合作,不要对立;要公平,不要强权;要共赢,不要零和。总之,世界反法西斯战争是正义的胜利,是和平的胜利。联合国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后的制度性成果。《联合国宪章》开宗明义地写道:联合国的成立在于“欲免后世再遭今代人类两度身历惨不堪言之战祸”。切实维护《联合国宪章》宗旨和原则及国际关系基本准则至关重要,奠定战后国际政治格局基础的《开罗宣言》与《波茨坦公告》等历史文件精神都必须得到遵守。以史为鉴,维护国际和平与安全,让正义得以伸张,和平得以维护,将为子孙后代创造更美好的未来。

(来源:《当代世界》,2015年第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