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东向抑或是西向—白俄罗斯对外政策评析(2008-2012)

国研所 时间: 2014-02-24 作者: 韩璐 责编: 龚婷

【提 要】白俄罗斯历来奉行务实独立的外交政策。2008-2012年白俄罗斯国内外形势发生重大变化,为保障国家平稳发展,其对外政策先后发生了西靠和东倾的调整,最终形成了以发展与俄关系为重点,努力改善同西方关系,扩大与发展中国家关系的多元化外交战略。

【关键词】白俄罗斯 俄罗斯 欧盟 对外政策

白俄罗斯位于东欧平原东部,东邻俄罗斯,西靠欧盟。作为在东西方夹缝中生存的一个小国,自卢卡申科总统执政以来,白俄罗斯对外政策采取了全面倒向俄罗斯的“一面倒”战略。2008-2012年期间白俄罗斯国内外形势愈发复杂多变。外部面临着国际金融危机、美欧债务危机所带来的全球经济低迷,中东北非地区乱象外溢,国际格局重新排列组合等等诸多问题。国内经历着经济危机、总统大选、地铁爆炸等等影响社会稳定的事件。在此背景下,白俄罗斯着眼于国家安全和经济利益,外交政策及时调整跟进,大力推进多元化外交。具体来说,根据现实客观需要,以2010年底总统大选为分界线,白俄罗斯先后两次调整与东西方关系,最终放弃了东西方两翼平衡外交战略,形成以发展与俄关系为重点,扩大与第三世界国家的关系,努力改善同西方关系的多元化外交。

一、2008年前白俄罗斯对外政策

白俄罗斯独立之初,为巩固新生国家独立地位,根据“独立自主、和平友好和互利合作”的对外政策总方针,积极开展外交活动,发展与世界各国的联系。概括地说,其外交特点既是全方位的,也是有重点的。重点是发展对俄关系,加强与邻国关系,与美欧国家发展合作。这个时期,白俄罗斯还积极寻求中立无核化国家的地位。由于当时东西方没有重大分歧,所以白俄罗斯的中立地位在事实上还是获得了默认。

自1994年卢卡申科就任总统到2008年这漫长的14年间,白俄罗斯对外政策的基本原则是务实与独立,战略目标是是维护国家独立安全、促进经济发展和保障社会稳定。白俄罗斯是资源贫瘠国家,地缘上又处于俄罗斯与欧盟两大力量之间,现实情况决定着白俄罗斯很难奉行东西方平衡化的多元外交方针。从历史民族文化角度来看,俄罗斯是白俄最相近的国家,同时还可以向白俄罗斯提供廉价的石油天然气,再加上卢卡申科本人对前苏联有异乎寻常的热爱和对西方价值观的莫名抵制,白俄罗斯最终选择了以俄罗斯为中心的外交政策。

首先,与俄罗斯关系。白、俄始终是独联体国家中政治、经济、文化最为密切的国家,对俄关系始终居白俄罗斯外交首位。特别是1999年两国在莫斯科签署《关于成立俄白联盟国家的条约》及《关于实施条约的行动计划》,标志着俄白联盟正式成立。自此,俄罗斯成为白俄罗斯最亲密的盟友。经济上俄罗斯也是白俄罗斯能源原材料的主要供应者和第一大贸易伙伴。白俄罗斯在俄罗斯主导的独联体政治经济一体化进程中也是最积极的参与者和坚定的支持者。但两国关系也出现过不和谐因素。一是,两国对俄白联盟采用什么模式、两国是否应该发行统一货币出现了严重分歧,构建联盟国家的步伐开始放慢。原计划定于2006年12月的关于俄白联盟宪法文件的全民公决和从2005年使用俄卢布作为两国统一货币的计划都未实现。二是,天然气纠纷。2004年和2006年、2007年两国爆发了天然气价格战。俄罗斯一再提高对白俄罗斯天然气价格,白俄罗斯非常不满,一度关闭俄罗斯的过境石油管道,并相应大幅度提高俄罗斯石油的过境费用,双方在油气问题上纷争不休为两国友好关系蒙上阴影。

其次,与美国、欧盟关系。美欧等西方国家对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一贯看不顺眼。在西方人眼里,卢卡申科反对北约东扩,与俄罗斯结成同盟,并在白国内实行“苏联旧有制度”[1] ,这是公然与之作对。特别是1996年、2005年白俄罗斯举行了关于总统任期的两次公决。公决后,白俄罗斯总统任期不受限制。美国、欧盟对此质疑声不断,拒绝承认卢卡申科第三次担任总统的合法性,并称之为“欧洲大陆最后一个独裁者”,美国务卿赖斯将白俄罗斯列为“暴政前哨”国家。推翻卢卡申科在白俄的统治,扶植亲西方代理人上台执政是美欧对白俄罗斯政策的长期目标。长期以来,欧盟以白俄罗斯压制民主、侵犯人权为由对其进行政治经济制裁。卢卡申科本人个性强硬,对待欧盟多年的制裁毫不让步服软,并实施与西方对抗的政策。欧白关系长期处于僵化中。

第三,与东欧邻国关系。在西方对白俄罗斯态度敌对的情况下,总统卢卡申科力求“在白俄罗斯周围建立睦邻带,以建设性立场在主权平等互不干涉和互惠互利的原则基础上发展同邻国的合作”。[2] 尽管波兰、立陶宛和拉脱维亚相继加入欧盟和北约,但由于双方彼此在经济、文化上有着某种程度上的相互依存和千丝万缕的联系,三国特别是立陶宛和拉脱维亚对待白俄罗斯显然没有像西方那样强硬和僵化。这段时期白俄罗斯与三国关系得到了良好发展,特别是边贸合作。白俄罗斯大力发展与立陶宛和拉脱维亚的交通中转体系,包括白俄罗斯利用波罗的海国家的港口和波罗的海国家利用白俄罗斯“欧洲走廊”,都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第四,与中国等发展中国家的关系。白俄罗斯把与发展中国家发展关系作为争取更多国际支持、打破自己的国际孤立处境、扩大经济贸易合作的重要方向。中白自建交以来,两国关系发展平稳。政治关系密切,两国高层互访不断,部级以上就互访近50次,两国共签署涉及两国关系及各领域合作文件50多份。2005年白总统卢卡申科访华,确认白中关系进入全面发展和战略合作的新阶段。中白在许多重大国际问题持相同和相近的立场,对彼此关切能给予积极支持和照顾。双方经贸关系也快速发展。中国是白俄罗斯第七大贸易伙伴。此外,白俄罗斯还与乌克兰、亚美尼亚、阿塞拜疆、土库曼斯坦和哈萨克斯坦等独联体国家以及印度、委内瑞拉、伊朗、古巴、越南开展了积极的经济合作关系。

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执政多年,拥有白俄罗斯国家的绝对权威。“强总统、小政府、弱议会”已成为白政治体制的显著特点。可以说,白俄罗斯的对外政策也就是卢卡申科的对外政策。在其对外战略目标未变的前提下,卢卡申科往往会根据国内外环境的变化在不同时期相应地对具体问题做出一定的调整和策略上的改变。因此,2008-2012年期间,因国内外情况的变化,卢卡申科相应地调整了保持了14年的以俄罗斯为重点的外交政策。

二、2008-2012年白俄罗斯面临内外环境的变化

2008-2012年白俄罗斯内外部环境发生显著变化。外部面临着国际金融危机爆发、“阿拉伯之春”等严峻形势,内部遭遇了经济寒冬期、总统大选、地铁爆炸案等影响社会安定的事件。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对白俄罗斯经济造成巨大打击。2009年白俄罗斯国内生产总值仅增长0.2%,工业产值下降2.8%,全国工业企业亏损率达20%,同期相比增长3.5倍,白卢布贬值20.45%,多数国企工人都呈半失业状态。[3] 这与危机前白经济保持8%的高增长率呈鲜明对比。雪上加霜的是,白俄罗斯产品出口的重要市场俄罗斯在这场金融风暴中损失惨重。俄罗斯市场严重萎缩,造成白俄罗斯产品积压率大幅上升,达到68%。2009年年初国家外汇储备也缩减到33.37亿美元,减少了13.6%。[4] 资金溃缺和产品囤积成为当时白俄罗斯经济最严重的问题。

2011年上半年白俄罗斯爆发的外汇短缺危机可以说是国际金融危机留下的后遗症。当然,也包括有贸易长期赤字,不顾市场原则强行上调居民工资、居民集中兑汇购车等因素。危机爆发时,白俄罗斯卢布贬值幅度高达56%,到年底已贬值189%。截至2011年4月1日白俄罗斯外汇储备仅有13.37亿美元,比2011年年初骤减30%,2011年底白俄罗斯消费价格已上涨108.7%,通货膨胀达108.7%[5] ,各地纷纷涌起抢购风潮,60万工人待岗,社会一度陷入恐慌。

上述两个因素造成2008-2012年期间白俄罗斯经济一蹶不振。在经济动荡的同时,白俄罗斯政局也小有波澜。2010年是白俄罗斯总统大选年。在美欧等西方力量的支持下,中东北非民主运动的鼓舞下,白俄罗斯反对派异常活跃,不仅策划了总统大选投票当日的大规模示威游行和骚乱活动,而且在随后的一年里不断举行示威集会,抗议选举舞弊和政府逮捕反对派候选人,给白俄罗斯稳定的社会形势造成一定负面影响。同时,2011年4月,白俄罗斯首都明斯克市中心发生了地铁爆炸案,造成15人死亡,200多人受伤。两名作案者的犯罪动机仅仅是为了效仿电影,引起社会轰动。从这个角度来看,这起恐怖袭击事件和政治无关,但也暴露出白部分民众思想道德缺失,对政府、对社会抱有怨气。白俄罗斯再也不是安全堡垒。

总之,2008-2012年对白俄罗斯来说是艰难岁月,弥补资金缺口,恢复经济增长、稳定社会形势、巩固总统地位是当时白俄罗斯面临的主要问题。白俄罗斯外交是为其国内发展服务,其务实性的鲜明特征也造就了对外政策必须要进行策略上的调整。白俄罗斯与东西方关系也因这次调整而出现起伏变化。

三、俄白关系:争吵中的亲兄弟

2008-2012年,白俄罗斯同俄罗斯关系一段时间内由经济争端上升到政治摩擦,两国兄弟关系出现裂痕。但最终仍以白俄罗斯加入关税同盟和好如初。

白俄与俄罗斯关系因白欧关系改善而受损。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白俄罗斯经济陷入困境,虽然俄罗斯已答应向其提供20亿美元贷款,但仍不能弥补其国内资金缺口。为此白俄罗斯开始软化与欧盟保持多年的僵冷关系关系,希望获得更多的资金援助。白俄罗斯积极响应欧盟,加入了旨在反俄的“东方伙伴关系计划”,无限期搁置承认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独立问题。俄罗斯对白俄罗斯突然改善与欧盟关系,特别是在牺牲俄罗斯利益基础上的改善勃然大怒,一再向白施加政治经济压力。2009年俄罗斯以不符2008年俄罗斯技术规定为由对白593种奶制品颁布进口禁令,向白俄罗斯打起了贸易战。俄财长库德林甚至公开批评白政府在应对金融危机方面软弱无能,并推迟向白方提供最后的5亿美元贷款。随后俄罗斯在明知白俄资金紧张的情况下,还要求其立即偿还拖欠的1.37亿美元的天然气费用。俄罗斯这种不顾盟友关系粗暴施压的做法,引起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的抵制。为抗议俄罗斯的“经济大棒”,卢卡申科拒绝出席集体安全条约组织首脑峰会,切断了俄经白对欧输气管道,同时对俄领导人横加指责,批评俄罗斯言而无信,声称白俄罗斯绝不会做俄方的附庸。双方关系陷入有史以来最低点。

卢卡申科个人强硬性格也对俄白关系火上加油。他非常看不惯俄罗斯强权主义作风,对其晚辈俄领导人普京与梅德韦杰夫经常毫不留情批评,导致他与普京和梅德韦杰夫个人关系不是很好。俄罗斯领导人非常反感卢卡申科这种毫无外交礼仪式的批评。时任俄总统的梅德韦杰夫在其博客视频中回击白总统卢卡申科的大肆批评称,卢卡申科作为一国领导人,对俄罗斯种种言论不仅完全悖离外交原则,而且偏离基本道德准则。两国领导人私交不好一定程度上影响到两国关系的发展。对于咄咄逼人的卢卡申科,俄罗斯产生了将其换下来的念头。在2010年7月白俄罗斯总统大选期间,俄连续推出诋毁卢卡申科个人形象的纪录片《教父》4部,导致两国间火药味十足。俄白两国议会相继发表《关于俄白关系现状声明》、《关于俄白关系声明》,互相指责对方干扰和妨碍俄白关系发展。两国在纪念联盟国家协议签署十周年一事上也表现得冷淡。许多人不禁断言同盟兄弟已渐行渐远。

关税同盟使白俄罗斯在俄罗斯对外战略中地位提升,白同俄关系中止摩擦转为更加紧密。2010年7月俄白哈关税同盟的正式启动,标志着俄罗斯开始深入推进独联体一体化。俄罗斯意识到,在建设关税同盟、统一经济空间以及今后有关独联体一体化所有进程都离不开白俄罗斯的鼎力支持。同时,鉴于卢卡申科本质上还是亲俄派,卢卡申科也曾经表示,若背离了亲俄政策就意味着其政治生命的终结,[6] 且在国内的威望无人能及,俄罗斯一时也找不到合适的代理人取代卢卡申科在白俄的统治,最终放弃推动白政权更迭的做法。可以说,没有卢卡申科的白俄罗斯对俄来说更危险。失去白俄罗斯这道最后防线,俄罗斯西部安全将受到极大的威胁。俄罗斯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因此,在俄白哈关税同盟正式运转后的半年里,俄罗斯逐渐调整了对白俄罗斯政策,放弃对白经济利益上“斤斤计较”的做法,加大对白经济扶植力度,特别是在石油、天然气等能源价格问题上做出重大让步,与白签署新的免关税石油供应协议,并以每千立方米164亿美元的低价与白签署2012-2014年天然气供应合同,此举为白每年节约20亿美元的财政开支。同时,在2011年上半年白俄罗斯因外汇短缺爆发经济危机之时,及时伸出援手:力促欧亚反危机基金向白提供30亿美元贷款;以25亿美元购得白天然气运输公司余下50%的股份。上述将近70亿美元的经济援助大大缓解了白外汇短缺的燃眉之急。俄罗斯还全力支持白俄罗斯抵抗美西方制裁。应卢卡申科要求,两国总统发表联合声明谴责美西方对白俄罗斯制裁。俄还在欧亚经济共同体峰会上号召成员国对白经济援助和抵制美西方对白经济制裁,俄还坚决反对取消白冰球世界锦标赛主办国资格。

白俄罗斯对于俄罗斯的政治经济支持也报之桃李,全力支持俄推进独联体一体化举措,卢卡申科在普京提出建立欧亚联盟后,在独联体国家领导人中第一个发表题为《我们一体化的未来》的文章,大力支持建立欧亚联盟。同时在关税同盟、统一经济空间的建设中也表现得更为积极。在国企改制过程中,白俄罗斯对俄网开一面,使其成功购得20多家大企业股份;白俄罗斯议会还全票通过俄白建立地区统一防空体系协议,进一步加强了与俄罗斯的军事一体化。俄白关系走出阴霾,踏上更加紧密的道路。

四、白欧关系:短暂缓和后重陷僵冷

2008-2012年由于战略利益需要,白俄罗斯与欧盟一度有意缓和彼此关系,双方政治经济往来频繁,保持多年的僵冷关系得以破冰。但双方友好关系却因卢卡申科第4次当选总统而昙花一现。

2010年12月白俄罗斯总统大选前白欧关系因彼此利益需要而处于历史最好时期。2008年8月俄格战争的爆发令欧盟认识到东部边界存在安全隐患。为确保欧盟东部边界的稳定、安全与繁荣,进一步挤压俄罗斯的战略空间,欧盟适时抛出了“东方伙伴关系计划”,该计划成员包括乌克兰、格鲁吉亚、摩尔多瓦、亚美尼亚、阿塞拜疆、白俄罗斯。在该计划框架下,欧盟欲加强同上述六国的政治和经济联系,促使这些国家向西方靠拢,远离俄罗斯。欧盟计划2013年前在该框架内向上述6国提供35亿欧元的经济援助。这一计划无疑对深陷经济困境的白俄罗斯有致命吸引力。为获欧盟援助,引进西方投资和先进技术,扩大对外贸易市场,减轻对俄罗斯的依赖,白俄罗斯积极回应欧盟释放出的友善信号,答应欧盟提出的改善关系的先决条件,即不承认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独立。双方关系随即解冻。

2008-2010年期间欧白双方高层政治往来曾掀起一个小高潮。白总统卢卡申科自执政以来首次访问意大利,开启白欧关系的破冰之旅。白总理西多尔斯基、议会下院主席安德烈琴科、外长马丁诺夫随后也多次访欧。欧洲安全与外交事务高级代表索拉纳、欧盟对外关系和欧洲睦邻政策委员瓦尔德纳、欧安组织主席斯图波、意大利总理贝卢斯科尼等欧盟副部级以上高官相继访白,达到60余次之多。欧盟还暂停对白俄罗斯的经济制裁和入境限制。在其支持和授意下,世界货币基金组织向深受国际金融危机之苦的白俄罗斯提供35亿美元贷款,缓解其外汇短缺问题。白俄罗斯也频频向欧盟示好,顶住俄罗斯高压拒绝承认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独立;一定程度改善国内民主自由状况:释放全部政治犯,成立旨在与反对派开展对话的社会协调委员会,改革选举法,允许9名反对派总统候选人参加2010年总统大选;积极参与“东方伙伴关系计划”框架下的各种活动。白欧关系的迅速升温不禁让人感觉到白俄罗斯对外政策开始转向西方。

卢卡申科再次当选总统导致白欧迅速结束友善关系重回僵冷局面。2010年是白俄罗斯总统大选年。欧盟借机加大经济援助诱拉白俄罗斯,其根本目的就是使白俄罗斯政治形势发生有利于西方的改变,使白俄罗斯走上西方式的国家发展道路,并与俄罗斯划清界限。大选前夕,德国外长韦斯特维勒与波兰外长西科尔斯基专程访白并在会见卢卡申科时表示,如白总统大选能在民主标准下举行,白将在3年内获得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欧洲复兴开发银行提供的30亿欧元援助。欧盟将支持与白经济一体化以及对白签证简化制度。[7] 白总统卢卡申科对欧盟有条件的支持非常反感,对欧盟欲推翻他在白俄罗斯统治的狼子野心亦心知肚明,对欧盟提出的改革选举法、新闻管制以及废除死刑等要求反应冷淡,一拖再拖,同时高度警惕欧盟策划“颜色革命”。2010年12月,卢卡申科以83%的得票率第四次连任总统。紧接着,他将总统大选投票当日在街头闹事的反对派总统候选人全部绳之以法并加以严判。此种“暴政”令欧盟大为失望,彻底放弃对白诱拉政策,恢复以往的孤立打压政策。欧盟、美国一致拒绝承认卢卡申科当选总统的合法性。2011年1月欧盟外长会议全票通过恢复对白俄罗斯的经济制裁和入境限制。2012年欧盟又对白开展两轮制裁,限制白入境人员总数达240余人,共32家企业遭到经济制裁。[8] 白俄罗斯不甘示弱,强硬采取反制措施,不仅限制15名反对派领导人出境,而且关闭了欧安组织驻明斯克代表处,禁止欧盟人权官员入境,拒绝出席“东方伙伴关系计划”成员国峰会,冻结和美国正在进行的销毁白存储高浓缩铀合作项目,要求波兰及欧盟驻白大使离境,引发双方外交战。欧白关系经过短暂的恢复后重陷僵局。

五、白俄罗斯积极开展与发展中国家关系

2008-2012年白俄罗斯经济年均增长率只有3.5%左右,与其预估的年均增长率8%相去甚远,贸易赤字也只涨不减。为促进国内经济发展,吸引外资,进一步拓宽海外市场,白俄总统卢卡申科要求大力开展经济外交,积极发展与新兴大国和发展中国家的经贸关系,最大限度地确保白俄罗斯国家经济安全,避免国家经济受到国际市场波动的影响,同时提高国际地位。[9]

同中国关系发展活跃,处于历史最好水平。卢卡申科总统一贯重视中白关系,把它放在白对外关系重要位置。2005年胡锦涛主席与卢卡申科总统共同宣布中白关系进入全面和战略合作新阶段。自2008年以来,两国高层互访频繁,就彼此关切的问题保持密切沟通,相互予以坚定支持。政府、议会、政党及地方等各部门开展了卓有成效的合作。两国积极探索互利合作新途径,不断扩大经贸合作规模,贸易额从建交初期的4000万美元增加到2012年的近30亿美元。目前经贸合作也正从单纯贸易向投资合作转变,大型项目投资是其中的亮点。目前双方商定的大型合作项目有20多个、总金额超过50亿美元,涵盖能源、通讯、机械、化工、基础设施、服务业等多个领域。其中,“美的-地平线”家电生产企业、明斯克2号、5号热电站改扩建工程、3条水泥生产线改造等项目已成为两国经贸合作的示范项目。正在建设的中白工业园和北京饭店项目也已成为两国经贸合作向更高水平迈进的标志。

白俄罗斯还积极扩大与印度、伊朗、委内瑞拉、越南、缅甸等国以及哈萨克斯坦、阿塞拜疆、土库曼斯坦、乌克兰等独联体国家的政治交往,进一步深化在经贸、能源和科技领域的合作,与传统伙伴国委内瑞拉高层互访频繁,两国签署了每年200万吨的原油供应协议。白俄罗斯与除俄罗斯外的独联体国家经贸合作也如火如荼,特别是在重型机械、钾肥、农产品等领域的贸易额涨幅很快。2012年1-10月白对独联体和格鲁吉亚(不包括俄罗斯)出口62亿美元,同比增长30%,顺差40亿美元。[10] 白俄罗斯对发展中国家所施行的经济外交有利于对外市场的进一步开拓,大大改善了白国内经济发展不力的状况。

六、白俄罗斯对外政策前景评估

从2008年-2012年白俄罗斯对外关系变化,主要是指白俄罗斯与俄罗斯、欧盟关系的此消彼长中可看出,这段时期内白俄罗斯的外交政策没有脱离实用主义利益优先的原则,没有背离其战略目标,当然也没有摆脱大国博弈的影响。本质上就是为处理国内问题而积极探索外交上的解决方法。

未来一段时间内白俄罗斯以俄为重点的多元化倾向的外交政策不会改变。

1.白俄罗斯对俄罗斯的经济和安全高度依赖决定其不会轻易破坏与俄关系。从经济利益考虑,白俄不会偏离俄罗斯太远。白俄罗斯是一个资源极度匮乏的国家,90%的能源要靠从俄罗斯进口,而能源产业对白经济贡献率达60%以上,亟需俄罗斯的廉价能源。同时,俄还是白农业产品、交通工具、机械设备传统出口市场,与俄贸易占其对外贸易近乎一半。多年来白俄罗斯享受着俄或明或暗补贴将近500亿美元。[11] 目前运转的关税同盟和统一经济空间给白带来了廉价能源和广阔的贸易市场。根据白俄罗斯专家估计,未来成立的欧亚联盟将给白带来50-60亿美元的收入,推动GDP增长15%。从安全角度来看,作为与北约成员国接壤的邻国,白俄罗斯还希望借助俄罗斯的力量来维护国家安全。

2.未来几年卢卡申科将继续执政,其务实独立的外交思想决定了白俄罗斯以亲俄为主导的多元化外交政策不会发生质的变化。多年实践证明,在俄罗斯强有力支持下,白俄罗斯顺利渡过了一个个经济和社会危机,国家健康平稳发展。须指出的是,卢卡申科的对外政策虽倾向于俄罗斯,但在与俄罗斯一体化的过程中始终保持清醒的头脑,坚决捍卫国家独立和主权,决不会用一国主权与俄做任何利益上的交换。近年来,白开始通过开展经济外交来降低对俄罗斯依赖。有意识地大力发展与哈萨克斯坦、阿塞拜疆、土库曼斯坦等独联体国家以及中国、越南、伊朗等发展中国家的关系,进一步开拓出口市场,扩大外交回旋空间。

3.俄罗斯不会舍弃白俄这个战略盟友。俄白同盟自1999年建立以来,各领域的一体化进程已相对成熟。与其他独联体国家相比,白俄罗斯可谓是俄罗斯最忠实和最可靠的盟友。一方面,白俄罗斯是俄罗斯抵御北约东扩最好的屏障。俄白关系破裂将意味着西部边界最后一道防线消失,俄罗斯战略空间大幅缩小,国家安全受到严重威胁。另一方面,俄罗斯已制定出2015年前建成欧亚经济联盟的战略构想。该构想将是俄罗斯提升国际地位和成为世界一极的重要战略依托。建设欧亚联盟是俄今后对外政策的重要方向。这其中当然需要关税同盟和统一经济空间的创始国之一白俄罗斯的支持。2012年普京当选俄总统后第一个出访的国家就是白俄罗斯,可见俄对白俄罗斯这个战略盟友重视程度。同时,白俄还是俄调整俄乌关系的重要砝码。乌克兰对俄罗斯建成欧亚联盟具有至关重要的作用。俄罗斯欲以关税同盟框架下向白提供廉价能源为示范,诱拉乌克兰入盟。

4.白俄罗斯与西方僵持关系短期内不会发生质变。卢卡申科的亲俄政策及权威作风,将白俄罗斯推到东西方争夺的风口浪尖上。西方对白政策无论是强硬还是诱拉,最终目标就是让白俄罗斯江山易人,将其纳入自己的势力范围。只要卢卡申科执政一天,这个目标都不会改变。同时,白俄罗斯对欧盟多年的制裁已感到麻木和反感,已形成一套应对之法,白不会卑躬屈膝无底限改善与西方关系。但欧白关系还存在转圜的可能性。欧盟现已成为仅次于俄罗斯的白第二大贸易伙伴,其技术和资金一直都是白所向往的。卢卡申科已任命前总统办公厅主任马克伊担任白外交部长。马克伊十分擅长同欧盟、美国打交道。2012年底,马克伊与驻白的欧盟成员国举行了会谈,双方就积极推动欧白对话进行了讨论。有理由认为,未来白与欧盟关系将维持立而不破的状态。

注释:

1. Валерий Карбалевич,Александр Лукашенко: политический портрет,Москва, 2010г, С132

2. Обращение президента республики Беларусь А.Лукашенко с посланием белорусскому народу и национальному собранию 1998

3. 数据来自白俄罗斯统计委员会网站,http://belstat.gov.by/homep/ru/indicators/main2.php

4. 数据来自白俄罗斯央行网站,http://www.nbrb.by/statistics/reserveAssets/assets.asp

5. 数据来自白俄罗斯统计委员会网站,http://belstat.gov.by/homep/ru/indicators/prices.php

6. 白总统卢卡申科接受奥地利《新闻报》记者的专访,白俄罗斯总统网站,http://www.president.gov.by/press106757.html#doc

7. “卢卡申科呼吁欧盟取消制裁并承诺民主改革”, 白俄罗斯“别拉潘”独立通讯社网站,http://belapan.com/archive/2010/11/02/eu_423307/

8. “欧盟成员国外长一致通过扩大对白俄罗斯制裁”, 白俄罗斯“别拉潘”独立通讯社网站,http://belapan.com/archive/2012/03/23/eu_537532/

9. Обращение президента в Республики Беларусь А.Лукашенко с посланием белорусскому народу и национальному собранию2008

10. “2012年白俄罗斯国民经济实时统计数据之对外贸易情况”,白俄罗斯统计委员会网站,http://belstat.gov.by/homep/ru/indicators/doclad/2013_1/09.pdf

11. “白俄罗斯新闻媒体采访专稿”,自俄罗斯总统网站,http://президент.рф/%D0%BD%D0%BE%D0%B2%D0%BE%D1%81%D1%82%D0%B8/6078

(来源:《俄罗斯中亚东欧研究》,2013年第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