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电力非洲倡议”新进展

国际研究参考 | 作者: 马汉智 | 时间: 2020-07-29 | 责编: 吴劭杰
字号:

“电力非洲倡议”是奥巴马执政以来美国对非洲发展政策的重要组成部分,特朗普政府继承和发展了该倡议,并将之作为对非发展政策的重要支柱。可以说,电力已成为美非经济合作的重要抓手。那么,特朗普政府“电力非洲倡议”有哪些新发展?美国大举进入非洲电力市场的原因是什么?“电力非洲倡议”对非洲意味着什么?以上问题的回答不仅有助于更好地认识美国的对非发展政策,而且对思考“电力非洲倡议”如何影响中非合作具有重要意义。

一、“电力非洲倡议”的提出

美国的“电力非洲倡议”由奥巴马政府提出。2013年7月,奥巴马访问非洲期间,提出了为期五年的“电力非洲倡议”。该倡议旨在为非洲提供可负担的、可靠的、可持续的电力,支持非洲经济发展。根据“电力非洲倡议”,到2030年美国将为撒哈拉以南非洲增加超过3万兆瓦的发电量,为6000万个家庭和企业提供电力。[1]2014年,“超越国家电网”(Beyond the Grid)子倡议启动,致力于为非洲大陆的离网供电和小规模能源解决方案提供投资。“超越国家电网”倡议聚焦于两个战略重点:家用太阳能和微电网。子倡议目标是到2030年增加2500万至3000万个太阳能和微电网用户,增加17万至20万个家庭的太阳能连接,8万至10万个微电网连接。2014年起,倡议每年发布《电力非洲年度报告》,介绍项目融资、建设情况。2015年起,为了更好地实现项目对接,美国国务院创办电力非洲峰会,以便投资者展示电力项目、讨论投资机会、建立国际联系。2015年起,“电力非洲倡议”资助出版系列丛书,如《理解购电协议》《理解电力项目融资》《理解天然气和液化天然气选择》《理解电力项目采购》等。系列图书的出版及针对性的培训为“电力非洲倡议”实施提供了持续的智力支撑。2016年2月,奥巴马签署《电力非洲法案》,倡议正式成为法律。《电力非洲法案》的签署意味着扩大非洲的电力供应是美国的一个长期战略,成为美国对非外交政策优先事项。

“全政府”路径为“电力非洲倡议”提供组织支持和保障。“全政府”路径是指以“全政府”为支撑的国家战略或路径,即以“全政府”为组织原则调动政府资源,为特定国家战略提供组织上的支持和保障。[2]“电力非洲倡议”由电力非洲工作组(Power Africa Working Group)领导,工作组是一个协调组织,协调美国国际开发署、国家安全委员会等在内的12家美国政府机构。美国国际开发署在工作组中起主导作用。具体分工是,美国国际开发署为“电力非洲倡议”提供技术援助,推动项目在非洲国家落地,为项目提供管理支持。美国国务院打造电力非洲峰会等对话平台,通过外交手段为“电力非洲倡议”寻求非洲国家政府支持,构建“电力非洲倡议”伙伴关系网络等。海外私人投资公司提供资本和风险缓解工具,支持美国私营部门对非洲电力投资。美国进出口银行协助向国际市场提供美国商品和服务融资。美国财政部则直接与“电力非洲倡议”涉及国家的财政部等合作,就宏观政策,改善投资环境和基础设施投资的融资方案提供建议。

二、特朗普时期的“电力非洲倡议”

特朗普政府继承和发展了“电力非洲倡议”。特朗普政府强调使用天然气推进“电力非洲倡议”,并成立美国国际开发金融公司(IDFC)助力“电力非洲倡议”的实施,同时“电力非洲倡议”还被赋予了展现美国商业模式与中美战略博弈的内涵。但总体来看,“电力非洲倡议”进展缓慢,受益国家有限。

(一)特朗普政府继承和发展了“电力非洲倡议”。2018年第四届电力非洲峰会期间,美国国际开发署提出“电力非洲倡议2.0版”——《电力非洲:2030年输电网发展路线图》。相比于奥巴马政府的1.0版本,2.0版本的“电力非洲倡议”更加强调输配电系统建设、优化非洲投资环境、增强美国私营企业在非洲的竞争力。1.0版本由于单纯强调发电而忽视了输配电系统建设,导致发电量过剩和区域间的供需失衡;2.0版本突出更广泛的电力跨区域贸易,更好保护美国企业利益。

(二)特朗普政府强调利用天然气推进“电力非洲倡议”。自2017年起,特朗普政府开始利用天然气推进“电力非洲倡议”。2018年,“电力非洲倡议”相继发布了《电力非洲:2030年天然气路线图》《电力非洲:南部非洲天然气路线图》。特朗普政府在非洲利用天然气发电,而不是奥巴马时期强调的太阳能等清洁能源,主要基于以下两方面考虑。第一,全球天然气价格下跌使天然气发电成本降低。研究表明,综合液态天然气项目的天然气电价可低至0.10美元/千瓦时,小规模和分布式天然气发电项目的价格可低至0.15美元/千瓦时。而这两个预计价格均低于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0.18美元/千瓦时的平均发电成本。[3]第二,美国在天然气领域具有绝对优势。美国的页岩气革命深刻改变了世界的能源格局。正如美国能源部长里克·佩里所强调的,《电力非洲:2030年天然气路线图》将助推非洲多国的天然气行业投资,美国液态天然气和相关创新的出口将刺激整个非洲大陆的天然气发电。[4]据悉,特朗普政府支持的美国公司将投资1750亿美元用于肯尼亚、坦桑尼亚、科特迪瓦、加纳、尼日利亚、塞内加尔、安哥拉、莫桑比克和南非的天然气发电项目。根据报告,美国可借该项目向非洲出口液化天然气,若贸易进展顺利,每年可盈利超50亿美元。[5]

(三)美国国际开发金融公司的成立助力“电力非洲倡议”的实施。2018年10月5日,特朗普签署了《善用投资促进发展法案》(简称BUILD法案)。根据法案,为了增强发展融资能力,美国将成立一个新的联邦机构——美国国际开发金融公司。美国国际开发金融公司将结合海外私人投资公司(OPIC)和美国国际开发署发展信贷管理局的职能,推出新型金融产品,从而更好地将私人资本引入发展中国家。新机构的设立,使美国在发展中国家进行投资有更大灵活性。例如,新机构可以获得海外项目的股权,更自由地与他国投资者合作。一方面,由于资金雄厚,[6]美国国际开发金融公司将使“电力非洲倡议”项目在融资上获得更多的便利性,也有助于吸引更多私人资本进入电力投资领域。另一方面,由于灵活性更高,美国国际开发金融公司承担风险的能力相对较高,这有助于“电力非洲倡议”项目在一些基础设施条件差的非洲国家落地。

(四)特朗普政府赋予“电力非洲倡议”展现美国商业模式与中美战略博弈的内涵。2010年奥巴马在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峰会上指出,美国不应再用援助了多少资金、食品或药品来评价对于促进全球发展的努力。仅有援助对于发展来说是不够的,援助发展是为了帮助其他国家从贫困走向繁荣。美国需要的不仅仅是援助政策,而且要运用所有的政策工具,从外交政策到贸易政策再到投资政策。因此,奥巴马“电力非洲倡议”试图通过公私伙伴关系找到一条避免“援助的死亡”的路径。虽然私营企业对于奥巴马政府的发展外交至关重要,但其没有将私营企业参与“电力非洲倡议”上升到商业模式的高度。特朗普政府明确指出,“电力非洲倡议”最鲜明特点是私营企业主导的商业模式创新,这一商业模式是使非洲结束援助、实现自力更生的必由之路。美国国际开发署署长马克·格林指出,多年以来,美国国际开发署、千年挑战公司以及其他许多公共部门的人都认为,捐助者、非政府组织和政府是推动发展的最重要因素,而私营企业是一种需要保持距离的东西,或者可以使其屈从于我们的意志。但非洲要想实现像韩国等一样的经济奇迹,唯有相信私营企业的力量,因为私营企业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力量,可以提升生命质量,完善社区治理。[7]

特朗普政府强调“电力非洲倡议”背后的商业模式与中非关系持续升温密不可分。新世纪以来,随着中非关系的持续发展,美非关系中的“中国因素”不断升温,非洲成为中美博弈的平台。在特朗普政府看来,中美在非洲的博弈不仅体现在物质层面,如贸易、投资多少,还体现在各自发展模式在非洲的话语权和吸引力。正如马克·格林所说,在相关大国在非洲竞争加剧的背景下,美国的竞争优势不在于慷慨的援助数额,而是美国自身发展模式的吸引力。私营部门和私营企业参与美国政府的发展政策是美国的优势所在,而中国不能这样做。[8]美国这样做是顺应了合作伙伴与世界各国的意愿。目前,在“电力非洲倡议”已经完成的相关项目中,平均而言,美国政府每投入1美元所带动私营部门的投资在50~100美元之间。[9]特朗普政府的“电力非洲倡议”突出强调私营企业的作用,并将其置于商业模式创新的高度来强调,说明了美国欲从战略高度重塑美国在非洲的经济和安全框架,强化美国对非的塑造力和影响力。

(五)“电力非洲倡议”进展缓慢,受益国家有限。截至2019年7月,“电力非洲倡议”达成124项项目,10384兆瓦电力建设融资到位。56个合约项目启动并运行,新增发电量3486兆瓦,1480万家庭和企业(约6800万人)获得并网或离网电力连接。[10]根据《电力非洲法案》,美国到2020年将为非洲发电2万兆瓦,为5000万用户提供电力。从完成情况来看,前景并不乐观。且“电力非洲倡议”主要集中在南非、尼日利亚、肯尼亚、坦桑尼亚、加纳、喀麦隆、科特迪瓦、塞内加尔等国,绝大多数非洲国家并未从“电力非洲倡议”中获益。

三、美进入非洲电力市场的原因

美国大举进入非洲电力市场有多方面的考量,主要包括以下四个方面。

(一)非洲电力需求大、供给严重不足,商机巨大。撒哈拉以南非洲70%的人口缺电,这成为制约其经济发展的重要原因。2010年以来,加纳、埃塞俄比亚等经济发展状况较好的非洲国家,频频出现严重的电力短缺,导致工厂停工和外资撤出等严重后果。2012年,所有48个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总发电仅为422太瓦,这一数据远低于法国的564太瓦。2012年,所有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的发电总装机容量约为美国的7.7%,净发电量为美国的9.9%。[11]撒哈拉以南非洲只有喀麦隆、伊瓦尔、加蓬、加纳、纳米比亚、塞内加尔和南非等7个国家的用电人口超过50%,其他国家或地区的平均电网接入率只有20%.用电量与经济发展密切相关,如果电力部门落后,非洲不可能实现持续发展。研究表明,电气化率低于总人口80%的国家会持续遭受人均GDP下降的困扰。[12]因此,在非洲加强电力基础设施建设和投资势在必行。

非洲电力供给不足意味着巨大的商机。根据国际能源署的统计,2030年之前,撒哈拉以南非洲要想实现普遍的电力供应,需要3000亿美元的投资。[13]早在“电力非洲倡议”提出以前,中非、欧非等电力合作都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尤其是近年来,非洲经济整体向好,非洲广阔的市场潜力使其被外界看好。基于未来一段时间非洲旺盛的电力需求,加上非洲电力短缺需要大量投资的事实,美国大举进入非洲电力市场不足为奇。

(二)非洲发电能源丰富,具有良好的投资前景。非洲丰富的发电能源储备引起国际投资的普遍关注。国际可再生能源机构总干事阿德南·阿明认为,非洲拥有一些世界上最好的可再生能源,如生物质能、地热能、水力发电、太阳能和风能等,再加上可再生能源技术成本的急剧下降,这将有利于非洲国家改善电力不足的困境,同时为低碳经济的发展提供一条途径。[14]据哈瓦斯视野2017年的报告,国际投资者对非洲的能源行业表现出浓厚兴趣,认为能源行业是非洲最有吸引力的投资领域。报告对55家国际银行和金融机构进行调查发现,2/3的投资者肯定了非洲能源领域的投资前景,特别是新能源领域。[15]另据最新的气候观测报告,撒哈拉以南非洲的可再生能源项目吸引了超过250亿美元的资金,使其2014年的可再生能源容量翻了一番,超过4千兆瓦。[16]

(三)投资非洲电力力促美国企业走出去,服务美国利益。为本土企业创造更多利益是“电力非洲倡议”最直接的经济目标。根据麦肯锡2010年的报告,2000年以来,非洲的外国投资获得了比其他发展中国家更高的回报率。[17]在全球增长最快的13个经济体中,有6个是非洲国家。非洲广阔的市场前景还体现在到2025年,据估计约3亿非洲家庭中的2/3将拥有可自由支配的收入。

“电力非洲倡议”为美国制造业心脏地带带来更多的就业和效益。美国霍金路伟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斯科特·安德森认为,类似“电力非洲”这样的项目有利于美国经济和美国工人就业。因为尽管基础设施建在非洲,但很多技术都是美国提供的。另外,一些硬件也来自美国,包括电力线路、发电机等。[18]根据报道,瑞安库克(Ryan Cook)是俄亥俄州哥伦布市的一名工程师,受雇于Rickly Hydropower公司,负责管理坦桑尼亚Ilundo河上300千瓦“电力非洲”项目。库克和他的团队为该项目以及其他项目建造涡轮机和控制箱。当Rickly Hydropower公司不能满足非洲客户的需求时,其他两个哥伦布工厂就会完成订单。位于弗吉尼亚州塔泽韦尔的Norris Screen Manufacturing公司总裁蒂姆(Tim Lilly)说,他的大部分员工都是靠外国水电站工作的。根据《2018年电力非洲年度报告》的数据,“电力非洲”中的145个私营部门合作伙伴中有一半是美国公司。[18]

(四)投资非洲电力有助于提升美国在非洲软实力,塑造美国在全球电力领域主导权。“电力非洲倡议”通过为妇女赋权,改变非洲的社会文化结构。“电力非洲倡议”强调为女性创造更多就业机会,确保太阳能家居产品能被女性消费者使用,增加女性在相关电力部门的决策人数,强化性别平等的公司文化等。为了提高妇女在倡议中的地位,“电力非洲倡议”发起了“电力非洲中的妇女”网络(WiAP),旨在提高妇女在非洲能源部门的参与,该网络使公众对妇女在非洲能源部门的作用有了新的认知。对非洲社会文化的塑造,一方面有助于培育非洲消费市场,为“电力非洲倡议”提供持续获利可能,另一方面有助于提升美国在非洲的软实力。

美国通过“电力非洲倡议”打造在全球电力领域的主导权。“电力非洲倡议”汇集了世界顶级公司、政治领导人和国际金融机构。“电力非洲倡议”的发展伙伴包括:世界银行、非洲开发银行、非洲贸易保险局(ATIA)、南部非洲开发银行(DBSA)、英国国际发展部、欧盟、非洲发展新伙伴关系计划、联合国“人人享有可持续能源”倡议、国际可再生能源机构、南非工业发展公司、日本政府、瑞典政府、挪威政府、加拿大政府、法国政府、以色列政府和140多家私营企业。按照美国政府的说法,“电力非洲倡议”已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伙伴关系网络。以非洲开发银行参与“电力非洲倡议”为例,非开行承诺在五年内为埃塞俄比亚、加纳、肯尼亚、利比里亚、尼日利亚和坦桑尼亚等“电力非洲倡议”的6个优先国家的电力建设提供30亿美元资金支持。截至2019年底,非开行已拨出14亿美元用于“电力非洲倡议”6个优先国家的电力投资

四、“电力非洲倡议”评析

美国出台“电力非洲倡议”的重要意图之一是遏制中国在非洲的影响力,由此,其在具体实施中表现出很强的排他性。在倡议推进过程中,美国多有干涉非洲国家内政、损害非洲国家主权之嫌,同时,倡议极力鼓吹私有化,为美欧企业占领非洲电力市场创造条件。从前景看,“电力非洲倡议”以发展离网的微电网和家庭电网项目为重点,其可持续性成疑。

(一)遏制中国在非洲影响力意图明显。特朗普“新非洲战略”出台的重要背景是中国在非洲影响力不断加强。“电力非洲倡议”能被特朗普所继承,一个重要原因是该倡议可成为遏制中国在非洲影响力的重要工具。对于美国政府而言,非洲一直是其外交政策的非优先选项。在2018年12月美国“新非洲战略”出台前,特朗普侮辱非洲的言论不绝于耳,似乎非洲并不是这届美国政府关注的议题。然而,相比于奥巴马和小布什,特朗普的对非战略出台时间要早,这从一个侧面说明了非洲在特朗普政府总体外交中的战略地位。关于特朗普政府“新非洲战略”的出台背景,前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污蔑称,中国利用贿赂及不透明的协议和债务来控制非洲,使非洲服从于中国的愿望和要求,中国的投资企业充斥着腐败,不符合美国发展计划的环境或道德标准;中国在非洲的掠夺性行动是“一带一路”战略的组成部分,“一带一路”最终目标是推进中国在全球的统治地位。[20]为了抵消中国、俄罗斯等在非洲日益扩大的影响力,特朗普政府提出了“新非洲战略”计划。“新非洲战略”主要涉及对非经贸、反恐和援助三大方面。在经贸领域,特朗普政府在“新非洲战略”框架下启动了“繁荣非洲倡议”(Prosper Africa Initiative),通过鼓励美国私营企业进入非洲,支持美国在非洲的投资,发展非洲中产阶层,改善该地区的营商环境。“电力非洲倡议”是“繁荣非洲倡议”的重要组成部分。对于特朗普的“新非洲战略”,评论认为,几十年来,两党执政下的美国政府都以扩大民主、自由市场或促进善政为幌子,利用外国投资和援助计划来达成其地缘政治目标。特朗普政府似乎已经放弃了这些幌子,并宣布打算通过增加安全人员数量和有计划的投资策略在非洲大陆上反对中国。[21]

“电力非洲倡议”声称以广泛的伙伴网络为基础,但三方合作“联盟”意味重,排他性强。例如,2018年5月,马克·格林与韩国政府签署了一份关于“电力非洲倡议”的谅解备忘录。根据备忘录,韩国计划在非洲增加1000公里的输电线路,并承诺向“电力非洲倡议”投资10亿美元。马克·格林指出,这个谅解备忘录和“电力非洲倡议”的方法与一些“专制”政权(作者按:暗指中国)形成鲜明对比。“专制”政权为非洲提供低息贷款,以追求快速回报,但这些轻松得到的钱建立在不可持续的债务基础上,威胁到非洲的经济独立和资源主权。美国和韩国提供了一种更好的机会,可以满足非洲人民愿望,使非洲国家掌握自己国家的经济命运。[22]再如,以色列政府承诺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增加300兆瓦的发电能力。根据以色列太阳能先驱Yosef Abramowitz的说法,加入“电力非洲倡议”可以为以色列公司带来数十亿美元的资金流。Abramowitz的公司Energiya Global Capital已经与美国和以色列政府合作,计划未来五年内在非洲10个国家部署20亿美元的太阳能和风能装置。[23]又如,卢萨卡南部的邦戈韦乌鲁太阳能发电站项目是赞比亚第一个公用事业规模的太阳能光伏(PV)项目。2016年,法国开发商内奥恩(Neoen)和美国模块制造商美国第一太阳能(First Solar)以6.02美分/kWh的最低价中标该项目,内奥恩负责监督太阳能装置的运行,第一太阳能提供太阳能电池板。在美国国务院和国际开发署的共同努力下,2017年3月,内奥恩和第一太阳能还签署了一份为赞比亚电力公司ZESCO供电的25年期购电协议。可见,“电力非洲倡议”试图通过密切美国与其盟友间在非洲的投资合作,遏制中国在非洲日益强大的影响力。

(二)“电力非洲倡议”以优化投资环境的名义干涉非洲国家内政。为了让更多美国企业进入非洲电力市场,“电力非洲倡议”通过多重方式干涉非洲国家内政。马克·格林称,美国的对非经济政策将从提高透明度和降低在非洲开展业务成本入手,确定和消除非洲的政策监管和物流贸易壁垒,从而为美国企业提供公平的竞争环境。[24]为推进“电力非洲倡议”,美国国际开发署发布的“电力非洲工具箱”列出了倡议实施的所有政策工具,包括事务援助、融资、政策及制度设计和改革、能力建设、法律援助等等。例如,为了提升非洲政府的能力、推进有利于电力投资的改革,美国国际开发署于2014年启动了高级顾问小组计划,顾问小组协助非洲各国政府推进电力部门改革。必要时,高级顾问、经验丰富的全球和区域高级领导人将与非洲国家领导人一起参与其正在进行的改革工作,内容涉及如何推动电力监管机构改革,如何为新电网建设融资,如何吸引离网投资者等。可见,为使投资环境更加符合美国及其伙伴企业的利益,“电力非洲倡议”推行的所谓价值中立的改革,明显具有干涉非洲内政的意图。试想,对于电力基础设施落后、电力知识储备有限、电力治理能力有限、电力系统不完备的非洲国家来说,完全接受一套美国主导的电力改革方案及其标准,非洲各国政府的主权何在!

(三)“电力非洲倡议”积极鼓吹私有化,为美欧企业占领非洲电力市场创造条件。私有化方案是理解“电力非洲倡议”的核心。[25]例如,在美国国际开发署官员的外交努力下,加纳宣布出售其国家电力公司,并接受“电力非洲倡议”的援助。在“电力非洲倡议”的推动下,尼日利亚公共企业局将尼电力控股公司(PHCN)分拆为6家发电公司、10家分销公司和尼日利亚电网公司(TCN)。另外,通过向尼日利亚大宗电力交易公司(NBET)提供技术援助,“电力非洲倡议”还促成尼成立了首个私人独立电力生产商(IPP)。然而,尼日利亚主要电力公司私有化之后,债务危机、收款失败、计量不足、停电等现象时有发生。[26]私有化将为技术和资金上占据优势的欧美企业占领非洲电力市场创造机会。“电力非洲倡议”对非洲各国落后、低效的电力系统进行私有化的改造,并采取竞争性采购制度,为大量欧美企业占领非洲电力市场创造了机会。

(四)“电力非洲倡议”运营模式存在问题,可持续性成疑。非洲电力的供给和需求是一个铜板的两面,二者缺一不可。从现实看,非洲落后的社会生产力是其电力需求不足的根本原因。当前,“电力非洲倡议”的重点是发展离网的微电网和家庭电网项目,以满足非洲居民基本的电力需求,但是这种离网的小型发电装置并不能从根本上改善非洲生产和现代社会用电需求。虽然新技术的发展使分散的、小规模的电力系统在未来更经济可行,但生产性和现代社会的用电仍需要采用更为复杂的

大规模集成电力系统来满足。2010年世界银行主导的一份研究就明确指出,分散式的可再生能源“无法为非洲电力普及提供有效解决方案”。[27]大规模集成电力系统建设是生产发展的重要条件,而“电力非洲倡议”注重运用新技术满足于居民的基

本生活需求用电,力图通过各种方式来刺激居民的需求,从根本上来说,这是不可持续的。没有社会生产力的提升,哪有居民电力需求的增加?例如,“电力非洲倡议”在肯尼亚以高成本为300万用户接通了电力,但是大约有100万人没有支付电费。而真正大规模的、集成的电力系统建设需要的资金、技术、投资周期等又是“电力非洲倡议”所力不能及的。

五、结语

中国是美国推进“电力非洲倡议”的假想敌,未来中美在非洲电力领域的竞争不可避免。中国在非洲电力行业的投资规模远远超过其他域外国家,投资项目几乎涵盖电力行业的所有领域。因此,未来中美在非洲电力投资领域的竞争将随着中美全面博弈而逐步升温。那么,该如何认识“电力非洲倡议”带给中非合作的挑战?

首先,需要警惕西方国家干涉非洲与中国的电力合作。“电力非洲倡议”虽由美国主导,但倡议联合多家西方国家政府、企业,还包括西方国家主导的国际机构。因此,中国在与非洲国家的电力合作中需要警惕西方国家对中国的集体施压。目前,“电力非洲倡议”布局的国家相对有限,随着倡议的深入拓展,中美在特定非洲国家的竞争一定会显现出来。尤其是西方国家会通过干涉内政等手段,要求非洲国家与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合作,破坏中非电力合作。

其次,“电力非洲倡议”推动的非洲电力私有化不利于中国在非洲的投资。20世纪80年代以来,以西方国家为主导的针对非洲国家的新自由主义结构调整给非洲带来了灾难性影响,自由化、市场化、私有化的改革使非洲陷入了长期的经济衰退和持续的社会动乱。今天,“电力非洲倡议”以私有化为核心,推动非洲整个电力部门的深刻变革,从而为欧美企业和资本进入非洲创造条件。随着非洲电部门的私有化加深,非洲国家又将面临新一轮的剥削和社会动荡,中国在非洲的投资不得不面对由于私有化而可能引起的非洲社会动荡和经济衰退。

最后,“电力非洲倡议”可能导致非洲债务问题加重。“电力非洲倡议”声称要避免债务,为非洲带来可持续和可靠的电力供应。在具体实施过程中,吸引私人资本投资是倡议最主要的资金来源。如何解决融资和投资回报的问题是私营资本投资的关键,“电力非洲倡议”实施进程缓慢充分说明了私营资本对于投资非洲电力的观望态度,而倡议大规模推进竞争性购电协议本身就蕴藏着违约和债务的风险。


(马汉智是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发展中国家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原文载《国际研究参考》2020年第5期)


[1] USAID,“Power Africa,”https://www.usaid.gov/powerafrica.(上网时间:2020年3月15日)

[2] 张帆:“一加一大于二?——试析‘全政府’在美国国家安全体制中的应用”,《世界经济与政治》,2019年第8期,第63页。

[3] Mozambique Resources Post,“Africa Energy: U.S Gas Roadmap to Power and Light Sub-Saharan Africa,” https://mozambiqueminingpost.com/2018/07/26/africa-energy-u-s-gas-roadmap-to-power-and-light-sub-saharan-africa/.(上网时间:2020年3月15日)

[4] USAID, “Power Africa Gas Road Map to 2030,” https://www.usaid.gov/sites/default/files/documents/1860/USAID_PA_Roadmap_April_2016_TAG_508opt.pdf.(上网时间:2020年4月18日)

[5] Mozambique Resources Post,“Africa Energy: U.S Gas Roadmap to Power and Light Sub-Saharan Africa,” https://mozambiqueminingpost.com/2018/07/26/africa-energy-u-s-gas-roadmap-to-power-and-light-sub-saharan-africa/.(上网时间:2020年3月15日)

[6] “在‘BUILD法案’的授权下,IDFC将使现有的美国海外私人投资公司(OPIC)的贷款能力提高一倍以上,即增加300多亿美元”,https://www.cnas.org/publications/commentary/leverage-the-new-us-international-development - finance-corporation-to-compete-with-china.(上网时间:2020年3月15日)

[7] USAID,“USAID Administrator Mark Green's Remarks at the Fourth Annual Powering Africa Summit,” https://www.usaid.gov/newsinformation/press-releases/mar-1-2018-usaid-administrator-mark-greens-remarks-fourth-annual-powering-africa-summit.(上网时间:2020年4月15日)

[8] All Africa,“USAID Administrator Mark Green's Remarks on Prosper Africa at the Corporate Council on Africa Conference,” https://allafrica.com/stories/201906200008.html .(上网时间:2019年12月5日)

[9] Adva Saldinger,“Power Africa 2.0: A Look at the New Strategy,” https://www.devex.com/news/power-africa-2-0-a-look-at-the-new-strategy-92243.(上网时间:2019年1月10日)

[10] USAID, “Power Africa Annual Report 2019," https://www.usaid.gov/sites/default/files/documents/1860/power_africa_annual_report_2019.pdf .(上网时间:2020年3月15日)

[11] Congressional Research Service, Powering Africa: Challenges of and U.S. Aid for Electrification in Africa, September 14, 2015, p.4.

[12] Mckinsey & Company,“Powering Africa,” https://www.mckinsey.com/industries/electric-power-and-natural-gas/our-insights/powering-africa.(上网时间:2020年1月14日)

[13] 转引自The White House,“ Fact Sheet: Power Africa,” https://obamawhitehouse.archives.gov/the-press-office/2013/06/30/ fact-sheetpower-africa.(上网时间:2020年1月10日)

[14] “IRENA报告指出非洲的可再生能源潜力”,http://news.bjx.com.cn/html/20151105/678466.shtml.(上网时间:2020年1月10日)

[15] “非洲新能源开发大趋势——非洲最具投资前景”,http://www.sohu.com/a/314994959_100002766.(上网时间:2020年1月10日)

[16] USAID,“The Coordinator's Corner: Notes from the Field," https://www.usaid.gov/powerafrica/newsletter/nov2015/letter-fromcoordinator.(上网时间:2020年1月14日)

[17] Mckinsey & Company,“ Lions on the Move: The Progress and Potential of African Economies,” https://www.mckinsey.com/featuredinsights/middle-east-and-africa/lions-on-the-move.(上网时间:2020年2月7日)

[18] “在非洲,美国是这样做的”,http://www.sohu.com/a/162882636_649040.(上网时间:2020年4月3日)

[19] USAID, “Power Africa Annual Report 2018,” https://www.usaid.gov/sites/default/files/documents/1860/2018-Annual_Report1015_508.pdf.(上网时间:2020年2月3日)

[20] The White House, “Remarks by National Security Advisor Ambassador John R. Bolton on the the Trump Administration's New Africa Strategy,” https://www.whitehouse.gov/briefings-statements/remarks-national-security-advisor-ambassador-john-r-bolton-trump-administrations-new-africastrategy/.(上网时间:2020年4月13日)

[21] Cameron Fels,“Trump's Africa Strategy and Evolving U.S.-Africa Relationship,” https://africaupclose.wilsoncenter.org/trumpsafrica-strategy-and-the-evolving-u-s-africa-relationship/.(上网时间:2020年2月11日)

[22] USAID,“U.S. Agency for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Administrator Mark Green's Remarks at the Memorandum of Understanding Signing with the Republic of Korea on the USAID-led PowerAfrica Initiative,” https://www.usaid.gov/news-information/press-releases/may-22-2018-mark-green-remarksmou-korea-power-africa.(上网时间:2020年4月3日)

[23] Nita Katume,“Israel to Join Power Africa Initiative to Pave Way for Energy Ties to Africa,” https://constructionreviewonline.com/2017/11/israel-join-power-africa-initiative-pave-way-energy-ties-africa/.(上网时间:2020年4月3日)

[24] All Africa,“USAID Administrator Mark Green's Remarks on Prosper Africa at the Corporate Council on Africa Conference,” https://allafrica.com/stories/201906200008.html.(上网时间:2019年10月14日)

[25] 程诚:“美国‘电力非洲倡议’用意深远中国千万别轻视”,《电力设备管理》,2018年第9期,第31-35页。

[26] 商务部:“尼电力控股公司(PHCN)私有化后的4年:债务、停电、收款损失依然存在”,http://www.mofcom.gov.cn/article/i/jyjl/k/201711/20171102663905.shtml.(上网时间:2019年12月21日)

[27] U. Deichmann, C. Meisner, S. Murray, and D. Wheeler,“The Economics of Renewable Energy Expansion in Rural Sub-Saharan Africa,” Energy Policy, October 13, 2010.

0