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一带一路研究中心> 中方视角> 综合研究

综合研究

打造“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战略基石

时间: 2014-12-12     作者: 李青燕    责任编辑: 李敏捷

 

李青燕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国际战略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内容提要:“丝绸之路经济带”倡议给沿线地区发展带来前所未有的机遇。但是,将这一宏伟战略构想付诸实践也面临诸多挑战。中亚、南亚是此经济带的枢纽地段,在中国大周边链条上占据重要位置,既关系中国西部安全,又同西部大开发战略密切联动。中国与中亚、南亚构建新型区域合作模式,将为中国稳步推进经济带建设夯实战略基石。

关键词:丝绸之路经济带 机遇 挑战 对策建议

一、构建“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基础

中亚、南亚地区是中国睦邻外交重点、和平崛起的西部依托带及边陲稳定的联动区,对中国构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具有重要战略意义。但是,当前中国与中亚、南亚的各领域合作略显滞后,难以满足这一地区的安全与经济利益增长需要。伴随国际国内形势发展,中国亟需提升与这一区域的经济合作水平。

(一)中亚、南亚区域经济战略地位上升

长期以来,在发达繁荣的欧洲经济圈与东亚经济圈之间,形成了中南亚区域“经济凹陷带”:自然资源丰富、地缘位置重要但交通不够便利、经济发展滞后。当前,伴随国际格局调整,这一地区的重要性日益凸显。美国于2011年正式推出“新丝绸之路”计划,以阿富汗为立足点,构建连接中亚与南亚经济与交通网络,意图利用经济利益影响地区政治关系。俄罗斯也致力于推进俄白哈关税同盟,进而打造“欧亚经济联盟”,把发展独联体的多边合作作为对外政策的关键方向,在关税同盟和统一经济空间范围内加深欧亚一体化。按照“路线图”,俄白哈三国关税同盟将于2015年升级为欧亚经济联盟。[1]印度于2012年推出“联通中亚政策”,在西翼重启“南方丝绸之路”和“北南国际运输走廊”,拟打通印度与欧亚大陆腹地的陆上通道,联通中亚、高加索与印度洋地区,构建以印度为中心的欧亚大陆互联互通网络。日本近年来在印度推动“德里—孟买工业走廊”和“印度西部货运走廊”,扩张影响力、介入地区事务的态势愈加明显。

(二)中国深化改革、进一步向西开放亟需新平台

随着改革不断深入,中国经济将更加充满活力,中国与世界在各领域的合作与沟通需要更加顺畅高效。中国也将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尤其是向西开放,与西部周边国家加强互利合作。然而,与中国在中亚、南亚地区的能源、经贸、安全利益不断上升不相符的是,中国在这一区域尚无统筹规划的经济合作体系。中国与中亚区域经济合作多依托上海合作组织,但由于各国情况差异,多边合作项目一直难以落实。鉴于中印巴复杂关系,中国与南亚的区域经济合作徘徊不前。这一现状显然不能满足中国及西部周边国家的经济发展需要。2014年,中国将启动新一轮全方位改革。中国与中亚、南亚各国经济的转型、市场潜力的挖掘,将推动这一区域经济大融合。搭建新的合作平台,激活中国与中亚、南亚区域经济合作势在必行。

(三)中亚、南亚地区必将成为经济带的枢纽地段

20139月,习近平主席在访问哈萨克斯坦时提出构建“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倡议,在一段时期内该倡议的内涵和外延都有待充实。但可以预见的是,中亚、南亚区域作为中国西部周边“第一环经济圈”,将既是经济带建设的起点也将承载战略基石的作用。横跨欧亚大陆的经济带战线漫长,囊括中亚、南亚、西亚、北非和东欧等40多个国家,各区域经济发展状况差异较大,相互融合程度较低。但是,中亚、南亚国家多为邻国,也是古丝绸之路的必经之地,历来与中国的政治、经济、安全关系紧密,并已具备一定的经济合作与互联互通基础。因而,“丝绸之路经济带”应以中国与中亚、南亚区域经济合作为战略支点,带动和盘活整个欧亚大陆经济体融合,逐步形成区域大合作格局。

二、在中亚、南亚推进“丝绸之路经济带”面临的机遇和挑战

中国始终坚持“与邻为善、以邻为伴”,“睦邻、安邻、富邻”的外交理念,推动中国发展更多惠及周边国家,实现共同发展。中国新一届领导集体提出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倡议,将为中国与中亚、南亚加强区域经济合作提供重要契机。

(一)区域经济合作掀起高潮

在当前经济全球化和区域经济一体化发展趋势下,中国与中亚、南亚各国普遍需要加强域内合作,内生动力强劲。沿线国家多以振兴经济为优先,愿通过合作谋求共同发展和繁荣,区域合作进程加快。东盟国家坚持走联合自强之路,积极推动多个“10+N”区域合作。欧亚联盟进程取得实质性成果,一体化趋势显露。美国主导推动的《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协定》(TPP)及《跨大西洋贸易和投资伙伴关系协定》(TTIP)是较高水平的区域经济合作机制,而中亚、南亚国家多与中国同为发展中国家或转型国家,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打造合作新平台将迎合域内各国发展的实际需求。

(二)中亚国家欲乘经济带之东风

中国通中亚国家贸易额与建交之初相比增长了100多倍,在交通、能源领域的合作成效显著,在油气方面的合作成果尤为突出。中国已成为哈萨克斯坦第一大贸易伙伴、第一大出口市场和第一大进口来源地,成为土库曼斯坦第一大贸易伙伴以及乌兹别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第二大贸易伙伴。中亚国家处于经济结构转型和经济发展的关键时期,拓展区域经济合作的客观诉求较为迫切。哈萨克斯坦实施工业创新发展战略,把引资和合作重点转向非资源领域。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均将交通、矿产品和农产品加工、轻工业、服务业置于发展优先,三国都急切需要吸引投资发展基础设施建设。相比较于西方对中亚的投资缺少兴趣,而俄罗斯资金不足,中国的可靠投资是中亚国家最期待的。“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无疑将给内陆的中亚国家进入太平洋、同亚太地区国家扩展经济合作带来历史机遇。

(三)南亚国家提升与中国合作意愿

以李克强总理首访印巴为起点,中国与南亚的合作进入新阶段。中国加强与南亚区域经济合作及互动,即可刺激印美日等大国重视此区域,又可增加域内国家合作动力。随着中印关系寻找新增长点,中巴关系深化全面发展,以及中国与阿富汗、孟加拉、尼泊尔、马尔代夫、斯里兰卡等南亚国家的关系稳步推进,南亚逐步成为新时期中国扩大对外开放的战略要地。目前,中国与南亚双边贸易总额已超过900亿美元,在投资及科技合作领域潜力巨大。巴基斯坦、孟加拉、尼泊尔、阿富汗等基础设施陈旧,交通网络不发达,发展面临瓶颈制约。中国在基建领域经验丰富,可给予资金和技术支持,双方发展要务契合度高。“中巴经济走廊”与“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地区经济合作倡议在南亚的推进,将促进整个区域的经济融合及道路联通。

(四)中亚与南亚地区互联互通趋势加强

中亚各国对发展交通基础设施,寻求出海口、推动能源出口多元化愿望强烈。哈萨克斯坦制定的《2020年前交通基础设施发展纲要》,提出了包括6条国际通道在内的宏大建设规划。塔吉克斯坦通过了《2025年前交通发展纲要》,明确要通过中塔、塔吉、塔乌和塔阿(富汗)公路的建设,实现与外部的联通。塔吉克斯坦还期待中巴铁路建成后,与之对接,实现直通印度洋。乌兹别克斯坦、土库曼斯坦两国对道路基础设施建设也极为重视。土库曼斯坦近年来对铁路建设投入很大,完成了土--伊(朗)铁路,并于20136月启动了土--塔铁路一期工程建设。南亚各国也重视交通设施的升级改造与相互连通。印度一直重视中亚、中东和东盟地区,加紧落实“联通中亚”、“西进”和“向东看”政策,大力推进土---印油气管线建设,与俄罗斯、伊朗拟重启“北南国际运输走廊”计划,并推动与东盟共建“湄公河-恒河区域经济走廊”。巴基斯坦希望建设包括公路、铁路、油气管道、光缆等在内的中巴大通道。孟加拉、阿富汗均有潜力成为本地区交通网络枢纽,且有意借助互联互通促进本国经济发展。

尽管各方利益契合点很多,但由于各种矛盾交织,在中亚、南亚推进“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面临的阻力仍严峻:

首先是来自域内外大国的阻力。美国十分重视中亚地区的战略地位,对中国介入这一地区事务采取遏制态度,打压中国与中亚国家的油气合作。美英两国控制着里海地区27%的原油资源及40%的天然气资源,一旦这些油气源国的输送量不足,将直接影响中国在该地区油气管道收益。[2]俄罗斯一直视中亚地区为传统利益范围,不容外部势力介入。一些俄罗斯和中亚学者认为,“丝绸之路经济带”倡议有明显的地缘政治色彩,同俄罗斯主导的独联体一体化政策直接冲突。印度亦将南亚地区划为自己的势力范围,视中国为“威胁性对手”,对中国与南亚其他国家的经济合作心存疑虑。印度在南亚区域合作联盟(南盟)内排挤域外大国,欲保持在南亚的主导地位。日本投资德里-孟买工业走廊等大型基建项目,拉拢印度的意图明显。

其次是地缘政治矛盾设障。中亚国家内部的社会动荡和政权不稳给区域经济合作带来风险。中亚国家族际关系紧张,突发事件增多。2010年在吉尔吉斯坦发生的大规模流血事件还在发酵,随时都可能爆发新的冲突。2013年,乌吉边境两次发生交火事件。近些年来,乌塔在开发资源、建设水电站等问题上矛盾加剧。由于乌兹别克斯坦反对塔吉克斯坦在上游建水电站,中塔合作项目协定被迫中止。南亚多国进入选举年,政局动荡风险加大。印度主要政治势力围绕大选展开角力;阿富汗局势因大选临近更加混乱。印巴矛盾难解,实力对比严重失衡,同时美俄加大对南亚投入,地缘环境酝酿新变化。

第三是安全形势复杂而严峻。中亚地区“三股势力”活动出现反弹,特别是宗教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活动猖獗,对各国社会稳定构成严重威胁,尤其是中哈油气管道更是靠近极端分子盘踞的费尔干纳盆地。严峻的安全环境给经济带实现“道路联通”、“贸易畅通”平添风险。跨国油气管道极易成为恐怖分子的袭击目标,给中国在中亚的能源通道安全带来巨大隐患。同时,随着美国和北约盟军从阿富汗大规模撤离,“恐怖外溢”效果明显,阿巴地区暴恐活动攀升,对外国机构的袭击增多。中国在巴基斯坦运营瓜达尔港、在阿富汗推进埃纳克铜矿和阿姆达利亚油田等大型合作项目都不得不经受恐怖势力及地方武装侵扰的考验。

四、打造战略支点的建议

(一)做好政策沟通,争取大国支持,兼顾中小国利益

构建“丝绸之路经济带”是一个长期而艰难的过程,应从战略高度统筹做好规划布局和顶层设计,在充分协商的基础上制定短中长期路线图。中国应加强与俄罗斯、印度、美国等的协调沟通,争取其对经济带建设的理解和支持,扩大利益契合点,避免阻遏:与俄罗斯寻找“丝绸之路经济带”与“欧亚经济联盟”的融合路径,合作升级欧亚大陆桥;借印度亟需提振经济之际,扩展与其在南盟的合作,推动“孟中印缅经济走廊”进入实质性发展;美国在中亚、南亚拥有广泛影响力,与美加强对话,倡导合作,减少阻力,探索在大型项目上合作的可能性。同时,在推进多边项目合作中,应坚持正确的“义利观”,不囿于局部利益和经济收益,充分考虑中小国家的利益诉求,带动沿线地区基础设施、环保、教育等多领域合作,拉动中小国家民生建设水平。

(二)加强道路联通,并确保通道安全

中国与中亚、南亚区域经济合作关键是以交通通道为展开空间,依托沿线交通基础设施和中心城市,对域内贸易和生产要素进行优化配置,促进区域经济一体化。规划建设以航空、信息、电网为重点的空中通道;以高级公路、货运专线、高铁为重点的陆上通道;以原油、成品油、天然气管道为重点的地下通道。以新疆、云南、甘肃等的中心城市作为地区联通的桥头堡,加快公路、铁路、电网及油气管道建设,形成辐射整个地区的立体综合交通体系。通道的畅通与安全亦至关重要,应尽快与能源管线(潜在)过境国哈、乌、吉、塔、巴协商建立跨境管线安全维护的政府间机制或组织,防范敏感区域针对中国工程项目及人员的威胁。

(三)促进贸易畅通和货币流通,推动贸易投资便利化,增强抵御金融风险能力

经济带在中亚、南亚区域的推进应实现从“交通走廊”向“经济发展带”转型,带动区域产业经济“网络化”发展。域内各国应推进旨在降低区域内贸易和投资成本的物流、贸易和投资便利化,提升海关、交通运输、出入境检验检疫、金融、信息交流等功能领域合作。中国还应推动新疆、云南和甘肃成为货币兑换、结算、投资、融资的次区域金融中心,在乌鲁木齐、兰州等建立跨境贸易与投资人民币服务点,消除人民币与中亚、南亚货币兑换障碍,促进人民币跨区域流通。

(四)增加民间交往与人文交流,使“丝路精神”成为维系经济合作的纽带

中国与中亚、南亚国家有着深厚的人文交流与合作基础。在推进经济合作的同时,增加软性投入,强调各国共有的历史积淀与包容精神,对消除大国猜疑、建立互信起到潜移默化作用。中亚、南亚国家民众多喜爱歌舞音乐,可在重点城市举办舞蹈节、电影节等文化活动,以点带面,增进人文融合。旅游业是人文与经济双收益领域,也是实现“常见面、多走动”的好方式,可大力推进丝绸之路沿线历史古迹和旅游景点合作项目。

(来源:《亚非纵横》2014年第4期)




1   2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话: 86-10-88828000 京ICP证 0400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